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B站不再需要答题

来源:懂懂笔记

作者:左岸

”我不希望B站取消答题,因为我不想看到满屏幕不和谐的弹幕。”这是一位扎根B站7年的6级(最顶级账号)老用户小周,看到有可能取消会员注册答题机制之后的反应。

8月27日,B站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B站在Q2的总营收为15.4亿元,同比增长50%;月活用户同比增长30%,达到1.1亿。值得注意的是,其非游戏业务收入占比攀升至40%,同比提升了162%。这也说明B站营收结构目前更加趋于平衡。

但是,在生态活力增长的同时,B站肩上的压力也在不断扩大。二季度B站净亏损高达3.1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倍之多。亏损剧增的背后,是传统视频网站以及短视频应用的外部竞争快速加剧。

尽管老用户对B站的爱称一直都是“小破站”,但成立至今超过10年、坐拥上亿用户,已经成长为一家上市公司的B站,显然已经不甘于是个“小破站”。面对竞争压力,B站只有让自己继续迅速成长,而这也就意味着它必须拥抱更多用户。

财报公布之后,有消息称B站正在考虑新一轮的用户增长和拉新。显然,曾因“鸡你太美“而闻名的答题注册会员,成了一道门槛。

消息称,在未来一年时间内,B站将会降低50%的准入门槛。过去注册正式会员所需要的60分钟内完成100道试题将不再成为必选项。也就是说,未来用户想要注册成为会员发送弹幕或许不再需要这百道“二次元属性”的硬核考试,门槛没了,会员也就多了。

实际情况会是这样吗?降低门槛后带来的新鲜血液,是否会对B站现有生态产生严峻的挑战?

No.1 这100道题是B站生态的护城河

“我从2013年开始用B站了,但由于一直不能完成那100道题的考试,所以没能注册成会员,最后还是到14年初,大学室友帮我把这100道题的考试过了我才能正常发弹幕、留言和投稿。要不是资深二次元粉,这100道题的考试是真的过不去。”

对于B站会员注册考试,小周有着尴尬回忆。很显然,B站的会员注册考试机制提升了注册会员的质量,也将多数用户拒绝在会员制之外。

B站的成功来自于这群核心会员,那么试想一下,如果这个核心群体的氛围被冲淡或者或坏了,会是怎样的局面?

熟悉B站的人都知道,虽然呈现的本体是视频网站,但相较于传统视频网站,B站在某种意义上更像一个社区,一个属于二次元粉丝以及年轻用户群体的潮流文化聚集地。

而在B站的用户组成中,能够发送弹幕、留言、投稿的注册会员一直B站最为核心的价值所在。他们过关了一百道“硬核”试题并成为会员,很大程度上说明他们拥有相同的爱好,属于同一个圈层文化。

这一用户群体所提供的内容,留下的弹幕和留言,让B站拥有了今天独特的网站风格和社区氛围。这种氛围也让B站拥有了其他视频网站所不具有的极高用户粘性。

根据B站去年上市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平台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6.3分钟,正式会员第十二个月的留存率超过79%。这对于视频网站而言无疑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显然,超高的用户粘性和文化属性也是B站的核心竞争力,以及最坚固的护城河。其威力,在此前“B站用户大战蔡徐坤”事件中可见一斑。

由于B站up主对于蔡徐坤打篮球广告的恶搞,导致大量Ikun(蔡徐坤粉丝)的不满,众多粉丝相约“爆破”B站。但正是由于注册会员时这100考试题的阻挡,大量的二次元小白被阻挡在会员门外,无法发送弹幕也不能留言,因此未能对B站社区氛围造成丝毫影响。

另外,当时蔡徐坤经纪公司曾对恶搞的up主发出过律师函,对此B站官网随即作出表态——将对up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这种姿态,无疑让其与用户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

对此,一位B站老用户对懂懂笔记表示:“当时恶搞打球的视频很火呀,我也做了一个。虽然到最后也没听说有哪位up真的被起诉,但当时看到官方发出那样一个公告,我作为老用户还是很欣慰的。至于那些Ikun答不对题后只能在微博抱怨的样子,看着还真是挺爽的。“(捧腹,哈哈哈)“就是那种你看我不爽,但你又不能把我怎样的感觉。”

No.2 “原住民”不想拥抱大众

6月26日,在B站十周年庆典上CEO陈睿透露了未来两大展望:第一,为用户构建一个好的社区;第二,为优秀创作者搭建好一个让他们能够施展才华的舞台。

要实现陈睿这两大目标的前提,是B站必须健康地走下去,而作为一家商业公司,特别是一家上市企业,面对不断扩大的亏损,或许寻求进一步的用户增长,增加更多的营收方式,是其当务之急。

当触摸到二次元或者Z时代用户增长的天花板后,B站的目光也只能放到大众用户身上。当然,一部分年轻用户可能不懂什么是“2333”,什么是“雨女无瓜”,什么是“前方高能”。不明白很多梗,也就很难融入到原住民的文化氛围中。

一旦面向大众市场全面开放,而且是面向一些仅仅是喜爱漫画的年轻用户,可能会迎来两个文化圈层的碰撞和冲击。这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B站现有的社区氛围,打扰到“原住民”的用户体验。

但是,这种碰撞似乎早晚要到来。

显然,B站的“原住民”某种角度上来看是排外的。这一点从早期大量土味短视频和营销号出现在B站时,无数用户疯狂点击举报就能一览无遗。

刚刚走过十岁生日的B站,将会更加积极主动地加强用户总量的增长。而陈睿的目标是那些此前并不熟知B站的用户群体。或许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平台将会加强对以前不使用B站或未听说过B站的用户群体的营销。而且,这很可能是其优先级最高的任务。

对于开放会员注册,作为6级账号拥有者的骨灰级粉丝小周态度很坚决,他向懂懂笔记表示:“其实现在B站已经有很多营销号、封面党了,那种‘小学生’弹幕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首页的推荐都没法看。我现在更多时候只是看自己关注的up主是否有更新,或者看看排行榜上的变化。“小周强调,自己最生气的是发现一些特别水或者恶意搬运的内容,即便是点了举报最后也没被处理。

“现在这100道题比以前已经容易很多了,之前要硬核的多。但好在还有100道题的考试。一旦未来谁都可以发弹幕、留言或者视频投稿,不敢相信B站会变成什么样。“小周面露担忧,“如果这种无脑弹幕、留言、各种土味和内容很水的视频都冒出来,那B站和别的视频网站以及短视频App又有什么区别?”

B站的老用户不想打开自己的社区大门,但商业压力在前,这扇大门正被缓缓打开。

写到最后,忽然想到了百度贴吧。贴吧曾经也是无数年轻人相谈甚欢的地方,无数的梗和段子都是来源于贴吧的老哥们。但各种劣质内容和软广告的大量涌入,严重损害了贴吧的用户体验,也让其一步步走向消沉。

虽然目前B站尚未明确表态会放弃答题机制,但亏损的不断扩大和用户增长的压力,正实打实地摆在其面前。寻求增长是B站接下来必须要做的,无论最终陈睿如何选择,希望他能一切以用户体验为优先,不要为了增长而去伤害老用户的感受——即便老用户已经感觉如今的内容早已不如当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如果B站不再需要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