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战略决策十大原则

文 | 孟庆祥

2009年,华为引进了IBM一个战略规划方法论,叫业务领先模式BLM。该方法论包括战略部分四个要素,分别是战略意图、市场洞察、创新焦点、业务设计。执行部分四个要素:关键任务及相互关系,文化氛围、人才、正式组织。

这八个要素夹在价值观和领导力之间,分析从差距也就是对标开始。

这个模型总共有11个要素,由于结构比较清晰,最主要是华为太火,所以这个方法论也被传的神乎其神,很多公司以为引进了BLM。学会了就能做出正确决策,起码会提升决策水平。

事实上并非如此。

BLM只是战略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写材料的一个模板,也可以说就是一个分析工具,与真实的决策关系不大。如果你是一家大公司,想提升战略人员输出文档的水平,把BLM学一学是有用的,但决策能力和正确性并不能因这个方法论提升。

事实上,方法论只是一个模板,理解的浅,就只能做一些表面文章,是打工者生产文档的向导。理解的深入,凿深挖透,用什么样的方法论,区别不大。BLM可以,麦肯锡7S也差不多,

在长期的实践中,华为形成了自己的决策程序和决策原则,这些程序和原则对决策才是最重要的。

每个企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和决策原则,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原则是隐形的,不会陈列成条文,一条条对照做决策。但这些原则真实存在,在实践中、在成败中不断积累就形成了一个公司的决策模式。

我总结归纳了一下,华为的决策原则大约有十多条。

第一,决策是有可能出错的,要有B方案

美国今年以一国之力封杀华为,华为没死,这是很难的事,华为所处的行业是全球化最彻底的一个行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并且美国厂商占据上游元器件部分。除了美国出手缺乏周密策划,华为囤货等技术性因素以外。大的方面来讲,与华为战略决策原则很有关。

91年的时候,华为开张三年,销售额只有几千万。华为已经从代理别人的小交换机变成了自有产品的公司。这一年华为决定开发一个大产品——JK1000电话交换机。华为当时不仅没钱,也没人对这个行业的技术有较为全面深入的了解。JK1000决定采用模拟技术,结果产品刚开发出来就是一个落后产品,根本就卖不动。

公司有个员工叫曹貽安的工程师原来接触过成功交换机,他给任总汇报说其实程控交换机就是一层窗户纸,任总决定上马这个项目试试。JK1000失败,备胎成功才挽救了公司。

我觉得这个事情形成了华为决策的记忆,加深了老板决策是会出错的印象,但无论怎么错,公司都必须保证活下来的生存底线。决策没有万全之策,但B方案做备份是可靠的生存保障。

2000年3月17日,菲利普公司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芯片工厂由于雷电引起大火,由于诺基亚和爱立信的手机都使用这个芯片厂生产的芯片,诺基亚高度重视芯片供货危机,爱立信则反应迟缓。这一事件成了爱立信手机和诺基亚的转折点,一年后,爱立信宣布退出了手机市场。

当时这个案例在华为广泛传播,这些事情都强化了华为要有B方案的决策模式。

在采购上游供应链环节,除非万不得已,一定要有两家可以相互替代的供应商。

在产品设计上,一个正常的商用版本,一个尽量采用可控元器件和技术的版本。

销售项目上,采取多条路径通向成功的方法。

许多行业重大决策的风险都是非常大的,一招走错,全盘皆输。

2007年,苹果发布iPhone,紧接着Google有发布了安卓手机操作系统。然后,两个公司决策产生了重大失误,一个是微软,经营了十多年的手机操作系统因为收费不开源的商业模式迅速败给了Google免费开源的模式。盖茨最近说在手机操作系统上的失利让微软损失了4000亿美元,是他最大的失误。另外一家是诺基亚,直到2010年,Nokia仍然是手机市场的老大,但他的塞班操作系统明显过时,此时安卓已经显示出它强大的竞争力。诺基亚认为如果他也用安卓,就会和别人同质化,赚不到钱。与英特尔短暂的合作开发操作系统失败后,2011年,诺基亚迅速和微软绑定,Google副总裁一句评论不幸言中——两个火鸡合在一起也变不成一只雄鹰。

如果用华为的要有B方案的决策原则,诺基亚完全可以避免这个关键决策失败。你可以主流和微软合作,为什么不搞一个蓝军小部门也用安卓操作系统呢?万亿主部队失败,后备军也要有能力迅速跟上啊。

至于同质化就不会有利润那是教科书上的讲的,商业教科书并非数理化那么严密,读这种书既要相信又不能太相信。再者说,你怎么能够判定大家都用安卓就做不出差异化?

三星在这种问题上的决策模式和华为是相似的,当时,三星用安卓,也做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同时也尝试Windows Phone。有什么关系呢?对市场发展情况我们不断断定的时候就不能孤注一掷的去赌。

任正非和马云都说过公司的战略就是要活下去,这是一个底线,浪费点钱、浪费点资源不是大问题。

有人说,两套方案岂不是增加了一倍的成本?浪费是有的,但绝不是双倍的关系。主力部队投入1000人,B方案不需要那么高的标准,投入100人即可。B方案争取的是时间,倘若A方案错了,有B方案的备份,再迅速改成主攻B方案即可。但是,若没有B方案的备份,时间是抢不回来的。

历史上,这种案例很多,英特尔的主力X86系列芯片起初就是B方案。腾讯当年若死守QQ,不开发专门针对手机的微信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来源:曲高和众 微信号:m1587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华为战略决策十大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