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偏要勉强!”·“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赵敏那句传奇的“我偏要勉强”,是有前因的。

她到婚礼现场闹事,举世反对,便去跟范遥撒娇。范遥与她毕竟有师生之谊,只好眉头一皱,说道:

“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赵敏便道:“我偏要勉强。”

倒不是范遥少了血气。他也是勉强过的。当日他苦恋黛绮丝,铭心刻骨,终无所成。最后毁容出家当了头陀,既可说是为了明教,也可说是纾自己的情伤。

阴谋论一点,更可以说,当日黛绮丝的丈夫韩千叶中毒,是个西域头陀下的——那大概正是范遥的手笔。所以后来大都一见小昭,范遥大惊失色,也不难解释了。

但如此一来,终究没法挽回黛绮丝的心。“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勉强不来”,这话是范遥劝赵敏的,却又何尝不是内心自白?

但范遥没得着黛绮丝,赵敏却带走了张无忌。“我偏要勉强。”

很励志吧?

然而不只是赵敏够坚决。

倘若“我偏要勉强”有用,则范遥应该得到黛绮丝,宋青书应该得到周芷若,胡逸之应该得到陈圆圆,顾金标应该得到霍青桐,欧阳克应该得到黄蓉,田伯光应该得到仪琳……但如我们所知,都没有。

区别何在?

范遥当日想得黛绮丝,明教众人没啥反对的,只有黛绮丝反对。所以勉强不来。

赵敏当日想得张无忌,全世界都反对,唯独张无忌不反对,所以偏要勉强,成了。

重点在于对方。

赵敏带走张无忌,实是假公济私。借着谢逊的事,把张无忌带走了。

骨子里,却是给了张无忌一个台阶下。

因为张无忌这个迂腐的人,抵挡不住舆论压力,赵敏强行要带他走,他自然没法抛下周芷若,以及周遭人群。

但谢逊是他义父啊,这就够分量了。

张无忌告别周芷若时说“义父于我恩重如山,芷若,芷若,盼你体谅。”——这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其实他这时,心里是天平两端:一端是赵敏,一端是周芷若(以及全世界的看法)。必须在赵敏这头放一个义父,他才能说服自己。

之后他的心态,则是这样的:

“张无忌此刻心中甚感喜乐,除了挂念谢逊安危之外,反觉比之将要与周芷若拜堂成亲那时更加平安舒畅,到底是甚么原因,却也说不上来,然而要他承认欢喜赵敏搅翻了喜事,可又说不出口。”

他自己是不肯承认“我就是肯为了赵敏放弃周芷若”的,但内心就是如此。

赵敏嘴里说是勉强,很是刚硬,其实很有策略:她根本不去搞定周遭,而直捣核心,抓住了张无忌的心,再给他一个台阶下,于是,跑了。

相比起来,欧阳克和欧阳锋就比较不直接:他们试图跟黄药师求亲,借黄药师之力来搞定黄蓉。可是郭靖就抓住了黄蓉的心,得手了。

慕容复也比较傻:他试图去招驸马,绕着弯接近银川公主。可是虚竹早在冰窖里就睡服了银川公主,得手了。

大概可以这么说:

对一个性格不那么独立、容易受影响的人,你去搞定周遭七大姑八大姨舍友闺蜜,大概会有用。

但对一个性格独立的对象,你还是直奔主题,比较有用。

当然,最后,还是要归到勉强这件事上。

范遥认为勉强不得,是输过了。赵敏偏要勉强,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能赢——也因为她不怕输。

先前在海上四女同舟时,她就哭过一次,说张无忌抱着殷离,她自己不要活了。当日其他人无不愕然。这里就是赵敏的优势了:她性格要爱便爱,要恨便恨,并不忸怩作态——俗称生扑。

四个姑娘里,论心计智谋,小昭、周芷若和赵敏各有所长。

但论勇,还是赵敏最勇一点。

将以勇(我偏要勉强)为本,行之以智计(借谢逊给张无忌一个心理台阶,拽了他就走),擒贼先擒王(搞定了张无忌,根本懒得管明教其他人)。

如此怎么可能不得手呢?

是给张无忌谈恋爱,又不是跟明教和武当派谈恋爱。

在意他要的东西(义父),将他跟自己拉成一伙再说,别的(明教啦,舆论啦)不管。

喜欢就直说,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这些道理,不只是谈恋爱有用。

当日搅了拜堂,不是赵敏孤注一掷的赌博,而是策划万全的韬略。先前一切,包括同舟表白,包括咬了张无忌的嘴唇,全都是伏笔。

其实早已万事俱备,只等她出现,带张无忌走了。

顺便留一句“我偏要勉强”。范遥以为那是执拗的独白,可其实,是赵敏成竹在胸的胜利宣言啊!


