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与除恶

因为秋天我就准备辞职了,所以今年的年假我没去任何地方玩,而是宅在家里打几天游戏后,再回父母家住两天。不过昨天下午我回去时偶然看了一眼我家邻居的大门,发现他们家的门前已经长满了快1米多高的荒草,显然邻居家已经有几个月没人出入了。

于是在进了家门后我便随口了一句,邻居家梅大哥他们两口子是不是搬走了。

我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问一句:“敢情他们家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啊?”

我有些哭笑不得:“多大的事情啊,我都好几个月没回家,你和我爸不跟我八卦,我上哪儿知道去!”

老妈见我是真的不知道,于是兴致勃勃的跟我讲述了这件震惊全村的大事(以下情节均为我从我妈那里听闻,如果有与事实不符,就找我老妈去好了):

事情要从今年的端午节说起,那天上午我爸爸以前在村委会的老部下(根据名字的谐音,就起个化名叫李俶吧)拎着礼物西来我家拜访我家,我老爸正和他相谈甚欢时,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和撕打声音。不一会儿我妈从外面进来对我爸小声说:“隔壁小梅和他媳妇,那个事儿让小梅知道了。”

梅大哥的媳妇给他带绿帽子这件事儿,在我们村子里已经风言风语一段时间了,听到了风声的梅大哥在端午节的早晨悄悄开启了梅嫂的丢失定位功能,然后不动声色的送孩子去补课班。

对此毫无察觉的梅嫂就这样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直奔市区的XX酒店而去,一呆就是一上午……

梅大哥回到家里就这么坐在电脑前,看着梅嫂的手机信号停留在酒店一动不动,直到临近中午时,梅嫂不慌不忙的回到家,发现梅大哥已经站在大门前等着她了。憋屈了一上午的梅大哥自然毫不犹豫的上去就打,而猝不及防的梅嫂自然一边矢口否认,一边尖叫着喊救命。

当然我父母总不好意思直接向李俶去八卦这些事情,我爸爸一边对李俶说隔壁两口子吵架,我妈和几个邻居出去劝一下就好了,没必要太在意。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我父母的想象,虽然在几个邻居的劝说下,梅大哥停止了动手,但梅嫂那边却来了劲,指着梅大哥大叫:“你除了会动手还能有啥出息?告诉你,今天老娘不跟你过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接我走,你要有本事就再找个老婆去!”

梅大哥咬着牙说:“行啊,我倒要看看除了我还有哪个瞎了眼的能看上你,现在你把你那个姘头找过来,我成全你们俩,马上就离婚!”

梅嫂二话不说就给自己的情夫打电话,电话打通后,梅嫂开始说的话我妈没听清楚,但是说了几句之后,梅嫂的声音就变成了尖叫:“当初你不是说恨不得立即带我走吗,现在你又让我上哪里去冷静?”

这话喊出来后,梅大哥的表情立刻从愤怒变成了冷笑,而原本劝架的几个邻居见到这场景都尴尬的说了几句“有话应该好好说”,“没什么是不能解决”一类的话后悄悄地退开了。

见劝架的人离开了好几个,梅大哥立即抓起梅嫂的头发,往门口的大铁门撞,现场剩下的几个人都是我妈这样的中年妇女,完全拉不住。

随着更大的尖叫声和头撞铁门声传到我家,身为前任村支书的老爸再也坐不住了,于是让李俶在家里稍坐片刻,自己去去就来。

李俶见状哪里还能在屋里坐着,立即表示自己对待农村的家庭暴力的问题有着不少的经验,就这样一个健步先冲了出去。

而此时的门外,头已经被撞出血的梅嫂嘴巴上还依旧不服输,继续大叫:“你狂个什么,你以为老娘的相好就这么一个吗?实话告诉你,这个村儿就有,你再他妈敢打我,我现在就叫人收拾你!”

“行啊,现在你就喊,我看有没有人来救你!”梅大哥刚说完这句话,就听他背后有个人高声喊道:

“人在这儿呢!”——出来后只听了后半截话的李俶为了阻止梅大哥继续打人,先一嗓子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不顾周围人群异样的目光,挡在了梅大哥和梅嫂之间。

梅大哥有些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俶,然后很简单的问:“是你?”

