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网上卖生子丸

初中同学叶子婚后开了家淘宝小店卖衣服,月入四五千,虽然不多,但是足够让她在婆家挺直腰杆,所以,她一直把这个淘宝店看得很重。

今年7月中旬,叶子告诉我,她怀孕了,准备关了淘宝店,我若有想要的衣服,给她说,她好给我寄来。

“不做了,将来怎么养孩子?”

“别担心,我马上就有十几万呢。”

“原来是发财了啊!有赚钱,可别忘了带我一个。”

她的信息很快跳出来:“千万别做,这是个缺德的工作。”

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在我再三追问下,她娓娓道来。

以下是叶子的自述。

1

初中毕业后,我便没读书了,辗转打了几年工。

2017年,我21岁,在父母的安排下订了婚,办了酒席。订婚后,我随未婚夫回到村里备孕,平日婆婆不让我出门,说是怕我跟别人走了。

婚后,我一直没能怀上孩子,但我和老公都不急,想着可以多玩几年。只是我想先领了结婚证,也好出去工作,毕竟,公婆务农,未婚夫卖保险,家里还有备孕的哥嫂和需要赡养的爷爷奶奶,一家七口的生活过得并不宽裕。

然而,婆婆一句话把我堵回来了:“我们这边哪家不是生了男孩才领证的?”

这种“风俗”虽然在全国大多数地方听来很是荒唐,但在我们潮汕农村地区并不罕见,我只能接受。

但完全伸手要钱的日子,并不好过。于是,2018年初,我便开了一家淘宝店,代理卖点物美价廉的衣服,不太操心,一个月也有几千元,生活多少有了些盼头。

3月中旬的一天,爷爷进了家门,从兜里掏出一个用牛皮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打开,是个白色的小罐子。他神神秘秘地说,这是他花了大价钱买的一颗“生子丸”,中医世家的独传秘方,“人已经是第五代了,每代除了媳妇没一个女的!”

他还特地强调,这是他经人介绍,“花一大笔中介费才插队买到的”。后来一问,“中介费”也就300来块,比起买药的4500元也就不值一提了。

他来找到我,是想让我伺机给当时怀孕4个多月的嫂子服下这生子丸,给他生个大胖曾孙子。我听了后哭笑不得——网络上已经数次曝光这种生子丸(或者叫转胎丸)的秘密,这些妄称能在胎儿时期硬生生扭转性别的药片,往往都是三无产品,且都含有激素,服用后,会有极高的概率让胎儿致残、致畸。

可是爷爷并不相信,我也就只好遂他的意,把药片接了下来。

嫂子比我还小1岁,但“嫁”过来已经有几年了,到现在也没领证。对于头胎孩子的性别,她当然期待是男孩。

我把爷爷拿来生子丸的事儿都告诉了她,以为她也就当句玩笑话,没想到她却说:“我在很多APP上面也看到过有人推销这个生子丸,还挺多人信的……”

看她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只好把生子丸换成了维生素片,交到她手里。

2

事后,我回想起嫂子的话,觉得有些诧异。闲的时候,便下载了市面上比较火的几款母婴APP,潜在论坛里。与生子丸相关的帖子,内容都很无趣,回复也是千篇一律——“接男宝,求转运(将性别变成男孩)”。还有就是虚情假意的忏悔——“并非妈妈不想要你,只是你爸爸/奶奶想要一个儿子”。

在我孜孜不倦的寻觅中,终于发现了一位“高人”。他在一部分的孕妇中声望很高,在一些求子帖下,常常能看到有人推荐他,也有不少“成功生了男宝”的帖子里,现身说法,真心实意地感谢他。

我通过那些口口相传的暗号,联系上了这个号称“包生男孩”的“大师”。一开始,我用一个小号和他交流,询问这个药管不管用,以及吃了这药后是否会如网络上说的那样,生出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来。

他好声好气地和我交流,并且向我保证:“孩子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最多就是‘转运’失败,失败了也不要紧,我会全额退款。”

随后,我问了下生子丸的配方:“口服的药,没有成分说明,没有注意事项,这些让我无法安心。”

