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 | 国产杀手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60分钟》节目,在中国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今年2月,他们采访了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主持人问他:“我听说你叫自己特斯拉杀手?”

李斌谦虚地摆摆手:

好了,好了。

《60分钟》播出后一个月,中国财政部公布了新的新能源车补贴方案,补贴退坡力度进一步加大。新政开始执行的7月份,喊着“弯道超车”的造车新势力们销售接近腰斩,重重跌回地球。

不仅是新能源车,经历十几年史诗般高速增长的中国汽车业,今年的销售都惨不忍睹。

敌人却已经打到家门口了。特斯拉位于上海的两个工厂9月竣工年底投产,年产能也许将是中国所有新能源车企的总和:

100万辆。

月销三位数的李斌,再也没说过自己是特斯拉杀手。最近一个月,他开始频繁地辟谣。刚刚过了4岁生日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们,遇到了诸葛亮写《出师表》时的局面: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造车新势力里销量第一的小鹏汽车,也在7月份遭遇了创立以来的最大危机。订购了2019款小鹏G3的车主,有的还没有提到车,就发现小鹏推出了新款G3:

续航更长,价格更便宜。

愤怒的车主扶老携幼,带着自己的宠物来到小鹏的总部拉起横幅。尽管何小鹏不断解释,甚至迅速推出补偿计划,但一些车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何小鹏,我拿了全部身家20万买了你的车!

没读完九年义务教育的包叔都看得出来,何小鹏就是小鹏汽车的创始人。

在横幅事件发生的那几天,他的第一感觉是困惑和不解。这位几乎没有经历过太多坎坷的典型IT男,大病了一场:

我和你一样,自己拿了全部身家20亿做了小鹏。

何小鹏跟雷军是湖北老乡。1999年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在外企干了几年后,与同事一起创办了UC。

他运气一直很好,赶上了移动互联最好的年景。UC刚创业时,同样做邮箱起来的丁磊,借给何小鹏八十万,还有办公室。在丁磊办公室,他认识了来找丁磊的李学凌。后来又通过李学凌,认识了俞永福。

俞永福之后成了他同事,李学凌和雷军成了他的投资人。

2014年,阿里用40亿美元的现金加股票收购UC。这宗交易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并购纪录,也让何小鹏37岁就早早实现财务自由。

有人评价他是互联网行业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之一。但在汽车业,他显然还是个青瓜蛋子。

决定入坑新能源车前,何小鹏也找雷军深聊过一次。雷军让他想清楚,一家新造车企业要干出来,起码需要60个月时间,难度比互联网创业高100倍。尤其是财务自由后的创业。

相当于住酒店从五星级改回到七天如家。

住如家的不容易,他很快就体验到了。从前那个滴酒不沾的互联网人,现在买了几千瓶茅台,因为见谁都要喝酒。

听他说了这个故事后,我马上去买了茅台的股票。没想到新能源车也能利好茅台。

8月,我们跟大病初愈的何小鹏在广州一家窗外正对小蛮腰的茶馆聊天。这个湖北IT男语速飞快,逻辑清晰。说完之后,偶尔会陷入一定时间的冷场,像是机器人要给自己充电。

UC期间他能躲在幕后,现在他逼自己接受更多的亮相,甚至公开炮轰过很多人的忽悠。

但如今,陷入忽悠舆论的主角,成了他自己。

我问他是不是太难了,所以急病了。他回答说:

不,是被我老婆传染的。

大学毕业时,他导师带着一车学生,给他们推荐了三家企业:外企亚信和两家国企。

车子最先开到亚信,何小鹏和另外3个人一起下了车。导师说:“你们想清楚啊”。其他俩人随后回到了车上。

他说,人生就是跳下车的一瞬间。


以下为访谈实录

兽楼处:怎么会出现客户拉横幅的情况?

何小鹏:原因有很多。我觉得我们最主要失误是,没有在流程、组织、售后服务甚至考核目标里,把“以客户为中心”这条主线贯穿好。

兽楼处不是因为续航里程吗?

何小鹏:可能大家觉得影响保值率了。还有就是迭代速度,我们这次2020款的交付提前两个月告知,但之前还是没做好,有些用户不能接受。我们应该做得更稳重。

兽楼处所以过去一个月最大的教训是什么?

