甘薇与贾跃亭的爱情往事

文/陈潇慕

来源:贝克街探案官(ID:bkjtag)

10月14日,闹得沸沸扬扬数年的乐视贾跃亭债务一事终于迎来了贾老总的最后一搏:申请个人破产。

根据美国个人破产法律规定,在申请成功后,贾跃亭将不再受到相关债务人对他的债务追偿。目前,贾跃亭个人承担债务高达36亿美元,即使去除其在国内遭冻结的部分资产和可转股权外,也逾20亿美元。

在贾跃亭提交的个人申请破产文件中,贾跃亭与甘薇的婚姻已经处于“divorce proceeding”状态,即,离婚处理中。而这个离婚申请,是在老贾申请破产的前三天才处理的。

2015年,是贾甘夫妻二人共同达到顶峰的一年。贾跃亭随着乐视一起风光无限,“贾布斯”名号响彻大江南北,乐视生态圈理念深入民众人心。而甘薇作为老贾背后的那个女人,在14年诞下双胞胎女儿之后,又作为制片人身份拍摄《太子妃升职记》大获成功,相夫教子个人事业喜获双丰收。

而一切的美好,都伴随着乐视的轰然倒塌化为乌影。贾跃亭成了“贾跑跑”,而甘薇也从C位退居到幕后。

从当初的你侬我侬二人情深,再到喜获子女事业有成,但最终还是逃不过比翼背飞的离婚结局。贾甘二人的爱恨情仇,成为乐视从起家到辉煌再到没落的最佳缩影。

01

二人情深

贾跃亭和甘薇已经不是老贾的第一次婚姻了。

1995年,贾跃亭当时在山西省垣曲县税务局任职,由此认识了时任副县长李广斌的女儿李莉。二人迅速成婚,贾跃亭也借助前岳父的力量创办了卓越实业公司。

而二人的婚姻没有维系多久,两人就闹掰了。2006年贾跃亭转让其在卓越公司的股份时,甚至都是托人办理不愿见到前妻及其家人,可见之僵。

到了1999年,贾跃亭已经脱离垣曲小城,布局太原了。当时与王凡按4:1的比例出资设立了太原西伯尔电子工程有限公司。这个王凡,就是广为盛传的贾跃亭第二任妻子。但是在2000年后,老贾就再也没有提及过她。

两段婚姻都极其短暂且难堪收场,老贾消停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老贾还是老贾,2004年那个寒冷的冬天,老贾在一次饭局中认识了甘薇。那一年甘薇年方20,还是一名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攻读的学生。而贾跃亭已经31岁了,虽然才刚刚创办乐视,但是身家已经是千万富翁。

11岁的年龄差距没有抹杀二人迅速升温的热情。仅仅四年后,甘薇才刚大学毕业一年,就低调嫁给了贾跃亭。这段婚姻直到2014年二人的双胞胎女儿降世才公布于众。

由于上两段婚姻的失败,老贾这次很明显是投入了感情和精力。夫妻二人的感情如同乐视一样水涨船高。

2014年,两人的双胞胎女儿降世;两年后又降一子,老贾显然很是高兴,多次在公开场合以及微博展现夫妻二人和三个子女的幸福生活。当时乐视的风头正劲,贾跃亭的“贾老板”称号正吹,而甘薇的“乐视老板娘”形象也频居C位。

借助乐视的七大产业全面发展以及乐视生态圈的战略构建,贾跃亭也在侧面给予甘薇事业上的帮助。

甘薇作为演员零敲碎打参演过的几部影片,多数都有乐视影业的投资背景。除此之外,她更希望能作为制片人参与影剧行业。千金难买妃子一笑,但对于当红的老贾显然不是问题。于是老贾不惜重金让老婆作为制片人开拍《太子妃升职记》。甘薇凭借这部相对低成本的口碑网剧一举成为事业家庭双丰收的典范。并且该剧的成功也为彼时的乐视视频带来了巨大流量。

乐视网上市之后,贾跃亭在2016年个人资产高达420亿,时年43岁的他荣登中国富豪榜37位。而妻子甘薇借助丈夫的余晖,名下公司企业多达10家。

夫妻二人,也在2015年前后,达到了感情事业的巅峰。

02

乐视崩盘

月初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做客《梦想家》采访时,谈及妻子逼宫一事情绪一时难平,拿起水杯就摔了出去。商业圈利益夫妻的感情贫瘠由此可见一斑。

但贾甘二人的感情在乐视崩盘后依然如初,甚至更胜以往,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线。

2016年,贾跃亭发出内部信,直言道乐视手机的巨额亏损导致集团资金链紧张,要收缩产业。随后传出新闻,乐视拖欠各家供应商货款已逾数十亿之多。贾跃亭的生态圈第一产品破产在即。

