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卖出一座桃花岛,这样的神人全中国有多少?

淘宝发货地,有讲究。

冰箱贴、啤酒起子等旅行纪念品 90%以上来自小商品之都义乌,这不难想象,但是细心的仍然能还能发现更多:买仿真花树,就找江苏沭阳发货的;搜演出服,看上几十个店都绕不开山东曹县;要是买童车呢,河北平乡是个“隐形冠军”。

这其中的名堂,有的与当地的优势产业有关,就比如云南产芒果、新疆产蜜瓜、海宁做皮具……有的呢,则纯是从无到有,靠着淘宝经营,长出一个产业集群。

我们今天就来说说淘宝村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来自“桃花岛主”张展。

都说只有年轻人才能做电商,今年 69 岁的张展可不会同意。

“马云问我,您每亩地一万美金,一天一个桃花岛,您多大年龄?答 69 岁,马云说不容易,答谢谢马主席,将来我老了,我就跟着阿里。”张展将这段对话记在演讲稿纸的背面,拟了个标题叫“难忘的时刻”,又拍照发到了朋友圈。

早在接触淘宝之前,张展就是江苏沭阳的“干花大王”。沭阳是花木之乡,现在你在淘宝上搜索各种花木,十有八九都显示从宿迁发货,实际上就是来自沭阳。

△这样的桃花树,张展一年卖出 500 万的销售额

沭阳有种植花木的传统,在没有互联网销售的时候,当地农民肩扛手提坐绿火车去新疆、广东等地卖花。1996 年,张展做鲜花销售时,接触到了进口干花产品,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龙柳 5 枝能卖到 65 元,放在 1990 年代,这可是不小的数字。

借着沭阳当地的花木资源,张展带着子女们投身了干花事业,做批发、做出口,张展一家的干花事业慢慢从家庭作坊起了规模。

2007 年,淘宝来了。

最初接触淘宝的时候,家里添置了几台电脑,孩子们担心“别到最后连电脑的本钱都收不回来”,张展却信心满满,“我是不太懂电脑,但是我有一个观点,这以后肯定是趋势。”

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他的带动下,张家所在的解桥村户户从事干花制作,但是真正让张展“一战成名”的还是 2014 年的夏天。

在淘宝上做干花的人越来越多,如何找到差异之处,常做常新?张展将主意打到了地里即将成熟的小麦那里,张展发现麦穗干花在国外越来越受欢迎,“那我们在淘宝上也能做。”

去村里收小麦的时候,张展遇到的阻力远比想象中大得多。把小麦做成干花,需要在小麦完全成熟前 15 天收割、制作。这些小麦再过十几天就是粮食,在从困难、艰苦的环境里走过来的村民们看来,好好的粮食都被糟蹋了。即使已经跟着张家做了好几年干花,村民们也都接受不了,张展只好顶着压力自己做,在村里收了九亩地的小麦。

等待销售有起色的那段日子是最难熬的。张展到现在都记得 2014 年 8 月 27 日,那一天,小麦干花卖出去 26 万颗,纯收入 5 万余元。接下来的故事一切顺利,那一年夏天,光是小麦就卖出 60 万销售额,可不就是亩产一万美金!

在那之后,张展真的成为了当地做电商的榜样。张展带领五个子女创办了新河干花工业园。张家光天猫店就开了 13 个,此外还有 6 个淘宝 C 店。“长期的工人是 100 多个,旺季的时候临时工人就有八九百。”

“如果说竞争对手的话,就在我们当地有竞争对手,”张展说,“都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

在张家做工的工人、客服,待了三年了解了工艺、渠道、定价,出去之后也能独当一面。“所以说我们这个行业就带动了一个村,如果你真的来我们这里看看就知道,这就是干花村。”

张展的手巧,心思也巧。从干花到仿真花,他总擅长利用那些旁人想不到的材料,他用龙柳、玉米苞皮、玉兰叶片等材料制作干花,树根、竹枝、松球,乃至野草、棉花壳,这些一般人眼中只能做柴火草的废料,在张展手里都能化为“神奇”。

