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 ,谁还不是竭尽全力过一生

1.

我们先来定义一下,什么是中产阶级?

上次我写“一个中产的破产史”,里面提到的姑娘有房有车有不错的国企工作,有好几个人留言说“这算哪门子的中产?”。

有房有车有份稳定工作算不上哪门子的中产,那什么样算中产呢?

得像那个在暴风雨天气里崩溃的张姓编剧一样在上海拥有一套2000万的房子,出门有司机或者打车?

(截图来源微博,张编剧的老公。住不起两千万房子的我,是不是该瑟瑟发抖)

我问了下身边的朋友:

朋友A,在北上深有车有房有一定存款;

朋友B,有车有房有点钱,不生不孕保开心;

朋友C,有车有房有钱无贷款,出去旅行无负担;

......

BC的标准大抵算是约定俗成的标准,人们稍微努力一下可以够得上的生活。

A的标准直接把中国96%的人都排除出去。

你看啊,北京常住人口2154万,上海常住人口2418万,深圳1302万。

北上深常住人口加起来5874万,就算全部都买房买车有存款(实际当然不可能),在13.95亿的总人口数量中占比不过4%。

这样的标准简单粗暴明了,只是过于苛刻。

假定按照这个标准,四舍五入中国中产阶级等于0。

2.

我们接着照A的标准往下走。

北上深有房有车有点存款的人真的觉得自己是中产吗?

我有个老朋友,算是忘年交,以前没事经常约着一块儿出去玩,露营扎帐篷,海边吹风吃海鲜。

他是北京人,有车有房有存款单位不错工作稳定,按标准算中产。

大概3个多月前他查出肝癌晚期,然后在三个星期前过世。

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协和医院的急诊楼,没有病房没有床位,就在过道里支一小床,周围尽是来来往往的病人和护士,嘈杂而又冷漠。

当时只顾着掉眼泪,后来回家后我就想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如此没有尊严地曝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是我我能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

以苛刻的标准筛选出来的中产,哪有一点中产的体面?

而如果在生老病死的每一个关节,时时处于崩溃的边缘,又算得上什么中产阶级呢?

3.

之前有个读者说只要看到中产两个字,她就会点开文章看看。

她是BC标准下的中产,时时刻刻感到焦虑,生怕一不小心就前功尽弃。

房啊车啊存款啊理财啊带来的安全感是短暂的,而能带来长久安全感的东西目前尚未找到。

所得皆要借助一点点的运气和无数的努力。

不管是投对胎,生对城市,选对行业,还是在对的时间选择了对的资产,正是这一点点运气划分了所谓阶层。

(图片来源豆瓣小组话题)

不然那个一天接70单的外卖小哥,你觉得是不够努力吗?

可惜那一点点运气所带来的好随时有可能被打碎,中产的破产史几乎可以出一本书了。

与其每天在玻璃渣中找糖吃,在焦虑中寻找安慰剂。

我在想,不如放弃定位,好不好?

不再试图贴上精英,中产,或者别的什么标签。

该和生老病死对抗就对抗,该和艹蛋的经济趋势对抗就对抗,作为普通人,竭尽全力过一生。

来源:张妈读财 微信号:zhangmadc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产阶级 ,谁还不是竭尽全力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