乐视网的众多投资人没有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随后的故事众人皆知,贾老板一夜之间从420亿身家的中国富翁成为“明星”负债人,乐视网也偃旗息鼓,哪怕孙宏斌这个“接盘侠”也没有让其重新复活。乐视神话由此土崩瓦解,只剩断壁残垣。

贾跃亭虽然在2017年6月卸任了董事长和法人身份,但是愤怒的投资人没有放过他。新闻里随处可见乐视大厦门口拥堵着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小型投资人以及债务人,无数人因为乐视的崩盘而血亏亦或是被拖欠巨额货款。

面对这狼藉的一切,老贾和甘薇选择了躲避。

贾跃亭远走美国,由此收获名号“贾跑跑”。拖欠上百亿巨资却在大洋彼岸开启了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汽车公司,彻底摆脱了乐视的崩盘。

夫妻二人情深此时凸显出来:贾跃亭远走美国,但是甘薇却出来主持门面,与贾跃亭哥哥贾跃民一道处理乐视所剩债务。

2017年底,北京市证监局勒令贾跃亭限时回国处理债务问题,老贾发了一封言辞恳切的说明信,人没有回来,但是却让甘薇回来了。

同甘共苦,在贾甘二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二人经历过事业的巅峰期,也经历了历史性的低谷。

能帮此时的贾跃亭全心回国处理乐视的一片烂摊子,夫妻二人的感情由此传为佳话。在乐视崩盘、老贾出走的这三年间,从未传出贾甘夫妻二人婚姻破裂的新闻。

2018年1月3日凌晨,甘薇在微博发布长文《一位妻子的独白》。在此文中甘薇说到:

老贾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原本可以选择一条比较舒适的生活和轨迹创业,但却选择了一条艰难无比的道路创业,为了事业义无反顾。这是老贾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今天,老贾阶段性创业失败,很大的问题是他有超越常人的梦想,不断地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结果挑战过度。

在甘薇的长文中,贾跃亭是个有梦想有抱负的人,由于舆论环境的恶劣加之对汽车的追求,贾跃亭才奔向国外继续追逐汽车梦而安排她回国处理债务。

贾跃亭究竟是否如甘薇所说一般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份夫妻相互支持和互保的态势着实让众多不能共苦的利益夫妻而汗颜。

在发完长文后的四天,甘薇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处理债务的事务中。在三年的债务处理过程中,甘薇自身名下的资产也受到牵连全被冻结,暂时仍处于不可处理的状态。

直到贾跃亭申请破产时,所欠债务仍高达36亿美元。老贾能否回来,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梦。

03

感情还是利益

贾甘二人的离婚来得太过突然。

多年来,夫妻二人的伉俪情深已然深入人心,能有如此贤内助愿意帮助老贾一人处理庞大的乐视债务,更是凸显了二人同甘也可共苦。

2019年,贾跃亭分别在2月和7月分别向甘薇转账40万和11万美元用于家庭费用。贾跃亭虽然身背百亿人民币债务,但在过去的6个月间月入仍然高达9万美元。

在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的三天前,贾甘二人在成都市某法院申请离婚,目前仍在处理中。但是任谁来看,这场离婚太过突然,也太过蹊跷。

在乐视分崩离析的时候,二人没有离婚;在贾跃亭独身在美国造汽车时,二人没有离婚;在甘薇独身一人应付国内乐视债务时,二人没有离婚。偏偏在贾跃亭即将无债一身轻时,二人协议离婚。

不得不让人好奇离婚的真意所为何。

甘薇不仅仅是贾跃亭的妻子,也是贾跃亭的债权人和债务人。

二人11年的婚姻进程,财务关系已是剪不断理还乱。甘薇之所以在贾跃亭出走美国后被列为失信人名单,以及冻结她名下的资产,就是因为她是老贾的共同债务人。

时至今日,甘薇的诸多资产仍然处于冻结状态之中,这些资产势必会随着贾甘二人婚姻状态的结束而出现松动的痕迹。

为了保住财产,夫妻二人“假离婚”,似乎已经是这场离奇离婚的唯一真相。

当老贾彻底完成破产清算,债务抵消并且不受追偿,他又可以做回那个大家熟悉的“贾布斯”。项羽一根筋没有选择东山再起,但是贾跃亭却深谙此道。

10月2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将于11月18日拍卖北京乐视大厦。盛极一时的辉煌此刻即将落幕,而贾甘二人的感情,只能随着离婚的财产分割和判决,才能渐渐浮出水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甘薇与贾跃亭的爱情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