他“委婉”地告诉我:“这是祖传的,不可外传。”然后还给我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有好几个男人被红圈圈了起来——“我家就是吃这个药丸,已经有五代全都是男孩了。我敢拍着胸脯给你保证,这个药是绝对有效的。”

我假意相信,说我再考虑一下,然后就不再回复他的消息。

然而,第二天,我还是带着好奇心,再次联系了他,他冷冷地甩了我一句:“您没怀孕就别折腾我了,这药您要是不想买,就别找我叨叨了。”

发完这句话,他就把我的小号拉黑了。

我又申请了一个小号去找他聊天,这回我换了一种方式询问——说自己身体不好,想问吃这个药对我会不会有什么伤害——结果他又把我认出来了,再次拉黑了我。

我锲而不舍地又买了一个3太阳的QQ号——这回不是因为好奇,我就是单纯的不服气——你不告诉我,那一定是有鬼。

用这个QQ加上他后,我开门见山就问:药怎么卖,有没有效,药是什么成分。

这次他倒也直接,说:“西药1个疗程1000块,包1个月,总共3个疗程,必须在(怀孕起)前4个月吃,否则药力会下降。”

我问为什么,他则答:“前4个月是(胎儿)成型的关键期,我们得加把料,让他营养好一点才会变成男孩”。

见我没回复,他又说:“还有一种中药,需要的时间很久,可能要一个半月才能够交货,价钱也高,但是药效会比西药来得更好一些。1个疗程4500块,也照例是3个疗程,但我最近手头没有货,药还没有成熟,效力不够。”

他又告诉我,如果还只是备孕阶段,手头又有闲钱,可以选择找他订购一批中药;“如果是已经怀了,吃西药比较快”。

我谢过他,然后他就没了声音。我最关心的药物成分问题——这到底是不是激素药,会不会对胎儿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这些事情——他还是没有给我答案。

过了几天,等我再一次联系他想着继续追问药物成分时,他却直接问我:“你到底想干什么,整天来打扰我工作,又想知道成分构成,又不肯花钱买。”

显然,他又认出我了。我当即打了一大串话想要发给他,结果发现自己又被他拉黑了。

我和他的战争正式打响,反正我闲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便天天买小号去骚扰他,每次都威胁他说:“你这种无证贩卖药物的,一告一个准。”

他也不在乎,每次认出我以后,就直接拉黑。

当然,我也就是说说,并没有真的想去告他——没有直接的证据,还怕惹自己一身麻烦。

3

和这个“大师”苦苦纠缠了两个多月,被拉黑了不知道多少个QQ号。在我又一次威胁要去告他后,他直言道:“你就去告我呗,你信不信你告了我,那些女人能够手撕了你?咱们好好的,井水不犯河水,我又没害那些人,你见有哪个吃了我的药出问题的?你要是眼红我啊,我也教你一点方法行吧?保证你每天都能赚个几百上千的。何况,你也告不倒我,网上那么多被人爆出来的生子丸,你见过谁出事被抓了?”

我抱着自己虚伪的正义感拒绝了他,他也不在意,按照惯例又拉黑了我。

可这天夜里,我却睡不着了。我有一个小号加了他的“生子群”,全员禁言的状态下,聊天界面还是在不断刷新着——那是系统在显示着新进群的成员ID。这已经是他开的第八个群了,我耳边又回响起他那句话:“保证你每天都能赚个几百上千的……”

那几日,怀孕的嫂子想买点东西,但因为没有工作没有工资,得看婆婆眼色,被婆婆唠叨着:“浪费钱,你靠我儿子养的,好意思花那么多钱买没用的东西?”我又想起自己的淘宝店,一个月累死累活最多也不过五千来块——而他随便几句话就能哄别人花几千元买个不知名的小药丸,我心里生出了一些想法。

我躺到了早上6点多,终于是忍不住拿备用的小号找到了他,开场第一句话我就亮出自己的身份,他给我发了一个捂嘴笑的表情,问我想干什么。

“日赚几百上千是真的吗?”

