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文坛小S:李清照

在历代貌美女文青中,李清照是一朵奇葩。首先,她居然不是妓女。根据古代文艺圈定律,才女几乎是妓女的子集。良家女子要搞文盲争霸战,因为无才便是德呀;风月女子则必须琴棋书画诗书礼乐十项全能,否则出场费怎么上得去?而才子绝对是嫖客的子集,跟薛涛、李师师、柳如是这类一线名妓搞点绯闻才叫牛逼。其次,她居然不是玉女。很多同学忘了中学语文教材是个爱说谎的家伙,一直以为李清照是玉女词人。人家李清照当年文坛爆红,以年度美女作家的身份接受《TIME》杂志亚洲版专访时都说了:我曾经挣扎过要不要当玉女,后来释然了。感谢祖国,感谢伊能静,感谢酒井法子,感谢阿娇。

从此,李清照就专心当三好女人去了。哪三好啊?好赌、好酒、好色。

1

赌博界天后就是她

按理说,李清照也是官二代、高级名媛。她老爸李格非是政界名流(最厉害当到国家人事部部长)、当红知名作家,她妈妈王氏是国务院总理王眭的长女。李格非36岁才得一女,而李清照幼年丧母,得到老爸的无限溺爱,接受的是自由主义教育,时不时跟着老爸出入一些社交派对,认识了一群文艺怪叔叔。这样OPEN的氛围下,李清照显然不会走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路线。

赌成了她的首席爱好。她专门写了一篇论文《打马图经》,来讴歌赌博这件事的崇高和美好。一上来就直抒胸臆:“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但平生随多寡未尝不进者何,精而已。”赤裸裸的炫耀啊——我天生就爱赌博,只要一上赌桌就没日没夜地陷进去了,比网瘾还严重。吃饭睡觉早忘光光。而且啊,我赌了一辈子,不管赌多赌少,从来都没输过。其实我也不想总赢啊,但银子它本人就是要哗啦哗啦往我钱包里跑,挡都挡不住啊。

赌一辈子都没输过的人,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赌神吗?难怪有人说李清照是赌博界的东方不败。

有件事李清照特别不懂:为什么你们赌博就不能像我这样精通呢?其实赌博很简单的,找到抢占先机的办法,专心投入就好了呀,“博者无他,争先术耳,故专者能之”。这句话引得众多网友发帖骂她欠扁。

据说,王菲成名曲也是李清照写的。“这一次我执着面对,任性地沉醉……就算是深陷,我不顾一切。就算是执迷,我也执迷不悔。”生怕大家不知道她对赌博这件事的生死不渝。她自己也交代,“自南渡来流离迁徙,尽散博具,故罕为之,然实未尝忘于胸中也”,哪怕国家要亡了,自己还在逃难,颠沛流离中赌具也弄丢了,很少机会上赌桌了,但是从来没有把赌博这件事忘记过,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啊。多么感人的表白!

既然是赌神,必须要显示出专业素养来。李清照又在文中大谈时下各种流行赌博形式之差异,赌球啊、掷骰子、斗鸡、斗蛐蛐之类,有的太庸俗,有的没技术含量,象棋和围棋不错,但只有两个人可以玩,不刺激。只有“打马”最爽,我最喜欢,可以跟姐妹淘玩。据说,打马是一种5人玩的棋类游戏,规则复杂,又有人考证,打马就是打麻将。“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李清照提醒后辈同学们,命辞打马这种游戏,是我易安居士发明的,别忘了付我版权费!

一篇论文写了不过瘾,李清照又写了《打马赋》,对历史上那些豪赌界的前辈,仰慕之情超载,“岁令云徂,卢或可呼。千金一掷,百万十都。樽俎具陈,已行揖让之礼;主宾既醉,不有博奕者乎”。谢安、陶侃、桓温、袁耽、刘裕等人都是李清照的偶像,如果可能,李清照是很愿意把《漱玉词》的签售放在拉斯维加斯搞的,实在不行,澳门也凑合啊。

那些以为李清照除了写词就是在家弹琴绣花陶冶情操的同学,听了这些别忙着幻灭。在宋朝,赌博是一种民俗。当朝皇帝啊、宰相啊那是带头赌博,北宋最后两个皇帝——宋徽宗、宋钦宗被金兵俘虏到到北方去,惊慌失措中都没忘了带上赌具。跟赌博比,江山算个屁呀。当时还有八卦小报说,宋代开国皇帝赵匡胤跟道士陈抟赌博,输掉了整座华山。而北方各国也受这种风气影响,辽国最强大,皇帝辽道宗亲自主持赌局,政府领导班子换届选举,文武百官扔骰子比大小,有人扔了个最大点,立马当了宰相。

