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长大越孤单

1996年底,搞飞机的老大波音宣布,用股票加现金共计133亿美元收购了麦道。

空中客车还差两步就能追上波音的档口,老大和老三突然用起了一个户口本,所有人都懵逼了。

今天,网易和阿里巴巴宣布,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作价20亿美元被阿里收购,同时,阿里还投资了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

中国跨境电商的老大和老二也用起一个户口本,丁磊和张勇都说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王朴石问大星,不是说阶层上升的通道已经关闭了么:

做电商的和养猪的怎么就爱上了?

媒体们连篇累牍地分析丁磊为什么要卖掉考拉,说来说去无非这项业务是个赔钱货或者丁磊做不了电商,但都没说到点上。

当年的美国媒体,也不理解麦道为什么要卖身。

在合并前的一个月,美国下一代战斗机即将开标,外界对麦道充满信心,他们造出过F-15和F-18,是当之无愧的合众国脊梁。而洛克希德·马丁和波音在这个领域,就是个弟弟。

但最终,弟弟们中标,拿走了五角大楼数千亿美元的订单。

1995年,贺师统就任麦道CEO,老贺战波音斗空客,在美国本土和欧洲都颇有斩获。顺风顺水时,媒体们夸他一己之力挽救麦道颓势。

没想到,刚丢了国防部订单的老贺就告诉大家:

我们活不下去了,波音说他可以养我。

他明显在撒谎。麦道被收购时,手握近千亿美元订单,盈利情况蒸蒸日上,只有老贺不断在和波音秘密接触,卖身意愿无比坚决。

当时航空领域,波音和空客在双方政府支持下,重金争夺550座客机市场,研发费用动辄上百亿美元。基本上不会做战斗机的洛克希德·马丁和波音能中标,也很能说明问题:

想长得更大,只有活儿好是不够的。

老贺清楚地知道,航空领域的竞争,已经超过了一家产品型公司的边界,麦道最合适的调整时机已经到来。

净利润1亿美元的公司,卖了133亿美元,大家可以自己算一下市盈率。

对商人来说,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一项神奇的技能。这种技能,老贺有,丁磊也有。

差不多20年前,马云还没有淘宝,刘强东还在中关村刻光碟的时候,丁磊就开始搞网易商城。大星数了数,20年间,丁磊在电商领域大概做了十次尝试,只要势头不对,马上放弃。

丁磊是一个很善于把握环境,喜欢研究自己的人,内部将之称为:

洞察力强。

这种洞察力主导了网易一次次的果断调整。其实就是特别知道自己什么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比如,在广州刚起步的时候,丁磊研究过华为的内部材料,果断放弃了搞通信的想法。

这种洞察力,也帮助丁磊在所有人都说电商市场争夺已经结束时,在同行们身上撕开了口子。

2015和16年,考拉和严选这俩符合网易精品产品路子的平台问世,一时风头无两。那时候,丁磊还是吹过不少牛逼的。

虽然吹过的牛逼,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但20年间,丁磊还是凭借这种洞察力把网易的精品产品路子铺得又宽又平。

十年前,丁磊开始琢磨养猪,这是一个被大家嘲笑了10年的idea,今年,所有人都闭嘴了。

2013年,丁磊晚别人十年开始做音乐,这个看似玩票的生意,硬生生把整个行业从播放器时代拽进了互动时代。网友感叹:

中国没做出最好的音乐,却做出了最好的音乐软件。

1996年波音和空客的那个节点,还是来了。中国的电商市场里,考拉想长得更大,也不能只靠活儿好了。

为了考拉和后续一揽子的网易产品库,丁磊已经和阿里的张勇眉来眼去很久了。

张勇说过,阿里的投资始终服务战略目标,从来不做财务投资。我们所有投资、业务就是三个原则:

能否推进商业的革新,能否提升用户体验,特别是服务体验,能否激发变革性技术的创新和发展。

当年波音收购麦道之所以不计成本,一方面是自己在大飞机和战斗机领域产能严重不足,另一方面,空客从欧洲政府获得了几百亿美元的补贴,市场份额不断接近波音,万一收购麦道,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波音和麦道这么大的合并,一个月就谈完了。从八月传出风声到今天正式宣布,张勇和丁磊差不多也用了一个月。

有些话张勇没说,时机来时不把握,万一被京东和拼多多握住了怎么办?

苏东坡讲过:“火色上腾虽有数,急流勇退岂无人。”去年,吴晓波采访过丁磊。后者说,自己32岁成为中国首富,总觉得是搞错了:

因为我看到这个世界上,比我优秀的人多了去了。

大星记得当时屏幕上弹出了“丁磊,你长大了。”的弹幕。

王朴石说,“长大”这两个字,连个偏旁部首都没有,你说他孤独么?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越长大越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