他随后给我发了好几张转账记录的截图,还有那些吃药以后生了男孩的女人发来的感谢信:“800元就能买到营销方法和一批药物,再加200,我还能帮你宣传一下。只要宣传到位,一个客人就能抵消你的学费了。”

财迷心窍的我很快就把钱打了过去,打完钱的下一秒我又后悔了——人家除了骗孕妇,就是骗我这种傻子吧?

我一边唾弃着自己脑子坏了,一边却又暗暗期待着他真的给我方法。在我已经觉得这1000块打了水漂时,他给我发了一个文档。

文档首页,大红大黄的背景前,有一位花白不苟言笑的老人,“中医世家四代传承”。

首页之后,是几则案例,多是怀孕多年无子,吃了这药就生出大胖小子;或者是连续生了好几个女儿,在全家人放弃希望的时候,吃了这个药,儿子就来了。

随后,我又被他拉入了一个群,群里100多号人,没有禁言状态,聊天记录刷得飞快,我看了几眼,都是在讲求药患者的事情,他们嬉笑又轻蔑地称呼她们为“药鸡”。

“今个我又翻车了,那个药鸡抱着孩子到我这边闹了,哭着喊着要我退钱,说我没良心,怎么别人家吃了都生男娃,就她生了个赔钱货。”
我在网上卖生子丸

“今天卖了3个人,啧,其中有个才(怀孕)2个多月,肚子肥得和5个月一样,满脸油,不过花钱倒是爽快,直接两种都买了,说是要配着吃。”

“有人给我送了一筐子野菜鸡蛋,说从地里新鲜摘来的,还说他家生了个7斤半的小子,过几天满月了给我封个红包,求我做他孩子干爹。呸,我看就是想从我手里便宜点买药罢了。”

……

还没看多久,我的QQ就响起了提示音,“大师”发给我一份长长的问答卷,并且要求我真实回答。

问卷里的问题涉及了我的性别、生活地点等,还有一些关于这个“生意”的具体事宜:能做多久,是否有耐心对付那些疯婆子,想要发展线上还是线下,等等。

答完题,我给他发回去,十几分钟后,他给了我反馈。他建议我做线上售卖——其一,我是女的,做线下没有说服力,除非能找到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男人来替我售卖,否则有很大概率失败;其二,我所在的地区,已经有他3个弟子在线下卖生子丸,把区域瓜分得差不多了,客源也基本被她们掌握了,如果我执意再去插一脚,大家都不好过,我也发展不起来。

他说,如果我执意要做线下,那就只能再等个一两年,等那3个弟子中有谁不想做了——到时那人会说是“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售卖,所以转交给亲戚”,我便去扮演这个“亲戚”,交给那人一笔“转让费”,然后才能接手她的生意和客源。“转交费”根据他的店铺达成交易的次数、金额还有客源多少来算,一般起价是3万,最高则是11万。

还有,“线下一般都不会做得太久,多为3到4年,主要是为了安全。而线上的时长没有太多要求,只要不被查出来,就能够一直做下去。”

不论我做线上还是线下,货都要从他那里进。并且要给他交易单子的记录,到了年底,按照一个“药鸡”300块的价格,给他提成。

至于我们卖出去的那些药是不是他的“原装货”,他并不在意:“我就是给你们提供一个壳子罢了,至于里面装什么东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4

我接受了“大师”的建议,做线上。接下来,他便告诉我一系列骗人的话术和注意事项,大多都是他此前给我说过那些——疗程、价格、药效,“不能生儿子便退款,生了儿子帮我们多宣传”等。

此外,最关键的就是:“买药的都必须对上暗号,一旦错一个字,就立刻放弃放药。”

暗号从哪里来?他告诉我,我得去各个APP、贴吧自导自演一些“求子成功”、“女翻男”(有的查出来是女婴,吃药后生了男孩)的妇人,这类“故事”他给我的文档里都有,然后他又“隐秘相传”给我一些“独家暗号”,比如“食来孕转 ,好孕连连”。

最后他叮嘱我:“除非有人找上门,否则永远不要上架商品。”

