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东要出国了,有点难过

上个月的帖子忽然上了十大......看完了两百多条评论,想补充解释两个问题:1,老阿姨快七十了,女儿九零后,没有写错,人家要孩子确实晚;2,我不是搞金融的,我是做财务的,老阿姨不太清楚其中差别,也可能在她眼里金融就是财务更美化的说法吧。

劝我别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朋友,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不认为把“我过得比ta强”作为“我有资格为ta担忧”的门槛是对的。

顺便,开玩笑让我和她女儿凑一对的,恕难从命啊,那姐姐很好,只不过和我....性别不合。

—————以下原帖—————

如题。房东老阿姨是在二环内有两套房,相当于上千万资产的人,我知道我不该为她操这个心,但还是有点难过。

房东快七十了,和老伴都在某体制内单位,分了两套房,是同楼层的两户,他们和女儿住一个两居,另外的一居租给我。因为住隔壁,所以进出经常碰见,碰见会聊聊天,老阿姨人挺和善,过年过节还会送我粽子月饼之类的。

得知她要出国这件事很突然。今年八月我休了一个月的假回老家,九月才回北京上班,回来当晚老阿姨就敲了我门,问我接下来一年的租住计划,跟我说起这段时间全家在考虑移民加拿大。

我很吃惊,问她这个想法的契机,老阿姨说是她闺女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找工作,正好她通过什么人认识了一个老公是公职人员的移民中介,该中介给她讲了一些通过工作移民温哥华的美好前景,老阿姨显然被说动了。

提起温哥华她眼里开始有光,那种对新生活的憧憬很少在老年人身上见到。她絮絮叨叨说了一些那边的好处,空气比北京好得多,工作特别轻松,上四天班休息三天,下午五点就能走了,周末就是玩,工资还不低,语言也不是问题,那边全是华人超市。我问中介给她闺女介绍的是啥工作啊这么好,她说是对外汉语,也就是教老外学中文。我又问办移民要多少钱啊,她说前期后期加起来要四十六万,这笔钱太大了他们现在拿不出来,只付了十几万,剩下的和中介说好了先欠着,等到了加拿大闺女工作了再拿工资还。

对外汉语,移民费用,我越听越胆战心惊,委婉地劝她多了解一些信息,她说在网上查过,这个中介办过的客户没有说不好的,而且她闺女也做了点调查,再者也是认识的人介绍的。我不好再说什么。一来我还不够有担当,能要过来中介的名字,替她去研究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坑,二来她闺女92的,比我大一岁,应该也能以年轻人的鉴别能力去为父母把关。

大洋彼岸雾里看花般的美好生活,老阿姨说着说着,忽然来了一句,小x,我觉得你也可以移民,你们搞金融的有专长,不像我女儿,你肯定好找工作,你天天加班那么晚回来,国内有什么好,空气又差,骗子又多。

这句“骗子又多”,让我再次感到扎心。两年前我刚搬进来的时候,曾经从网上买了个洗衣机,负责送货的师傅要上门了,我想让老阿姨帮我收一下,正碰着她和老伴推自行车匆忙要出门,说着急去派出所报案,善林金融倒了,他们在里面放了七万块钱呢。从小区附近的线下门店买p2p产品,就是我对他俩理财水平的第一印象。后来还有她通过什么人开了平安的银行卡,本来是想存钱,结果说不清怎么变成了买理财产品,五万块存进去变成了两万五,老阿姨讲起来有点心疼,说就是你给我打的那些房租,存款变理财的整个过程,我基本能够想到是怎么样的。

除却投资能力之外,还有一些小事让我觉得她的家庭消费可以更合理化。包括电视购物买的上千的电饭煲。门口堆放成箱的微商卖的黄金眼膜。大麦隔三差五寄过来的演唱会门票(应该是闺女订的)。如果这些小钱少花一点,现在移民的中介费用也不至于拿不出来。

答应了老阿姨我半年内不会退租,她说回头他们拿到枫叶卡了也帮我介绍这个中介。关了门回到房间,我有一种深深感到无力的憋屈感。我确实很没用,我没阻止她。面对半生积蓄被不断涌现的新鲜玩意折腾得七零八落的老人,我该怎么说呢?告诉她那些投资理财游戏、微商造富神话和消费主义引导都是现代社会的陷阱?提醒她如若跟不上最新的骗术节奏,就如同小儿持金过闹市?

无可破局。我知道自己一样是棵韭菜,将来也要倒在另外的镰刀下。人到底要怎么活才能不被剥削呢?

来源;水木社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的房东要出国了,有点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