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TGS的我,是如何误入成人电影拍摄现场的

9月15日是东京电玩展(TGS)的最后一天。但对于游戏媒体来说,几天前的媒体开放日,我们已经完成了这次旅途的使命,此时已经是返程的日子。

从东京回北京的飞机是下午6点,捱过了酒店的退房时间,去机场依然为时尚早。但鉴于时间也并不充裕,我和同事决定去当时距离最近的商圈,秋叶原转转。

第一节:分别

对秋叶原这个地方,因为多次来往,新鲜感早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闭上眼睛,从世嘉1号店到虎之穴的路程几乎都能默默地数出。但这次选择来这里,当然也并非毫无目的。

唯一的诉求,就是想看看能否给“我的一个朋友”找到点有意思的伴手礼。

秋叶原顺利抵达,但我的心理包袱却越来越重了。原因就是,我的那个朋友喜欢的东西,某种意义上比较难以启齿。如果与同行的同事同去,显然会发生一系列的麻烦和误会。甚至会让他萌生出“这个朋友是不是就是我自己”的风险。

但说实在的,我个人的社交评价在考量的范围里还不是最重要的。

在日本这片魑魅魍魉之地,如果因我此番不谨慎的带领,令同事误入歧途,显然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不想让他对秋叶原留下不好的印象,更不想让他的世界观因此受到冲击。

毕竟这个世界的丑恶,由我一个人背负就够了。

终于,机会来了。

当我们经过Bic Camera(电器店)的时候,在等红绿灯的当口,我语重心长地对同事说:

“兄弟,你看,电器店里的东西我也不需要,今年该买的游戏也都买的差不多了。我只是想在这条街上走走,感受一下日本的风土人情。”

意识到我的善意(和过分的清心寡欲),同事礼貌地在电器店门口与我别过。似乎这是人生中唯一一次能让人感到释怀的分别。

第二节:羊入虎口

成功把同事骗(划掉)送进电器店后,我继续按照从世嘉一号店一路走来的既定步数,来到了“虎之穴”门口。

也许这次的步数测量有误差,我不小心进到了“虎之穴”A店一步之前的“虎之穴”B店。

一层一层地拾级而上,我的表情逐渐从开始的轻松变得凝重。与想象中会扑面而来的各种纸片小姐姐相反,这边GAY里GAY气的氛围越来越重。当时我还天真的以为这只是楼层的区别,于是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一边慢慢踱步,一边迎男而上。

当我走到6楼的时候,气氛已经越发微妙。前台四个穿着朋克服装的小姐姐对我露出了诧异的微笑,并礼貌的说了句“欢迎光临”。我提着沉重的脚步艰难地从林立的纸片裸男的展架中穿过,马不停蹄地逃离,向7楼进发。

但7楼上,又有四个穿西装的小姐姐轮回地重复着6楼遇到的情景。

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我狼狈地冲向了直梯按下了下楼的按钮。电梯中,含着屈辱的眼泪,我拍下了贴在其中的,上楼前就应该仔细审视的楼层引导:

好在下楼之后,离A店的距离只差一个拐角。

这里是熟悉的虎之穴样子,里面的氛围和商品都跟刚才的B店有着足够的“差异化”。但是一番徜徉之后,我并没能在里面找到我(的朋友)可能会喜欢的作品。

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我(的朋友)飞翔的地方,我一边感叹人心不古,一边又因为毫无收获,为我的朋友感到惋惜。

第三节:桃花源记

一语成谶,从“虎口”出来的我走在街上,行尸走肉一般向前踱步,俨然践行了刚才本是作为借口的“秋叶原街道风土人情之旅”。

但事情就像常见的励志鸡汤中演进的那样,出现了转机。

在虎之穴的门口向前不到50米的地方,Animate的右侧,我发现了一张五光十色的神秘招牌,上面印着的Lammtarra不明所以,LOGO里的Epixis又让这家店像极了某个黑底LOGO游戏平台的副业。

相比刚才虎之穴的压抑,这边店里的景象就让人舒畅多了,此时的心情就像《桃花源记》里描述的那样,“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芳草落英”一样的同人画册和真人写真集林立其中,他们虽不能抵消刚才的颓丧,但作为“风土人情”的一部分,多少可以聊以慰藉。