我听得云里雾里,他说:“多试几次你就能明白了”。

几天后,我从他那里买的药到了。我拆开包装仔细观察了一番,五彩斑斓的塑料小瓶,外面还印刷着“水果糖”等字样,还标注了口味。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白色的小药片,散发着难闻的苦涩味。一瓶共60粒,一天让孕妇吃2片。

我心里直犯嘀咕:虽然他说这药一直没出过问题,可要是别人从我手里买了吃了,出了事儿,那就是一尸两命的事情,我肯定脱不了干系。可一想到日进斗金,我又心一狠:“大不了就换成维生素片。”

在“大师”的帮助下,我去几个母婴APP的论坛里自导自演了几出“故事”,但并没人联系我。我心里“认栽”——这种东西估计只能在线下卖,骗骗像爷爷那样的老人吧?

老公偶尔看到那些五彩斑斓的小瓶,问是做什么的,我就说是我淘宝店的赠品,糊弄了过去。这些花了我大把钱买来的药片,就在角落里积灰了。

8月中旬,嫂子在医院生下个男孩,爷爷奶奶回家就放了3大挂的鞭炮,又赶紧买了喜糖,挨家挨户给村里人分糖报喜,预定出院和满月之后的酒席。随即,哥嫂领结婚证也提上了日程。

爷爷更是满脸红光,言语间处处暗示是他买来的生子丸起了效果,我只能看破不点破。

没过几日,我的淘宝店收到了一条莫名其妙的消息。我对着那句话思索了大半天,才想起来这是我当初随口设置的“暗号”。

对完暗号,对方似乎还有点犹豫,问我:“是不是真的能包生男孩?我快4个月了,还来得及不?”

我的手在键盘上踌躇了好久,扭头看了看那些在角落里积灰的药瓶,然后伸出手,在键盘上一字一句地敲出了那些既定话术。

“没有生出男孩是不是真的可以退款?”

我郑重其事地打下“全额退款”,接着我就收到了她的下单请求,3个疗程的药。

交易成功以后,她向我哭诉,说自己已经26岁了,这是第四胎,前面3个全是女儿,之后又打了两次胎,医生说,这次再打掉就怀不上了。她老公家有钱,一直想要个儿子,见她一直不能生儿子,老公也开始在外面养小三了,公婆也睁只眼闭只眼,她也没底气闹,她和老公还没领证,如今“实在走投无路了,才到处求偏方”。

她这么一说,反而让我觉得掌握着某种生杀大权,有些动摇了。最后,我还是把那些药片全部换成了维生素寄了过去,默默为她祈祷。

那以后,我的淘宝店又沉寂了下来。再也没有接到过新的单子。

5

没想到,小半年过去后,到了2019年1月,这个女人突然出现,给我报喜,说她生了个6斤2两的儿子,还给我发了好几张照片,每张照片的正中心,都是那个婴儿两腿之间的东西。感谢的话发了一遍又一遍,她又邀功似地告诉我:她已经给很多人宣传了我的生子丸,要我多备点药,说着,又在我这里再次下单了3个疗程的药,说是“要再拼一个儿子”。

她这单下完,我这生子丸的生意也回本了,还盈利了2000块。

接下来,我确实是收割到了好几个潜在顾客。有问我怀孕7个月了吃还能不能“转运”,也有问我是不是真的生女儿就全额退款,还有问我备孕的时候吃是不是也管用——我只能苦笑着把话术打了一遍又一遍。

这一拨来咨询的8个人里面有3个人下了单,都是大月份的孕妇,全是温和好说话的女人,给钱也爽利。我依旧很是忐忑,如法炮制,把药片换成了维生素片寄了出去,然后不住祈祷她们能生出男孩。每次发货,我都会辗转反侧好一阵,生怕她们生女孩,然后举报我,警察会把我抓起来。

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看到账户上她们打来的钱,我心里还是掠过一丝喜悦:还真的是光动动手指月收入就上万了——不过,这些钱我暂时也不敢用,生怕几个月后她们生的全是女孩,我到时候没钱退。

或许是我运气好,下单的这3个女人居然真的生的都是男孩(有的没生产,但按捺不住花大价钱查了性别)。

4月的一天,我收到了一条语音信息,说后悔没有买我的药。她也是之前来询问的8个人中的,最后没买药,结果生的是女孩。

她给我发的语音里夹杂着她与孩子的哭声,“我后悔当初没买你的药,她们吃了药的都生男孩,我没吃药的生了一个女娃娃,这可怎么办啊……”