2

喜欢秀恩爱的酒鬼

作为文化超女、偶像明星的李清照,怎能被隔离在赌博这一民俗之外呢?更何况,李清照从来没把什么三从四德这种男权社会制定的妇女行为守则放在心上。跟小S一样,她追求的是夜夜买醉。

李清照一共写了58首词,其中28首都提到酒,对喝酒这件事,她向来高调。话说她还在萝莉时期就成了酒鬼。《如梦令》不是写了么,“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和姐妹淘去春游,喝高了,连怎么回家都忘啦。

少女时期都不怕狗仔队跟拍,结了婚有老公赵明诚的纵容,就更放得开了。宿醉之后自拍个素颜照,写篇微博,“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谁规定要当贤妻良母的,老娘就要喝,“金尊倒,拼了尽烛,不管黄昏”,管它时间有多晚,喝high为止。与老公两地分居,想死他了,不借酒来浇浇愁怎么行?“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高难度的诗也写了,高浓度的酒也喝了,还是百无聊赖啊啊啊。有时候喝太多,妆都懒得卸,“夜来沉醉卸妆迟”,实在不符合美容原则啊。老公去世了,国家也要亡了,连进口洋酒都没得喝,“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李清照超爱喝花酒——别激动别激动,是鲜花的花。“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菊花开了?喝酒。“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梅花开了?喝酒。不是人家想喝,谁叫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绽放嘛,不喝酒庆祝显得多失礼呀。

赌鬼+酒鬼,李清照的形象更鲜活了,可爱了——没错,她是爱国女词人,她是贤淑优雅的大家闺秀,但,我们总不能要求她除了忧国忧民、伤春悲秋之外,就不能有兴趣、有爱憎、有欲望了吧?明代文学家张岱就说了句很经典的话,人无癖好不可交,无痴者无真情也。

据说《宋代壹周刊》把李清照和小S放在一个图表中比较,赌博这一项,小S连麻将都不怎么打,李清照自然是赢了;喝酒这一项,李清照又赢了,谁叫小S没有提升喝酒这件事的艺术价值和审美趣味呢?接下来,就要在好色这件事上PK了。

这回李清照终于底气不足了。既没有摸哪位男明星的胸肌,也没有问哪位名流第一次性经验是什么时候,她最大的成就,不过是赢得了宋代学者王灼的高度评价:自古以来的大家闺秀,从没见过像李清照这么荒淫无耻的!

李清照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宋代之前,别说大家闺秀,王后公主们放肆起来,那叫一个无边无际,乱伦、养男宠、3P、换妻这些前卫游戏都玩遍了,足以把李银河吓哭。李清照别说性解放,连绯闻都没几个,她最让王灼看不顺眼的,不过是写词的时候,言辞大胆罢了。

李清照写自己还没出嫁,“敢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荡完秋千,流点香汗,衣衫轻薄,这画面,那叫一个性感。咦,有帅哥来了,想走不舍得走,想看又不敢看,靠着门回眸望一眼,假装在闻花香。摆明了是挑逗,摆明了耍暧昧嘛。这首词的主题,就是绯闻少女;其中心思想,就是哪个少女不怀春。

结了婚,对老公,那更可以明目张胆地勾引了呀。“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典型的小S风格。洗了澡,化了妆,穿上透明睡衣,雪白肌肤若隐若现,幽香散发,这个时候,妩媚一笑,说:老公呀,今晚的竹席很凉快哦。

这,这,这让王灼这种装逼学者看不下去啊——这女人岂敢不按规定24小时装纯?

3

豪门老公有点天然呆

对于王灼之流的愤慨,李清照假装没听见。她照样秀恩爱,炫耀她和老公多么情投意合,高兴了,直接给老公写赤裸裸的情书。“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老公呀,我近来又瘦了,不是因为酒喝太多,而是因为想你入骨、茶饭不思啊。“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我都成骨感女生、纸片美人了,你真的不心疼么?

难怪赵明诚怜她爱她,这样敢爱敢恨的女人,简直像是现代穿越过去的呀。虽然,有时候赵明诚也不解风情,人家是宋朝牛逼的考古学家嘛,难免有点天然呆。

作为名女人背后的男人——如同张爱玲背后的胡兰成、小S背后的许雅钧——赵明诚在后世大众心目中知名度虽然不太高,但在宋朝,人家可是太子党。赵明诚的老爸赵挺之官至宰相,两家都是书香门第,绝对的名门联姻。

可是二人结了婚,居然穷到经常出入典当行,这也太扯了吧?结婚时,赵明诚21岁,大学还没毕业呢,这个考古系书呆子,只有一个业余爱好——搜集古董,基本上这也算全球最烧钱的爱好之一了。什么叫贵族?陈丹青说了,贵族对钱统统没概念,《罗马假日》那位公主离家出走,她是绝对不知道要带上金银细软银行卡的。赵明诚和李清照就是这种理财毒药,两个人满世界去找各种文物宝贝,见到喜欢的就买,标签都不看。只是,某一天,突然发现,咦,信用卡怎么刷爆了?没关系,拿些衣服首饰去当掉,继续买!

