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楷与腾讯擦肩而过

1998年11月11日,马化腾和张志东在深圳市创办了腾讯,一个月后,公司第三位创始人曾李青加入。

曾李青当时正处于事业的低谷,对未来一筹莫展,当时的深圳市电信局局长许文艳建议他去找马化腾,曾李青因为工作的缘故之前便与马化腾和张志东彼此很熟悉,马化腾的姐姐马建南和曾李青是深圳电信数据分局的同事,且有多年交情,一番思忖之后,曾李青也加入了腾讯。

到了年底,另外两位创始人许晨晔和陈一丹也加入了。

许晨晔是曾李青在深圳电信数据分局的同事,同时也和马化腾同为深圳大学计算机系的同学,陈一丹是马化腾在深圳中学的同学。

之后,5人一起凑了50万元,其中马化腾出了23.75万元,占了47.5%的股份;张志东出了10万元,占20%;曾李青出了6.25万元,占12.5%的股份;其他两人各出5万元,各占10%的股份。

公司职责分工方面,大家约定:各展所长、各管一摊。马化腾是CEO(首席执行官),张志东是CTO(首席技术官),曾李青是COO(首席运营官),许晨晔是CIO(首席信息官),陈一丹是CAO(首席行政官)。

彼时,腾讯开发的OICQ(QQ的前身)已经在市场上有了不小的知名度,到了1999年11月,用户注册数突破6万,随着用户数的不断增长,服务器的成本越来越高,且公司还没有其他更多地额外收入,几个创始人一合计,以快速增长的用户数作为资本对外融资。

当时负责对外融资的主要是马化腾和曾李青,不过由于过度疲劳导致了马化腾的脊椎病又一次犯了,所以实际上一直是曾李青在主导对外融资。

马化腾等人计划以整个公司估值550万美元的总价值,对外融资220万美元,出让40%的股份。

当时的创始人们没有多少影响力,所以融资还是以熟人介绍为主。

曾李青找到了好友刘晓松,刘晓松曾经和曾李青一起在深圳电信局做过系统集成项目,在腾讯曾经从50万元的注册资本增资扩股到100万元时,曾李青因为囊中羞涩拿不出钱,就是找的刘晓松借的钱。

双方约定以融资额的5%作为股份送给刘晓松,之后,刘晓松向时任IDG亚洲区总裁的熊晓鸽推荐了腾讯,同时,曾李青也找到了首富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的电讯盈科进行融资。

彼时,在国际市场上,即时通讯软件ICQ以2.87亿美元卖给了美国在线(AOL),所有的风险投资都为之一振,想寻找下一个ICQ,于是,IDG和电讯盈科与腾讯一拍即合,双方各出110万美元,各占腾讯20%股份。

有了资本的推进,服务器和带宽迅速改善,OICQ赢得了大发展,一年后,2000年6月,OICQ注册用户数破十万。

在2000年,还有个小插曲,这一年腾讯发生了一件商标事件。2000年OICQ在中国市场大火,终于引起了ICQ的母公司美国在线(AOL)的注意,AOL起诉腾讯侵权,要求OICQ改名。马化腾急中生智,将OICQ改名为QQ。

到了2001年,QQ在线用户成功突破100万大关,注册用户数已增至2000万。

钱又不够用了,2001年正是纳斯达克崩溃前,找钱很难。

IDG当时不怎么看好腾讯的商业模式,不想再继续烧钱了,李泽楷的电讯盈科则因为刚经历了一场巨额收购案,也没多少现金了,急需钱,于是两家积极的帮助马化腾进行融资,都想找人接盘。

马化腾亲自去北京找过当时的新浪创始人王志东和新浪总裁汪延,接洽过当时的雅虎中国总经理张平合,都没谈成。也找过搜狐,时任搜狐CFO和总裁的古永锵质疑QQ的商业模式,想不明白QQ能靠什么赚钱,也就放弃了。马化腾还找过联想,不过这笔投资意向书还没到联想投资总裁朱立南处就被否决了。

当时腾讯的境遇十分窘迫,马化腾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市场上大多数资本都不看好QQ,不看好腾讯。

就在这个时候,南非MIH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网大为出现了,他主要负责南非MIH在中国的互联网策略以及合并与收购工作。

网大为告诉马化腾:我去每一个城市的网吧,都能看到年轻人都在玩什么游戏,并且几乎所有网吧的桌面都挂着OICQ的程序;我想,这应该是一家伟大的互联网企业!

一番详谈后,李泽楷的电讯盈科将其所持的20%股份全数卖给了MIH,作价1260万美元,IDG也以806.4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12.8%股权给MIH,另外,马化腾团队也向MIH转让了13.6%的股权。腾讯于是形成了管理层、MIH、IDG各持46.4%、 46.4%、7.2%的股权结构。

2003年8月,腾讯又回购了IDG所持剩余的7.2%股权,于是腾讯又变成了管理团队与MIH各持50%的股权格局,直至IPO前夕。

从1999年以110万美元投资腾讯占比20%股份,到2001年6月卖给南非MIH,不到两年时间,李泽楷在腾讯套现1260万美元,回报超过11倍。

IDG则最终以总价5000万美元总价卖掉了腾讯所有股份,回报超过45倍。

南非MIH集团在持有腾讯股份后,几乎没有套现,截至目前,MIH仍持有腾讯31.17%股份,按照腾讯目前市值来看,价值1231亿美金,回报超过5525倍,作为对比,南非2018年的GDP为3662.98亿美元。

已经是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的熊晓鸽后来回忆说:我每次见到南非MIH全球董事长,我都会想,到底是他比我幸福还是我比他幸福。

在投资腾讯时担任IDG高技术创业投资基金高级合伙人的王功权后来也回忆说:如果IDG当时没有卖掉腾讯的股份,这一笔投资能够给IDG赚的钱,差不多顶上IDG目前赚钱的总和。我离开IDG已经多年了,谈起这个事情,都是IDG朋友的一个巨大的心痛。

李泽楷在采访中也曾表示:“当年卖掉20%的腾讯股份,等于今天香港电讯市值100倍以上,我不止一次感到很可惜,那是一个极大地教训”。

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当时李泽楷没有卖掉腾讯的股份,依然拿着20%的股份,以腾讯不断增长的市值来看,李泽楷是有很大机会超越父亲李嘉诚,成为新一代中国首富的。

不过,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在错误中不断吸取教训,也就像李泽楷在采访时说的:那是一个极大的教训,给我最大的教训就是要有危机感,细微之处也要看清楚。

人生也是如此,就像曾国藩说的那样: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李泽楷与腾讯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