何小鹏:原来做互联网企业没有经历过这种线下的疯狂,我个人心态也有蛮大波动。

互联网你只要有一点做得好,比如体验做好就可以了。但制造业或实业,20个点里3个点做不好,客户就炸了。

实际上“以客户为中心”可以分解出很多点和线。有些客户是在A点上出现的,有些客户在B点,一组合就出问题。

在中国,华为会讲“以客户为中心”,互联网企业哪怕是BAT,你看他们谁强调过这个?以后怎么贯彻“以客户为中心”,这是我的一个反思。

兽楼处补偿方案大家满意吗?

何小鹏:不可能百分百满意。

兽楼处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多事都没有秩序?

何小鹏:互联网公司比较简单、宽松、舒适、开放,且集中度很高。但车不一样,涉及的人太多,全国有200多个城市要交付车辆。

我们在某一个城市,流程可能是从总部移植过去的,但是这个地方的团队刚招20天。培训还没有磨合好,就开始服务用户。

如果一个人已经买过两台油车,第三台车的流程理所当然应该和前面是一样的。但前面两台车的流程成熟很多年了,我们新公司、新体系,变量太大。过程中有些客户会挺痛苦。他会反馈回来,我们也挺痛苦。我也想有秩序,但需要过程。

兽楼处中国的新能源车企有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掌握定价权?

何小鹏:做不到。互联网公司研发很贵,但是没有复制成本,也没有生产制造成本,更别提交付成本了。

制造企业,你造一件的成本假设是一万,可能造一万件的成本能降到两千,十万件成本是一千五,一百万件的成本是一千二。如果你能造十万件,你可以卖两千,是不是很赚?

但对不起,一个新企业,从零到十万,可能需要一年,可能要N年,那你怎么可能有定价权?你卖两千,之前每一件都会亏损。你卖八千,就根本卖不出去,等死吧。

兽楼处那怎么办?

何小鹏:核心就是规模。没有规模,就没有合适的价格。如果没有资金和方法陪你走到那个规模,别谈定价权了,你活都活不下去。

兽楼处研发一年花多少钱?

何小鹏:几十亿。

兽楼处其他新能源车企呢?

何小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我们的核心是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车联网、语音交互,这些我们都是自己开发。其他电机、电池、底盘都是集成。

其他企业说研发,你要看看他们的团队。一个五十人的团队,说什么都是自主研发,我们几千人的团队,都不敢说。

老牌车企投入很大,比如一些万亿收入的车企,会拿出5%-6%。很多新能源车企可能会达到10%-25%,有一些新能源车企的逻辑是反的,不在智能上做大投入,他在车上做投入。

兽楼处你说谁?

何小鹏:有些已经上市的,看他们的财报。

兽楼处看你和李斌经常秀恩爱。

何小鹏:幸亏他不是美女。大部分新能源汽车企业都是一起把“蛋糕”做大的,我不喜欢很多车企之间又狠又惨的竞争,我们互联网里面好多了。

兽楼处互联网公司之间互黑手段不是更可怕吗?

何小鹏:那是因为你不做汽车。

互联网公司,比如千团大战、千播大战,我觉得就是短跑。发令枪一响,大家一起跑,大概两年,最多四年,第一和第二就领先一大截。大家忙着冲刺,没精力绊你一脚或捅你一刀。

做汽车,扳机一扣就是十几二十年的长跑,你说吓不吓人?

兽楼处我看报道说你2014年见过马斯克,启发了你做电动车的原始冲动。

何小鹏:胡扯。我没见过马斯克。我给他写过email,他没回。

兽楼处你想和他聊什么?

何小鹏:那是很早以前,我还没有进入行业,想问他一个制造+科技的问题。特斯拉和小米都不错,虽然特斯拉跟我们有点小摩擦、小矛盾,但两家公司的股票我都买了,真心真意认为他们不错。

兽楼处已经不是小摩擦了吧。

何小鹏:他想拖慢我们的速度,但做不到。竞争也不会降低我对特斯拉的好感。我还是坚持认为创新的企业应该一起去把市场做大。特斯拉现在集中火力在30万到50万的车。我们集中火力在15万到30万的车。

兽楼处特斯拉在国内拿了很多优惠政策,包括建厂和贷款,你觉得公平吗?

何小鹏:我相信国家的考虑是有智慧的。

中国也好,全球也好,每个政府都是有政府资源的。如果一家企业合理合法地说,我需要一些资源,政府可能会给你,也有可能不给你。但是如果你不去要,基本上肯定是没有的。

科技企业包括我以前,基本上完全不去要。但马斯克这几年在中国成长很快。

兽楼处你成长快吗?

