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耻辱,却是当下的英雄

原不想评价这个片子。

原因:这种片子就是钓鱼片,打着反资本主义的旗子,把劳资双方、中美双方黑个遍,导致选边骂的人一大堆。无论你怎么评价,都会有人骂你,这感觉就像你评价改革开放,提到贪腐污染,五毛骂你,提到祖国变强大,美分骂你。

所以直接评价我们的邻居日本。

为什么是日本?

因为三十多年前的日本企业,尤其流水线式作业的制造业,和如今的中国企业差不多一个熊样,弊端也一个样,你在《美国工厂》里看到的中国企业什么德行,那时候的日本企业就什么德行。

同样的年代,迈克尔基顿出演一部烂尾喜剧电影《超级魔鬼干部》(腾讯、爱奇艺可以看)。情节概述:日本企业带着日本管理人员到美国建厂,招收大批美国蓝领,日本员工和美国员工在工作、生活方式上严重对立,搞出一堆笑话,美方员工用“自由、民主、平等”成功感化没有人权意识的日本员工,最后造出一大堆不合格的产品。

当年看这个片的时候,对一个场景印象深刻:日本管理层人员带领美国蓝领工人做集体操,白衬衫黑西裤的日本人员一边做操一边号召下面的员工一起做,下面穿蓝色工装的美国工人叼着烟不为所动并相视而笑。

我和一起观看本片的老同学评价这个场景是:名牌高中的班主任指导烂大学就读的大学生。

对于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国度来说,威权、血汗、不计代价,是常态。对于一个过惯了大学散漫生活的国度来说,你让他重回高压的高中生活,他不适应。

而最有趣的,是后面发生的历史:

日本靠着“无人权方式”创造出来的经济奇迹,因为“有人权式的经济运作(政府放任自由经济)”吹起了泡沫,泡沫破裂,日本经济陷入沉寂,继而回归并加大“无人权方式”的运作,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三朵奇葩:终身雇佣制、年功序列制、企业工会制。

这三朵奇葩听起来是个很美好的事情,实际和封建王朝时期的婚姻制度一个样,企业是男方,你是女方,你想想一百年前的已婚女人什么样,就懂了。这里特别指出来的是,日本的企业工会,和美国的工会组织,完全不是一回事,说起来,日本企业工会的性质,更像如今中国的企业工会,它不是为工人争取福利的机构,只是帮资本家跑腿儿的。

而靠着制造业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在达到“再没有人有能力挑战它”的情况下,在“自由经济”大道上彻底放飞自我,舍弃制造业,追求利润更高更省力的第三产业(尤其是美元优势下的金融业),我们熟知的金融危机和铁锈带,就是这么产生的,有意思的是,美国政府对付金融危机和铁锈带的方法,师从“没有人权”的国度:政府强势插手控制金融市场、加大补贴与底层福利。

我们力气大点,把时间线拉回100年前,大工业时期的美国,制造业如火如荼的美国,噢,更没有人权,连童工都上了。

左,右,都会出事,最务实的做法是:在需要左的年代,要敢于左,并压制右;在需要右的年代,要敢于右,并压制左。明白这一点,你就不用看那些晦涩的经济学数据了。

你听说过衡水中学吗?它注定会在未来的某天成为“耻辱”的代名词,但现在,它是英雄。

最后,我要赞美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那个女人,我的母亲!

我的家庭,和英国oasis乐队里那对流氓兄弟的家庭差不多。

我的父亲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1995年下岗后什么活都不干,还经常给家里拉赌债和酒肉债。而我的母亲是个无比强悍的女人,1995年起去故乡附近的工业区打工,一己之力承担起一家四口的生活开销,尤其是支撑起我和姐姐两个人的高中学费与大学学费。2007年,她老了,干不动了,儿女也都就业,劝她不要再去上班,她不甘心,依旧和几个中老年女性去工业区干一些工资低的轻体力活,她说要攒钱帮儿子买房子娶媳妇,2015年,在城里按揭买了套三居室,她真干不动了,回家,一边帮女儿看孩子,一边逼儿子找对象结婚。

我老家附近的那个工业区,成立于1995年,号称“亚洲最大的板材基地”,沿着国道,绵延十几个村子,一夜之间开了几十家板材厂,他们从东南亚运来直径超过一米的原木,经过钻削切割涂胶压制,成为常用的三合板五合板,自1995年起,工业区周围几十个村子的农民,16岁至60岁,都变成朝八晚八的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周日休息半天)。

我读高中时,骑着自行车路过“亚洲最大的板材基地”,路边堆满缅甸、老挝运来的大直径木材,我最早理解的“全球化”,就是这个。

“亚洲板材基地”三个特色:1,脏乱差,没人管。2,拖欠工资的事情时有发生,没人管。3,老板骂人厉害,有一次把我母亲骂哭了,我父亲带着几个乡亲去工厂回骂一顿,当然,我母亲也不去那家工厂干了,换了另外一家,那地方不缺活儿干。

最心酸的一次,母亲做工时中暑了,被工友送回村子,那时候我读高中放暑假,带她去诊所,她坚持不去,说吃两颗冰棍就好了,我拗不过她,只好搀着吃冰棍的她回了家。

2015年,也就是我母亲彻底干不动的那一年,国家取缔了“亚洲最大的板材基地”,原因是环境污染,当然,如果1995年就查环境污染,这个工业区便从来没有出现过,几十万穷苦农民便从来没有工作过。这也是我为什么看不起柴静这类“知识分子”的原因。

姐姐大学毕业后,考取公务员做了警察,朝九晚五,周末双休,薪水和福利尚可。我大学毕业后做北漂,在白酒企业做策划文案,朝九晚五,周末双休,薪水一般,但比在“亚洲最大的板材基地”打工挣得多。我和我姐姐能有今天的生活,一要感谢那位伟大的母亲,二要感谢那个脏乱差的“亚洲最大的板材基地”。

我在豆瓣写过篇《世界上最糟糕的公司》,里面讲得全是真事儿,但文章评论里不乏“胡编乱造”、“故事编得不错”、“要是编得再黄点就好了”,对于一个没有亲眼见识过中国地方民营企业的人来说,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而对于一个亲身经历过“农业国转向工业国”历史进程的乡下人来说,即便发自内心地为《美国工厂》中的福耀公司感到恶心,也发自内心地感谢过恶心的福耀。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未来的耻辱,却是当下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