他拿起三片广玉兰叶脉,一只手捏着底部不动,另一只手拿着细的一头,翻、叠、折,几个简单的动作下来,须臾之间就是一朵百合花苞。

麦穗干花让张展“一战成名”,但现在店里卖的最好的产品,则是仿真桃花树。这两年,许多餐厅、咖啡馆乃至发布会现场都爱用桃花树布置,仔细留意的话,你会发现这些桃花树几乎都长得一样。“那基本上都是从我这里学的。”

在张展这里,做桃花树是另一个令他骄傲的“力排众议”。这源自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仿真桃花树一年能给张家的干花事业贡献 至少 500 万元利润,许多影视项目也直接找到张展,要求定制布景用的花木。

张展告诉我们。“那会儿,卖干花每天能卖出去一个桃花岛呢!”

如今你走进解桥村,家家的场院都是这样的桃花树,这自然也是在张展的带动之下。

解桥村在 2014 年就被评为“中国淘宝村”。小小一个解桥村,村里 2900 多亩耕地,其中 2400 多亩种植龙柳、曲柳、龙桑、红瑞木、木槿、三叉木等干花原材料,2018 年,解桥村总产值 3000 余万元,平均亩产超万元。

张展愿意用更直观的数字来表达村里的经济,今年村里收了一千多亩小麦,每天,有几十万支小麦随着淘宝订单,去往全国各地、乃至出口海外。

村里几乎没有年轻人在外打工,90% 的家庭从事干花生产、销售或是相关工作,全村拥有网店 630 余家,带动相关就业 2600 人,人均纯收入超过 2.2 万元。

△参加完淘宝村高峰论坛,张展手写下当天的感悟

像张展这样从一个电商大户带起一整个村的电商经济,在全国各地并不少见。

在阿里巴巴的研究体系里,一个行政村,只要电子商务年销售额达 1000 万元,村内活跃网店达 100 家或活跃网店数量占总户数的 10%,就会被称作“淘宝村”。2009 年,阿里研究院首次认定了 3 个淘宝村。

东风村是其中之一。

2006 年,江苏省睢宁县沙集镇东风村的三名年轻人,合伙开出了村里的第一家网店,从事简易拼装家具的网络销售及加工。

在东风村带起这个头的年轻人叫孙寒。1982 年出生的他,大学毕业后在睢宁移动公司上班,2006 年,孙寒辞职后在淘宝网上注册了自己的网店,经营一些小的挂件和家具饰品,利润每月在 2000 元左右。

这在当时也不算长久之计。后来,孙寒在上海发现了宜家风格家具,返乡后联系本地木匠尝试加工,才开启了东风村的家具产业之路。

短短三年内,这三位年轻人的网店被村民传播、学习和复制。到了 2010 年 10 月,东风村的网店数量就超过了 2000 家。

“赚钱谁不努力学呢!”当地的村民想法说起来也很简单。

在东风村,电商家具产业从无到有,从最初的一个网店、三个人,十年来发展成了整合上下游板材生产加工、五金配件、物流、快递的家具产业链。沙集镇原本没有家具业的优势和传统,却硬是靠着淘宝销售,倒逼出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再往下走,“沙集模式”也经历过低水平恶性竞争、专利侵权风波、缺少人才、物流集体涨价、极端天气、土地和资金瓶颈等问题。在当地政府的组织下,沙集引进了淘宝大学,为从村民快速转型成店主的从业者们提供培训,邀请知识产权专家进行专项培训和答疑解惑,当地还建起了电商园区……

作为 2009 年最早的三个淘宝村之一,东风村当年的条件最差、最没有产业基础,完全是一点一点靠着互联网推动产业发展与升级,这个年产值过百亿的家具产业集群才最终形成。

一个行业平地而起,“淘宝村”站稳脚跟,成了“淘宝镇”。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村改变一个县”。

