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月刊」发了一篇关于亚马逊和杰夫·贝佐斯的调查报道

@阑夕:「大西洋月刊」发了一篇关于亚马逊和杰夫·贝佐斯的调查报道,一万多字,看得是真的累,作者坦言他对大型企业有着天然的警惕,所以很多角度都是站在批评的立场上,但是在用了5个月的时间和亚马逊的各级员工交谈之后——当然,贝佐斯本人拒绝了采访邀约——他的看法也有所改变:「钦佩和不安都在变多」。

划了一些重点你们看看:

- 贝佐斯在高中时代的女朋友回忆这个知名企业家曾受「星际迷航」影响至深,尤其是崇拜企业号飞船的舰长让-卢克·皮卡德,有趣的是,贝佐斯的形象在中年以后也开始变得和皮卡德相似了,他坚持高强度的锻炼,希望可以保持有朝一日能够前往太空的身体条件;

- 贝佐斯每年大概会卖掉市价约为1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用来向他创办的火箭公司蓝色起源提供支持,他说相比人道主义慈善——比如贫穷、疾病这些——解决更深层次的威胁更加值得自己投入,蓝色起源的使命,就是为未来几代人创造一个希望,当地球的资源不足以负担人类的增长时,殖民宇宙可以成为一个可行的选择;

- 亚马逊的公关非常具有策略性,当它在过去几年因为给工人发放的最低工资过于吝啬而遭到媒体的口诛笔伐之后,它首先是果断的把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了每小时15美元,然后开始主动喊话那些没有效仿自己做法的竞争对手,把压力巧妙的转移到了其他公司;

- 在创办亚马逊之前,贝佐斯受雇于华尔街最优秀的对冲基金之一,他从开始就是一个精英主义的代表,这意味着他对团队的组建标准也是如此:极端重视智力水平,他所设立的技术顾问职位,唯一的职责就是跟随自己不低于一年时间,在吸收了他的主张和思想之后,再向高管团队灌输过去,亚马逊内部把这些顾问称作是「贝佐斯牌的机器人」;

- 因此,亚马逊可能是美国最不屑于迎合「多样性」的科技公司之一,所以当媒体质疑亚马逊的高管团队里女性占比不够多时,来自公司的回应则是「如果是为了正确的比例而非优秀的能力来配置人才,那么只会带来降低标准的结果」;

- 除了著名的「开会要用6页备忘录就能理清楚的材料」这种执行理论之外,贝佐斯反对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作风还体现在他对团队规模的限制上面,他要求亚马逊任何一个小组的人数都能维持在订了两个披萨就能让所有人都吃饱的量级以内;

- 亚马逊雇佣的经济学家数量超过150人,这比美国任何一所大学都还要多,他们可以获得最真实和隐秘的产品数据,借此来为亚马逊提供市场预测,比如当初在推出Prime会员的时候,贝佐斯就听从建议坚持把订阅费制定得相当高,因为这样才能让消费者意识到这项收费服务是包含相当多的实打实的权益的;

- 2012年,「华盛顿邮报」的持有者唐纳德·格雷厄姆决定出售这份享誉无数却亏损连连的报纸,在寻找合适的买家时,他和身为报纸股东之一的沃伦·巴菲特一起吃饭,后者建议让「美国最好的CEO」杰夫·贝佐斯来接盘,格雷厄姆用Google搜了一下这个名字,发现贝佐斯基本上没有发表过任何和政治有关的言论,于是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因为政治媒体的理想老板就应该不具备——至少不应公开表达——私人的政治观点;

- 亚马逊和Netflix在流媒体领域打得头破血流,但是Netflix同时也是亚马逊云服务的大客户,那些电影其实都存在亚马逊的服务器上面,当然,也有包括沃尔玛这样的竞争对手并不希望把自己的数据交给亚马逊来管理;

- 耐克并没有在亚马逊上面开设官方网店,但是耐克同时也是亚马逊平台里销量最高的运动品牌,风险投资机构认为,亚马逊的最终目标,是覆盖「所有人、所有物」的交易网络,然后对这个网络的受益者——比如卖家——收税;

- 贝佐斯是在德州农场里长大的,艾萨克·阿西莫夫、儒勒·凡尔纳、伊恩·班克斯这些科幻作家及其作品组成了他的少年启蒙,而现在,贝佐斯在德州西部的某座山脉里挖了一个巨大的防空洞,并花了4200万美元建造一座巨大的「万年钟」,它会每一千年响一次,运行时间可以超过一万年,贝佐斯认为这将是跨越文明兴衰的一个道具,在它的生命周期里,很多国家都会消失,很多意外可能发生,唯有钟声可以跨越时空,向未来证明过去的存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大西洋月刊」发了一篇关于亚马逊和杰夫·贝佐斯的调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