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辞职以及在一个惨淡的创意市集上摆摊的经历

九月初的时候,因为工作上持续的巨大压力和无法成长的困境,我裸辞了。

离职的想法从七月开始就有了,当时想骗骗自己“熬过这一段就好了”、“再坚持一下就好了”等等诸如此类,直到九月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连续几天下班回家累得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失眠,睡眠差,早上醒来就已经觉得很累,前一天那些糟糕的情绪并没有被“sleep it off"而是沉淀了下来。

这种状态似曾相识。

我曾经有过两次激素性的抑郁经历,就是女性在雌激素水平高的时候容易有抑郁症倾向,比如服用短效口服避孕药、产后等等,其实是相当生理性的,只要激素状态稳定下来抑郁的情况基本能被控制住。

九月初我感到自己又走到了这个黑暗的边缘,当时我并没有在高雌激素的状态,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的工作,也知道我没法继续骗自己了,能骗得了脑袋也骗不过身体,我决心跳出这个环境。

于是某个失眠的凌晨我发微信给当时的老板说我明天不能再来,几天后我就正式辞职了。

这篇日记是裸辞第九天的实时记录。

周末去创意市集上摆摊了,第一次摆,选择市集的时候没有经验,上海这边大型商场里的市集基本七天起租,便宜一点儿的也要2000-3000,我想先挑一个时间短儿点的练手,于是报了一个摊位费130+200两天的市集,在m50创意园。

去了以后发现它根本不在m50,在m50的外围租了一个相当隐蔽的二楼室内场地,总之完美避开了人流量,两天里摊主基本都在无所事事中度过。我估计这种市集的盈利模式是摊位费+入场门票20-40,总之摊主们的营业额再差跟他们也不直接相关,他们只管自己收了钱就行。来摆摊的人纷纷表示第一次参加这种”假市集“。(就不说名字了,想避雷的朋友可以私信问我)

假市集一览

我卖的东西是我平时收藏的一些日本古董和服包、古董印刷品以及我手工做的一些小玩意儿。第一次出来摆摊没经验,我的东西非常小众又不便宜,当时除了这些东西我还带了几款更大众化女生会喜欢的便宜小饰品类,觉得起码可以靠它们赚回成本。事后发现这个决定相当明智。惨淡的两天里我基本就靠卖便宜的小东西刚刚赚回了两天的摊位费和90块打车钱,一块都没多。

我收藏的日本和服包

日本古董印刷品

我编的迷你渔网包

帮我回本的千纸鹤耳环

我的摊位

摆摊日结束的晚上我的心情其实相当糟糕。又累,回家路上还毫不客气的哭了,把鼻涕擤在裙子上。这实在是一次非常惨烈的”第一次“经历。

直到我回家后,无意中打开了一部Netflix的演讲,布琳·布朗的《唤起勇气》,她讲了一个刚学会游泳的小女儿被迫要去参加高难度的100米蛙泳比赛的故事,她对她女儿说:

”你不可能会赢得这场比赛的,这是肯定的。

但是你知道吗?有时候胜利不是获得第一名,有时候胜利是做了真正勇敢的事,

也许胜利对你来说,就只是从出发台上跳下,让全身湿透,也许对你来说那就是胜利了。”

是啊,也许胜利就是做了一次完全陌生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打开、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与别人产生交流。

也许胜利对我来说就是在一场惨烈的市集上收回成本的经历。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为什么辞职以及在一个惨淡的创意市集上摆摊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