说罢,她就一口气下单了6个疗程的药,说是要“拼男孩”,“从备孕就开始吃,我不信我生不出个男孩!搭上老命也要生个儿子。”

对于这样的“大客户”,我突然害怕起来——居然真的会有人不顾自己健康,费一切力量只是为了一个男孩?女人真的需要对自己这么狠、生不出男孩就要把命都搭上吗?我自己也屈服在重男轻女的风俗下,那卖药的我,算是这种风气的帮凶吗?

我第一次萌生了想要收手不干的心思。

然而,没几天,就又有人在QQ上打出了暗号。她小心翼翼地问我,“那个药还卖吗?”我装傻说我这就是买衣服的不卖药,结果她说:“老板你可别和我装了,我知道你们这行不容易,祖传秘方怕被人偷了卖了。你看,这是我堂姐给我的暗号,是自己人啦,快点,给我来几个疗程。”

我又把刚才的说辞对她解释了一遍,她却不依不饶,说自己已经生了一个女儿,现在这胎2个多月了,“你不卖药给我,就是害我们家断子绝孙”。见我仍不理她,就把以我为中心的亲戚全部挨个骂了一遍,“你就是想把药屯着好卖高价吧?!”

我被气昏了头,把药重新上架,告诉她:“你吃了也没用!爱花这冤枉钱就花吧!”

没想到,她欢天喜地地对我道歉,随后迅速下单了4个疗程的药。

这次后,咨询的人翻了倍。每次若是我露出一点“不想卖”的迹象,咨询的人便化身为泼妇,指着我的鼻子骂,有的还扬言“拿不到药,就一直折腾你的店”。

我当时也梗着脖子和她们怼上了,结局当然是我的惨败——买东西,退货,给差评,还有每天都数不尽的举报。仅仅十几天,我淘宝店的信用一落千丈,别说卖药了,衣服都卖不成了。

我在“大师”的那个群里说了下我的遭遇,大多数人都安慰道:“人家就是想拼一个儿子,为了儿子连命都可以不要,但是又没钱去做试管(婴儿),这才来找我们的,你替她们省钱干什么?这活干不了多久的,能多赚点就多赚点,你是好心,她们当你狼心狗肺。”

“怎么就非要拼个男孩,要是都生了男孩,那大家以后都不能结婚了,一起绝后吧。”我说。

有好几个同行看我还是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纷纷劝我“不要死心眼了”。“大师”也私聊我,问要不要进一点中药去卖,这样能赚得多一点,“到时候不想干了,转手的话钱还能更多一点”。

我谢拒了他,想着自己还是不做的好。转眼一看,发现店铺又多出来的几个差评,气得几乎要哭出来。

被她们折腾得心力憔悴的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6

4月中旬,我重新开了一家淘宝店,挨个给之前找过我的女人们发消息,告诉她们这是我的新店。

我花钱请人给我刷单,又在评论里自导自演了几番,再加上之前的宣传,新的店又隐秘地火了起来。那个月,我赚了小几万,只是夜里总也睡不安稳。

果然,命运之神不会一直眷顾我。很快,一个买了药的女人早产生下了一个女儿,气冲冲地拍了出生证明,要找我退款,我气定神闲地安慰了她,把她当初买药的钱全部退还。还对她说道:“这批药养的时间不好,药力不足。你看这样行不行:等你再怀上的时候,我免费送你1个疗程?”