有一次,一个叫徐熙的人,拿了幅牡丹图来勾引赵明诚,李清照也在场,两个人一看那画,眼睛都直了,脑子里同时闪现关键词,买!how much?——这次他们终于知道问问价格了。徐熙开价,20万。20万?夫妻二人傻眼,衣服首饰都当掉也没有这么多啊,他们只好提出借这幅画来看几天,过过眼瘾,恨不得抱着它睡觉——两个贵为国务院高官的子女,居然连一幅画都买不起,在当今高干子弟们看来,这是多大一个冷笑话。

好在赵明诚毕业后当了官,宋朝高薪养廉,公务员待遇特别好,家庭经济危机才算稍稍缓解。只是,八卦小报成天以李清照的丈夫称呼他,朋友也调侃他是“李先生”,搞得他很烦,不服啊,哼,欺负我不会写词么?他在家闭关几天,电话手机都关掉,发了狠,一口气写了50首词……我就不信,这么多首,没一首好的!于是带着这50首,再把李清照的一首词也穿插进去,显得自己是客观公正的,屁颠屁颠拿给一位懂文学鉴赏的好朋友看。

好朋友耐着性子,把这51首词一一看过,说:我看了半天,就只有3句话不错。

赵明诚急死了,哪三句话啊?

对方答:就这三句呀,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赵明诚顿时吐血三升,终于明白自己的文学天赋有限了,从此不再和老婆PK。他专心在考古界发展,也混出了名声,成了学术超男,写了大部头著作《金石录》,跟欧阳修的《集古录》地位相当。他完全像是为了佐证“考古学家最理想的丈夫”(因为他们喜旧厌新嘛)的说法一样,对李清照这个大才女老婆,一往情深。在李清照31岁的画像上,赵明诚就亲笔题词: 清丽其词,端庄其品。归去来兮,真堪偕隐!这表白够诚意吧,够炫耀吧?我老婆呀,词写得清丽脱俗、人品端庄贤淑(呃,看看,赵明诚多有鉴赏力,好赌,那是证明老婆智商高,好酒,那是证明老婆有情趣,这些都无关品德,麻瓜们懂吗?),很想带着她,夫妻二人去归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据说,赵明诚在微博上发了这条高调表白,李清照第一时间就转发了。人家就是不炫耀会死星人。

李清照不仅在情场大胆率真,在文坛也够狂妄,她写了《词论》,将北宋最当红的大词人一一批评了够,哪管对方是什么中南海要员、作协主席或者学术泰斗,更不管其中几位还是她老师的老师,或是老师的老师的老师。李清照跟小S一样,既然都出来说了,要的就是节目效果。柳永?太俗。张先和宋祁?偶尔有几个带爆点的好句子,但整体上离名家还差得远。晏殊、欧阳修、苏轼,这三个人是学问大家,但写起词来,基本上就是把诗改得参差不齐就冒充词嘛,山寨啊山寨。什么,王安石?他文章是写得不错,一写词简直就成了谐星,活活把人笑死。至于秦观,他的词小家碧玉而已,根本没气场,拿不出手。

大家都听懂了吧?说这么多,结论就是,整个北宋只有一个像样的词人,就是李清照嘛。这狂妄、这自恋、这刻薄,真的不是小S附体?

而且,小S还要咬着牙为夫家一个接一个的生,生到儿子为止。李清照就强大了,一个都不生!人家在宋朝就敢和老公玩丁克。李清照46岁时赵明诚去世,3年多之后李清照又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再嫁张汝舟,没想到被这衣冠禽兽骗了——张汝舟口口声声说爱她,其实图的是她收藏的古董字画,李清照不从就对她拳脚相加,一时之间“当今第一才女遭遇家暴”轰动全国,跟小S家暴疑云两相呼应。李清照一咬牙,告发张汝舟有欺君之罪,这场婚姻只维持了100天左右,绝对的闪离。

来源:http://yuedu.163.com/news_reader/#/~/source?id=d3c9cf68f4fd4bf1a7c183f157060f1b_1&cid=451f28f67ab446a481790fe3146c4d7a_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宋代文坛小S:李清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