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啊!讲一个关于表哥的悲哀故事

@马茉莉:睡觉前讲一个故事,老家有个表哥,前年满的三十岁,那时候他在苏州打工,月薪4000徘徊。

这个表哥经历过传销,加盟,数字货币,可以讲能骗到人的东西他都被骗过。传销时期还给我打过电话,接通后第一句,「我带…带带…你赚大…大大…钱」,没错,他讲话还有一些障碍。

就这么一个人,去年结婚了,媳妇也是老家当地找的,人不太行,主要是脑子不太行。他们家办酒的钱,有一半是找我爹借的。办喜事时候,酒桌上她一人喝了大半瓶白酒,非要给我爸干倒。

席间她讲得最多的话是,「小姨夫,你不喝,就是不想我们俩口子好」,我爹每次还没来得接话茬,她就一整盅白酒下肚了。

她没有转身跳进西湖,因为她们家旁边最大的湖是一个直径五米的水潭子,夏天用来冰西瓜和啤酒,没空间容纳她140斤的身子。但如果她在杭州打工时候坠入西湖,也许会成为她最好的命。

结婚之后,表哥和她辞了工作,留在老家谋生。去年老家采石场生意很好,俩口子便都去了矿上。表哥开货车运输,她负责切石料,不得不讲,她脑子虽然不太行,但手脚是真的行,每天出的石头比男人还多。

一切就要好起来了,一切似乎就要好起来了。

直到表哥一次喝大酒,那天不该他跑车,但该跑车的人聚众开二八被依法戒赌了。表哥就去了,临行前如同一个将军,不知是因为喝醉酒走不稳道,还是因为他已预感到他的宿命。

货车翻下了水贵镇的悬崖。

好在当时是空车,表哥人没死,但摔断了一条腿,三根肋骨,左臂粉碎性骨折。我和我爹去看望他的时候,他在病床上用那并不流利的家乡话说,「钱钱…钱…暂时还还…还不上了」。

他老婆这个时候脑子突然又行了,「你说啥呢!你这情况小姨夫怎么会催你还钱?」

我表哥的一生已经过了一小半,这一小半人生里,他经历了起起伏伏,伏伏伏伏。有了一个不太幸福,但还算完整的家,可他始终逃不过大山生出的孩子的宿命。

这宿命一如大山本身,千疮百孔。

上个月我回老家避暑,有一天去他们家吃饭,他老婆在厨房忙活的时候,他躺在摇椅上,用仅能活动的右手,背着老婆看美女自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生啊!讲一个关于表哥的悲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