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当代艺术圈疯了,玉雕界的朋友也放飞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