李俶显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昂首挺胸的指着梅大哥说:“我啥我,我告诉你,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群打媳妇的,有啥本身不会冲外面使啊,就知道窝里横,你媳妇能跟你过才怪呢!”

最后这一句算是彻底让梅大哥爆发了,只听他怪叫一声就不要命的冲向了李俶。不过,论年纪李俶是个比梅大哥年轻了近10岁的小伙子,再加上梅大哥此前打媳妇已经打的筋疲力尽了,所以几个来回梅大哥不但站到任何便宜,反而被李俶撂倒了。

在气头上的李俶又踹了梅大哥几脚,见他彻底没了反抗的意图后,这才停手。然后转身对梅嫂说:“姐,以后你不用怕他,要是他再敢对你家庭暴力,你就来村委会找我!”

说罢和我父母打了招呼后,留下了一个自认为潇洒背影就径直地离开了,而余下的众人见状都尴尬的不知该说啥好。最后梅大哥憋屈的自己从地上起来后,一句话没说的回了家,而梅嫂不知是羞愧还是恐惧,总之最后没有跟着回家,而是向着反方向离开了家。

我听到这个结果后,询问道:“于是梅大哥他们两口子,就这么离婚了?这么一看,李俶这人也有太彪了,咱们村的未来堪忧啊!”

我妈:“别打岔,要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你想想梅家那小子被带了绿帽子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挨顿揍,这亏他要是吃下了,以后还能在这十里八乡的不成王八了吗?”

梅大哥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当天夜里七八点左右的时候,喝了一下午闷酒的他终于决定找李俶报仇。于是他直接提着铁锹晃晃悠悠的走到李俶家门前,发现他家的大门已经上了锁,砸了几下门没有人答应后,梅大哥拾起一块砖头直接飞进了院子,砸到了李家唯一亮着灯的房间。

随着玻璃被砸的粉碎的声音同时还有周围好几户人家的狗叫声,梅大哥趁着左邻右舍鸡飞狗跳的当口扯开嗓子大骂“姓李的,你TM有种的给我出来!”

然而事实上,李俶当时并没在家,而是带着老婆孩子出去吃饭了。梅大哥砸中的是同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弟弟李倓的房子,李倓是个外面跑长途的货车司机,端午难得回来和老婆团聚,被飞来的一转头砸中玻璃后先是懵了,然后听着门外似乎是有人骂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准备抄家伙和外面的人拼命——李倓从小在村子里就是个有名的问题少年,打架斗殴的事情一直没少参与,后来结了婚又有份正经的工作,安分了不少,但和以前的狐朋狗友们的联系也并不少。所以家里挨了一转头,又听到有人骂“姓李的”自然认为是自己仇家上门,而没想过自己的哥哥惹了祸。

好在李倓的老婆更冷静些,听到外面来者不善,一把将自己的老公扑倒,然后厉声质问他,对面要是好几个人,他跑出去了,再有人进屋奔着自己来怎么办?

李倓一想也是,一边守在房门口,一边打电话给自己所在的团伙大哥打电话,声称被找上门了,对方的人数和目的丢未知,“大哥”听到这话,二话不说立马安排了人来李倓家助阵。

不过门外的梅大哥显然没能支撑到李倓的帮手到来,已经醉的迷迷糊糊的他骂了没几分钟就回家睡觉了。

本来李倓老婆觉得,对方既然只是黑灯瞎火的扔了转头又骂几声,显然也没准备做更进一步的犯罪活动,准备当晚就这么算了,第二天找派出所处理就好。

然而李倓的“大哥”却自己脑补成了有人趁着最近打黑除恶运动高涨,自己的小团伙正在蛰伏时,对自己和弟兄们下手,当初的兄弟前来求助,自己要是真的这么算以后如何当大哥?

于是他一边安慰李倓夫妇好好过节,一面召集了大批手下,扑向了那个在他心里认定唯一一个会干出这种事情的敌人……

“听说那两拨人打的老惨了!”我妈最后评论道。“后来特警都去了,正扫黑除恶呢,你说这不撞枪口上了吗?”

我听到这里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最后我问道:“那最后这事儿是怎么解决的?”

“到第二天,差不多村子里的人也都把事情经过猜得八九不离十了,梅家这两口子一听说出个轨还酿成个黑社会斗殴来,都不敢在家这边呆着了,就直接跑了。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了。”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出轨与除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