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止境,始于爱和共情

@Pfaueninsel:

多年来,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高智商、受过高等教育、开朗坚强、体力过人、直到去世前还在学习英文单词的妈妈,会忍受多年的家庭暴力,而无法离开这个噩梦般的婚姻。

我劝慰过她、鼓励过她、给她提供了各种逃离的机会、帮她去找律师和法官......但她直到去世前两年才鼓起勇气离了婚,那时她还不知道癌症正在到来,但身体的急剧衰弱将她最终唤醒了。

那两年里,她如噩梦初醒,每次对话都跟我说:“我当年怎么这么蠢,为什么没有早点听你的。”

我那时也的确对她有过怨气。

直到40多年过去,我才从各个角度理解了她。

首先,她所在的小城市,所有的人都没有给她精神和道义支持,反而为我爸的暴力辩护(他们大多数也看不见这些暴力,只是看见我爸对外人展现的魅力)。我远在他乡,提供的支持不足给让她持续的清醒和力量;

其次,中文世界铺天盖地的大众文化产品,都在为暴力辩护,将暴力美化为爱的表现,提倡对暴力的理解。从《渴望》到霸道总裁,这类洗脑工作每天都在影响个人分辨和抵抗暴力的思考和行动能力;

其三,多年来的遭遇,使她的大脑已经被部分损坏了。家庭暴力中“极度甜蜜-暴力-和解-极度甜蜜-暴力-和解”这个循环,加上我爸的精神操纵和打压,使得她进入了类似毒瘾的状态,不断幻想回到极度甜蜜的状态,类似毒瘾发作。她几次试图离开我爸的过程里,不仅会被周围的一些人劝回去,或者被人冷嘲热讽(“都是你自找的”),而且还得不到任何药物的帮助来克服这个毒瘾,于是只能不断返回。

第一和第二点,我明白得比较早,但第三点,我是到了最近,才真正理解。

但关于第三点,要解决起来比较困难。因为精神镇静药物,即便在相对监管宽松的欧美,也没有特别好的选择。近些年欧美民间开始的“微量毒品自救”,比如用大麻提取物CBD(不致幻,只放松)、微量致幻蘑菇等来做自我治疗的尝试,也是因为现行心理治疗体系经常解决不了问题而带来的现象。医学界现在慢慢开始关注这些自救尝试,一些科研机构也开始了相关研究。

这是个谬论:在克服毒瘾的过程中,微量毒品的帮助,可以上瘾者渡过艰难的“戒毒期”。

在对他人下判断之前,先尝试理解。学无止境,始于爱和共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学无止境,始于爱和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