她便欢天喜地地答应了。

我把这件事情发到了群里,一下激起了同行们的兴趣,大家都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自己所遇到的“奇葩”药鸡。

有一个做线下的大姐,噼里啪啦地发了一大串语音出来:

“我和幺弟是一起做线下的,那个时候已经有了点名气,遇到了一个不要脸的药鸡,自己生不出男的,又流了两个,把身体作践得都快怀不住了,没钱买药就天天到我这哭惨,合着生不出儿子都是我的错一样。后面哭了个把月,我实在忍不了了,就和幺弟商量着便宜卖给她算了,免得成天烦我们,财都给她哭没了……”

“后面她倒也真的生了个男孩,满月酒那天还请我们去了,那娃儿全身穿金戴银的,还请老师傅当干爹给他保命呢!后来我听说,那女再也生不了了,好像是子宫让人给切了。真可惜,就一个独苗苗了。”

听完大姐的故事,一个叫“炮哥”的也跳了出来:

“名牌大学毕业的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这个高中没毕业的屌丝耍得团团转!我做线下遇到一对夫妻,一看就是有钱人,大夏天穿得一本正经,开着车来求药。女的可傲了,鼻孔朝天。男的还好,爽快,直接两种都要了,还替他媳妇和我道歉。可惜,那药鸡生了个女娃,我摊子都差点被掀了。结果没过几个月,那俩没脸没皮地又来求药,男的还当着我的面给了女的一巴掌。笑死了,后面我也给了,大概是生了个男的,毕竟没再找我掀摊子。”

群内“哈哈哈”一片刷了屏。

这时,群内的“艾老”也坐不住了,他是最早一批只转卖不做的人,基本上所有卖生子丸的群都有他坐镇,平时就在群内潜水,偶尔出来帮忙回答问题,教人怎么应付难缠的客人。他一本正经的打字:

“看你们说得这么开心,我也给你们分享一个故事,人还是我同学。”

“我做线下时,碰上一位高中男同学来买药了。要不是老子机灵把我叔拉过来挡着,怕是要被人拆穿了。然后我们就卖给他最贵的药,结果他媳妇生了个女娃,又到我这边闹得鸡飞狗跳的。他老母更狠,说是拿那破习俗(用针)扎娃,说是(把这个女娃)扎怕了,(下个)女娃就不来了,孩子哭得那叫一个惨。”

“那女的也不是个好东西,自己孩子都不管,她后面怀了成形的男孩也掉了,老太婆差点哭死。后面,那女的不知道是被赶走了还是被父母接走了,反正再也没见过。”

艾老的故事说完,群里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艾老本人又补了一句“那个女人死蠢,药鸡没脑子的太多了,读那么多书怕是都喂狗了”,大家才重新活跃起来。

我这一年多下来,也遇到不少“正人君子”,说自己从不重男轻女,只是“为了儿女双全为了凑齐一个好字”。可是每当我问:“如果第一个孩子就是男孩,你们会因为第二个孩子查出来也是男孩就把他打掉吗?”

没有人回答“会”。

“但是如果第一个孩子就是女孩,那么第二个孩子就只能是个男孩。”——这是我们群内一致的答案,这也就是生子丸为什么能够存在的原因。有人分享了那些吃了激素药生了个阴阳人的新闻,大家都说,那些卖激素药的“都不是人”,“毕竟我们再怎么无耻下作,也不会拿孩子的健康开玩笑,大不了就退钱,没声誉了直接跑路就行”。

我听得脸红一阵,白一阵——这骗人的生意,还骗出“优越感”了。

想要退出的心思又生出来了。

尾声

最终使我退出这个缺德生意的,是我收到一份包裹。那天我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是一份包装简陋的中药粉。

我恍然大悟——今年7月初,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没过多久,我妈妈给我打的电话,在电话那头特地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她给我“买了些好东西,吃下去孩子长得好”。

从这一刻起,我开始着手转交生意。按照之前的约定,“大师”估算我这个店能卖到将近10万。我退了群,删除了所有的同行,然后把那个QQ号从我的登录记录里删去,假装这一切都只是我做的一场荒唐的梦。

8月底,“大师”介绍给我一个“接盘人”,还收了我500的手续费,我拿到了9万3的“转让费”,算上此前挣的钱,减去需要交给“大师”的提成“人头费”,我赚了10来万。

这些钱,我拿着既觉得安心,也觉得沉重。

安心的是,若我怀的是个女孩,即便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养活她一段时间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育她,绝不让她再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而沉重的是,总还有一部分孕妇,或自愿或被迫,要“求”这害人的生子丸。

来源:网易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在网上卖生子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