就在这个时候,在门口的左侧,我发现了一个令人在意的拐角。拐角处延伸出来一个楼梯,楼梯间贴满了上世纪八十年代DVD封皮风格的海报,这些海报从入口如一直绵延到一眼望不尽的楼顶。当时的我:

“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小楼道里窄得夸张,这也是我一眼望不到头的原因,但在一个楼梯转折处后——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定睛一看,显然,这就是我(朋友)喜欢的地方。

里面的灯光昏暗,窗边打进来的阳光遮不住暗含血腥的气息的粉色光线。一个个扭曲的人类肢体被作为封面贴在各个商品之上,一路上,我只能伴随着奇怪的人类叫声(拐角处小电视公放DVD的声音),在密密麻麻的光盘中谨慎地穿行。

每层收银员的脸上僵硬地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宛如一个没有任何攻击性的NPC。但他们复读机一样机械地说着的“欢迎光临”,还是让人在这种压迫感的氛围中感受到了亲切和温暖。

Epixis整栋楼中间的几层,都是各个品类的影视作品。到了6层,商品的类别就变成了玩具以及各种原汁原味的玩具,还有一些不知用途的靠枕,以及其他瓶瓶罐罐的奇怪东西。

当我以为行程到此为止的时候,一层时遇到的场景再次出现,上楼顶前的最后一个拐角,再次出现了一个不太显眼的楼梯。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段楼梯必将成为触发隐藏剧情的关键。

如同一层时的场景重现,这段楼梯: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

出现了一个穿比基尼的妹子!

她站在一扇半开的黑色帘子外,旁边的几架摄像机又高又白,边上围着五六个衣着整齐的男士,看起来透红又圆润。一切本是那么自然,唯一让气氛显得有些不协调的就是——我的出现。

现场的几位工作人员显然没有准备“我出现”的预案,他们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表达着被突如其来的闯入者的惊扰。

最淡定的反倒是比基尼妹子,在她表现出一瞬间的诧异后,表情瞬间恢复成了平和的模样,像是早就经历过大风大浪一样坦然展露着淡定的微笑。(顺便往上提了提比基尼的带子)

两秒钟过去了,几位工作人员的神情终于开始慢慢舒展,但其中一位中年男性却发出了另一道让我更意想不到的回应——

他笑着向我伸出一只手,用日语恍然大悟地说道:

“哦!您也是一起的吧!”

我:??

此刻,我刚才的惊愕已经被日本友人做到极致的“好客”而折服。但鉴于这份盛情的邀请实在没有接纳的准备,我只有诚实地缓缓地举起一只手,左右摇摆,一条腿警惕地向后撤着。

“不好意思啊,这边是需要预约的”。反应过来情况,刚才那位工作人员礼貌地对我道了别。

退到了6楼,我藏在楼梯对侧的柜子旁平复心情,心有余悸,差一点,资本主义世界的丑恶就要在眼前上演,我险些用自己双眼成为这一幕的见证者。

少倾,隔着柜子,密密麻麻的匆匆脚步声从楼下传了过来,伴随着“请”“非常感谢”的寒暄,坚实而又雀跃脚步声向楼上奔去。

我转而再一看刚才的上楼入口,已然放上了“立入禁止”的牌子。

我佯装镇定地走下楼梯,试图逃离这片奇怪的是非之地。一路上,不断还有从楼梯走上来的神秘顾客。他们神情木讷,对我又似乎带着些鄙夷,眼神像是在说:

“嘿,你看到了对吧。”

但这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走在店门站在秋叶原街道上的我,已经像经历过大风大浪一样坦然展露着淡定的微笑。

回国后,秉承着一贯的探究精神,我对当时现场可能进行的神秘活动进行了考察。望着这个Lammtarra Epixis店里曾经进行的一些活动,不寒而栗。

但此时的我已经淡定了很多。我知道,如果我当时半推半就地,将错就错地,面不改色地回答了“是”的话,显然也并不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那无非意味着,观众朋友们能看到我作品的地方,除了游研社,又多了一个。

来源:yystv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参加TGS的我,是如何误入成人电影拍摄现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