周芷若那句“倘若我问心有愧呢”,大概足以与“我偏要勉强”,并列《倚天屠龙记》两大神句之一。

然而又大不相同。

“倘若我问心有愧”是个被动应答,回得好,回得妙,好在委婉。

当日周芷若在少林寺,一路对张无忌冷言冷语,还摆出了有老公的架势,拉开了距离。到张无忌来求她相助,她撂了句狠的,“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

张无忌当时已经被打击得心灰意冷,觉得没戏,重点已经全转到了救谢逊身上,所以赶紧说“咱们只须问心无愧。”周芷若这时神来之笔,“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真是好一招神龙摆尾回马枪。

张无忌本来掉进谷底了,一听这话,呆住了。

妙在周芷若后面,更不给张无忌立刻挽回的机会,也不让他看自己的脸色,只是把他往外赶。

拒绝到谷底,让张无忌绝望→忽然又给他希望→把他往外赶。

这玩法真是百变千幻,也难怪张无忌情难自已了。

事后想来,如周芷若自己所说,她一直深爱张无忌,则拿宋青书当假丈夫来布局,摧毁张无忌心志,早在她计划之中。

再细想来,连这句话,都可能是提前准备好的。未必是这么个现成句子,只是她总有个办法,将张无忌踩到谷底之后,又转身钓他一句,钓得他心神恍惚。

周芷若处事风格,一向如此机变。初见张无忌时,就是与殷离对掌后装伤,哄过了毒手无盐丁敏君;光明顶上为了救张无忌,又装天真哄着灭绝老尼,指点张无忌阵法;刀剑皆失人云亡那一系列布局,就不提了。

所以她的情话,得打着折来听。甚至她最后说自己对张无忌是铭心刻骨的相爱,也未必十分是真——她事先把赵敏安排在旁边,就为了等张无忌说错话。

当局者听见“倘若我问心有愧呢”,一定会意乱情迷。但一旦想明白了“周芷若的每句话多少都有目的,都是布局”,大概就能从张无忌当日的心神悸动跳出来了。回头看看,一身冷汗。

所以周芷若后面这些话再好听,多少都有些问题。

她最动人的,反倒是前面的一句。

当日张无忌与她相认,一句汉水舟中喂饭,周芷若认出他来。之后周芷若的反应,连殷离都看到了:喜不自胜、脸现羞色、双目光彩明亮,还问“身上寒毒,已好了吗?”

——这段话信息量,大得不对劲。

——张无忌和周芷若这时分别许多年了。汉水舟中这件事,读者有印象,当事人未必觉得。现在的人吧,第二次跟男女朋友出去下馆子是什么,都未必记得了,何况多年前什么汉水舟中?

——就算认出来了,一个旧识,干嘛喜不自胜,干嘛脸现羞色?

——她居然还记得他身上寒毒。要知道光明顶武当五侠与张无忌相认,也没一个去问“无忌孩儿,你的寒毒可痊愈了么?”

后来在光明顶上,张无忌排难解纷当六强时,在那里教训崆峒派。周芷若躲在众师姊身后,侧身瞧着张无忌,为他发愁。

这个躲,这个侧身,都是真诚的少女情怀。

没有“我问心有愧”那么明明白白地撩拨,但仔细想,是很动人的。

张无忌当年与殷离相遇时,不过是个雪中断腿、父母双亡的大胡子,殷离喂他救他,他于是心生感激,许下婚姻之约。他对殷姑娘所以感激,只因那时他孤穷绝路,缺的便是这个。

他对小昭怜惜,却是因为小昭骗他道父母双亡,他同病相怜,其实他怜惜小昭,便是怜惜他自己。

他喜欢周芷若,是因为童年旧识、峨眉高第、气象清贵,而且对他念念不忘,令他好生感激。

等他统率群雄时,就爱上了被他口口声声骂成妖女的赵敏了——因为实在够刺激。

当日周芷若也真诚过,也羞红过脸、眼放光芒,也少女情怀地侧身偷看、心中发愁。

等经历了新妇素手裂红裳时的绝望后,知道自己没法靠常规法子搞定张无忌了,于是给自己找假丈夫,再使出“倘若我问心有愧呢”的反钓。

无非是看明白了张无忌的贱骨头,实际上也是绝大多数人的感情通病: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就有恃无恐。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偏要勉强!”·“倘若我问心有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