第三个故事,我们说说珍珠海爸。

2018 年,阿里巴巴推出“亩产一千美金计划”。依靠阿里经济体搭建的科技、物流、金融、支付等电商基础设施,帮助落后地区打造淘宝村。

这个计划也赶上了直播电商如火如荼的发展。2019 年,全国淘宝镇数量增加到 1118 个,新增的许多淘宝镇完全是在淘宝直播平台上成长起来的。

在今年 2019 年的淘宝村排行榜上,培养了上百名本土网红的诸暨市山下湖镇就是靠着直播带动了当地的珍珠交易。

以前,山下湖人做珍珠只有两条路:自己去镇上开店,做批发生意;或者卖给本地的大公司。2019 年,阿里巴巴推出了村播计划,珠宝行业作为淘宝直播上线数年来交易规模增长最快的垂直品类,也成为淘宝直播进农村的重点。

山下湖人开始在淘宝直播间卖珍珠。从开蚌到卖成品,一入了夜,山下湖镇上的电商人就开始了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他们面向的不再是批发商、过路客,而是手机屏幕另一端一个个真实的买家与用户。2018 年,山下湖镇线上珍珠交易额突破 300 亿元,仅是今年天猫 618 当天,这里的珍珠交易额就超过了 5000 万元。

从 1985 年开始养殖珍珠的何志校,没想到到了 57 岁,还能靠着淘宝直播成为网红。

何志校的儿子叫小海。2017 年,小海开了一个淘宝店,夜夜八点一过就开始直播开蚌取珠,粉丝以“赌珠”形式购买,取出的珠都可以在店里加工。何志校原本只是在直播间里协助儿子,结果因为嗓音富有磁性收获不少拥趸,大家都喊他一声“海爸”。

如今海爸和儿子的店里已经有 7 万粉丝,多的时候一天能开近千个蚌,直播一晚的成交额在 3—5 万之间。闲聊间隙,海爸不时会抛出那句经典:“大概十年前吧,马云就说过,未来五年,年轻人不做淘宝是要后悔的。海爸我当时没做,但这句话记住了。”

△海爸和小海每晚直播,都是新鲜开蚌

十年下来,淘宝村从最初的 3 个成长为 4310 个,整个阿里巴巴平台上,四分之一的网店都来自于淘宝村。其中,浙粤苏鲁冀闽六省占比高达 95.4%;浙江有 1573 个淘宝村,数量排名全国第一;宁波有淘宝镇 30 个、淘宝村 175 个。至 2019 年 8 月底,淘宝村广泛分布于全国 25 个省。

从 3 到 4310 的背后,是互联网电商为中国乡村带来的变化,更是草根创业者利用电商平台践行自己梦想的勇气。过去十年,这些弄潮农村电商的草根创业者,不仅带动成千上万创业青年通过电商平台致富,还帮助贫困家庭,为家乡创造新产业。

如果说,像张展这样的创业者点起的是电商机遇的星星之火,让它燎原的还是千万毅然跟上的淘宝村村民。

很多淘宝村在外面看起来跟普通村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其实还是不一样。就如马云在第七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的开幕演讲中说:“我发现,现在的淘宝村有’三多’,年轻人多,大学生多,网线多。”

机会在哪里,年轻人就在哪里。有的淘宝村 1000 多个村民,有 100 多个大学生,淘宝村有机会,年轻人就愿意留在农村创业,以前年轻人逃离农村,现在返乡创业成为了新的时髦。

过去一年,淘宝、天猫等平台支撑淘宝村完成 25.9 亿笔交易,全国淘宝村和淘宝镇网点年销售额合计超过 7000 亿元,带动就业机会超过 683 万个。

不是每一个农村都要成为淘宝村,但是每个农村都可以借助新技术、新理念,改变农村、影响农村,改变农民、影响农民。

成为“淘宝村”并不是一地经济的永生符,张展年近古稀,每天仍然在朋友圈发布工厂里仿真花树的制作图片。他深知,这一切来之不易,也需日日精心经营。

淘宝村度过的第一个十年,淘宝村从 3 个到 4000 个,犹如棵棵手植、步步不易。作为阿里巴巴有机经济体的一个部分,各个淘宝村的经济也如同树木一般茂盛生长。也如同自然界的有机循环,跟不上形势的淘宝村消失,新的淘宝村与新的产业集群又再起步。

下一个十年,遍布全国的淘宝村们会长成大树、长成森林,未来可期。

来源:人间像素 微信号:lucanighttalk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天卖出一座桃花岛,这样的神人全中国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