何小鹏:这两年我觉得我成长得挺快的。讲几个教训吧。

广州暴雨,江水回灌,10分钟我们的试制厂区被淹了,水深两米,里面有380伏的高压电。这个必须要供电局来关掉,供电局说大家都要关,你等我8个小时。

我们去开店,税务、消防、城管,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你就卡住了。一批零件,被交警扣住了,整个工厂就要停工。互联网没有这个问题。

兽楼处那你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

何小鹏:我到处去交新朋友,到处去与人为善。我以前不怎么喝白酒,现在我私人买了很多白酒,就是为了解决问题。

兽楼处所以买了几千瓶茅台吗?

何小鹏:我自己买的,公司没有这个预算。

兽楼处小米初期迅速找到了你刚才说的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的平衡点,你啥时候能找到?

何小鹏:汽车和手机差别太大。汽车的零部件数量至少是手机的十倍;手机不用管制造,生产、供应链、物流全都有人给你解决,销售可以纯线上,我们在线下开几百家店就需要一年。手机坏了,你寄回去修就行,汽车坏了,总不能说兄弟叫个顺丰寄回来吧?

所以小型电子快速消费品和大宗耐久消费品的起步周期完全不一样。汽车销售都是缓慢爬坡,需要时间和钱。当然,这是一个门槛。

换一个角度,谁的效率能更快达到10-20万辆左右,才可以舒舒服服养个工厂。

兽楼处新势力造车什么时候能到这个量级?

何小鹏:至少还要两年吧。做好基础,准备好钱,才有资格迎接这个时代。

我一直觉得2021年是智能电动汽车的春天。今天不是说比谁更聪明,我觉得在合适的时候,你站在这个赛道,并有一个相对可行的切入角,很重要。

我第一次创业,智能手机出来,是2007年iPhone出来,但真正智能手机快速起来,是2009年到2012年之间,然后2012年之后,就到了快速发展的下一个赛道。

智能电动汽车今天相当于UC的2008年。我觉得在这个时间阶段创业的人,只要不犯大错误,只要运气好一点,执行力高一点,就可能其中N家企业当中的一家到几家,能接得住。

兽楼处因为赶上大趋势了?

何小鹏:对。我觉得是时代创造了英雄,而不是英雄创造了时代。

兽楼处新能源车还在比较早期的阶段,这时国家政策退坡合适吗?

何小鹏:合适的。我去年年初公开发言,期望国家补贴政策退坡更快一些。有太多企业的产品构成,都是为了补贴设计。真正市场化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

这次退坡后,不管新的造车势力还是其他车厂,他们的价格并没有明显地往上涨,因为大家都在想办法如何降成本,如何把车做得更好,我觉得这是好的事情。

兽楼处他们说你不懂汽车,进入行业前有没有读一些书,比如一个汽车人的自我修养?

何小鹏:关于丰田和特斯拉的书,还有汽车发展史之类的读了一些,读到汽车基础原理就读不下去了,太吃力。

兽楼处我看你也读过马斯克的书,收获大吗?

何小鹏:不管华为、特斯拉还是阿里,成功道路上的重大失误和问题真多。事后你去看,好牛逼,他们这样解决了。但是如果你在解决之前看,你会发现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焦虑、痛苦。所以我很理解马斯克为啥会在公开场合抽。

有时候你会觉得这么特么的苦逼,我干这事儿干啥?

兽楼处最近有这种不如挂掉的时候吗?

何小鹏:就最近这次事件。那段时间他们所有人看到我,都不说话。

大家都很焦虑,我一说话就拼命地咳,对员工来说是一种非常大的压力。

作为创始人你很难去倾诉,跟家人倾诉,会让他们担心。跟同事倾诉,他们更担心。你找行业的人倾诉,有些人想帮你,有些人不一定想帮你,或者他不在这个局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兽楼处那怎么办,去庙里找方丈倾诉吗?

何小鹏:我会把它拆解出来很多问题,有些问题ABC去解决,有些问题去问DEF,有些问题我自己会看书,有些问题我会搜索。

在这样一个复杂问题上,起码有超过一百个朋友给我建议,其中大概有十个朋友的建议是很准确的。

所以劝大家没事别去干这么复杂的创业。

兽楼处还是喝酒最直接。

何小鹏:我的酒量就是二两。

兽楼处喝二两,到北方可能经常会被误会——你是看不起我吗?

何小鹏:对,所以现在喝三五碗把自己搞倒,然后别人会觉得你态度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兽爷 | 国产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