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刚发了一项新研究,过去48年里北美的鸟减少了29%

@Ent_evo:Science刚发了一项新研究,过去48年里北美的鸟减少了29%,也就是少了30亿只。

类似这样的新闻过去这几年里已经出过很多,也许都有些疲倦了。波多黎各森林的昆虫下降60%啊,西部黑猩猩每年减少6%啊,都是可怕的灭绝,但也都是遥远的似乎没什么关系的灭绝。

这次,不太一样了。

新研究发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衰退影响了几乎所有类群,但那些最常见的鸟类,遭受的打击似乎最大。

欧椋鸟在北美是个入侵物种。1890年一个叫尤金的人在中央公园放飞了60只,据说他的打算是让所有莎翁提到过的鸟类都在美国定居。这一入侵十分成功,欧椋鸟在接下来一百年里成了美国最常见鸟类之一,因为经常成千上万只集群飞在空中,形成各种各样的变幻黑影,所以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就算没亲眼见过,也一定见过照片和视频。

就是这样一种鸟,在过去48年里出现了49%的跌幅,减少了8300万只。连站稳脚跟的入侵物种,面对这个环境,都不能保持自己数量稳定。

大约有19个物种的损失量超过5000万只。东草地鹨损失了7400万只,还剩2400万。

长年以来大部分生态学家一直相信,面对剧烈环境动荡,是数量少、分布窄的物种先受打击,数量多、分布广的物种都比较坚强,有的甚至能从中受益。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外是旅鸽:它在19世纪初还曾是地球上数量最多的鸟儿,飞起来遮天蔽日,迁徙时三天三夜不见首尾,却在1914年9月1日下午灭绝。但人们大多以为旅鸽只是一个例外,只是它特定的生活习性让崩溃如此彻底。去年我写旅鸽的故事的时候,也是这么以为的。

现在看来,可能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也许旅鸽并不是例外,只是先走了一步。也许我们对广布物种的乐观其实是站不住脚的。也许种群大的物种确实更加坚强,但环境已经恶劣到让这点坚强不够用了。

也许这个命运还会继续波及到其他广泛分布的动物身上。也许总有一天,它会降临到所有动物里分布最广的那一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Science刚发了一项新研究,过去48年里北美的鸟减少了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