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Airbnb房东

莫斯科的Airbnb房东。

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总是化着浓妆,视觉效果如同晚年的莉莉·布里克。前两天都没出现,都是老伴在招呼,老头剃着光头,后脑勺还有没好的伤口,隐隐流着血,从说话的样子判断似乎时常处于半醉酒状态,像是个退休的黑社会老大。第三天老太出现了,开始威严地问我去了哪里,接下来要去哪里,我每报一个博物馆或剧院的名字,她都要点评一番,格式差不多是我是何年何月与谁一起去的,体验如何。

最后一天走的时候,我准备打车去剧院。老太一听我要打车,马上说:我来送你。我说:多不好意思啊,您还要忙您的事情。老太:我不忙,我要挣钱的。

老太开车就和多数俄罗斯人一样,都是油门、刹车一脚踩到底的,所以我基本也都是处在仰卧或俯冲状态。前面有辆车右转弯卡住不动,老太开始长按喇叭,把头伸出车窗骂:“山羊会不会开车啊?”一般这种情况下前车的司机应该会用俄罗斯方式解决了,就是掏一把AK什么的冲过来,结果后视镜一看册那竟然是个老太婆,只能翻个白眼耸耸肩开走了。

我怯怯地问她驾龄多少年了,她云淡风轻地回答了一句五十(PS,30年代莉莉·布里克也是莫斯科全城唯一的女司机),然后开始骂现在的莫斯科人都不会开车,莫斯科的出租车司机全都是中亚来的,他们全都是Yandex的奴隶,这些司机驾照都是在中亚用100美元买来,这些山沟里什么都可以用100美元买,你在莫斯科撞死一个人,然后躲回你的山沟里就可以了……然后老太突然方向盘一扭,来了个实线直角变道,一边变一边骂: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这条道明明是空的,可是所有人都要堵在旁边的道上。我每次开到这里都要要车窗骂他们,这里既没有交警也没有探头,你们这些胆小鬼都在怕什么!

然后油门猛一踩,在花园环路上飙到了80。导航提醒说前方有探头,限速60,我说您这样真的没事吗。她说,可以超20,这就是我喜欢莫斯科的地方。然后开始接电话,一边还时不时用另一只手调导航……电话挂掉后,我问这是不是你的中亚房客啊,她中亚哪里来的,答曰土库曼斯坦(啊,又见到了活体土库曼人,激动!),完全是个山沟,所有人都被山羊总统洗过脑了,这一个(她的房客)稍微好一点,但终究还是被洗过的。

然后话锋一转,开始说住在她公寓里的某远房亲戚:你以为俄罗斯人就不被洗脑吗,喏,这家伙天天就抱着电视机看国营电视台的新闻和政论节目,已经无药可救了,动不动就来和我们说,美国人都穷得在要饭,欧洲更糟糕,马上就没有欧洲了。我说你他妈去过美国,去过欧洲吗。她说虽然我没去过,但我比你们都懂。她再看这些东西我就把我们家的电视给停了。

到了剧院(果戈理中心)停车后,她要我回家后给她写写观后感。“18+的东西就不要写了,你也知道这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差点被这蠢猪当局送去坐牢了。”

彼得堡的Airbnb房东。

四十岁上下的大龄男青年,数学副博士,中学数学老师。

开车带我去做签注,一路无言,油门踩到底,刹车踩到底。

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请问,在中国传统戏剧中,是不是反派人物都使用非常规形状的剑(dao),而正派人物都使用直线形状的剑?比如说,三国时代有一位军事统领,他带着年幼的皇帝在中朝边境附近活动,虽然一般被描绘成反面人物,但却对中国的统一做出了许多贡献(我:……Tsao Tsao?他:对!!!完全正确!)。这位将领在传统戏剧中,就一直使用dao,可是我研究了一下考古学资料,在汉朝的时候,中国的军事力量使用的兵器主要都是dao,那么为什么要突出Tsao Tsao使用的是dao呢?您如何解释这个现象?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莫斯科的Airbnb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