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姆鄙视链

来源 | 人间像素

微信号 | lucanighttalk

我家阿姨又有新快递上门了。

在请阿姨以前,家里收快递最多的是我。出差不在家的时候,快递员问我妈,这几天 xxx 快递少了很多,是不是不在家?

现在,最清楚我家阿姨休假时间的也是快递员。

买买买几乎成为了阿姨们在工作之余最喜欢干的事。前段时间,美团点评和智联招聘发布了一个《2019 新职业人群工作生活现状调研报告》,提到最舍得花钱的新职业人群也是月嫂和育儿嫂们,他们通过“买买买”为自己高强度的生活减压。26.67%的月嫂每个月在休闲娱乐上的消费超过 2000 元,每月休闲娱乐方面的消费不低于 500 元。

58 到家、好慷在家等多个家政平台的数据显示,目前一个金牌月嫂的价格最高能超过两万。育儿嫂的价格在一线城市的收入一般在 6000-12000 不等,每个月有 4-5 天假期。

细数我家阿姨的包裹,大部分都是护肤品、生活用品、保健品,还有一些通过海淘或代购买的衣服、零食,是给在老家的孩子的。她们自用的护肤品,均价也不低,

有一次出差,阿姨让我帮她带一瓶兰蔻的粉水,还强调必须是法国产的。这让我很尴尬,因为出差时她让我帮她随便买一些我觉得好的隔离霜,考虑到阿姨的收入水平,我给她选的都是均价一百元左右的品牌……看来我还是想得太天真了。

显然,阿姨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但这笔钱,雇佣阿姨的妈妈们还是花得情愿。

有娃以后,要不要请阿姨就成了几乎每个妈妈群们一定会讨论的内容。达成的共识也是惊人的相似,就是“一定要请”!

一个中年家庭的生活质量,是以有没有请阿姨作为分水岭的。

有了阿姨,还是职场女性的老母亲们就不用天天在厨房打转,也不用因为与家中帮忙照看孩子的老人们因为养育孩子观念差异破坏家庭和谐。更重要的是,有了阿姨,妈妈们才有自己的时间去工作,才能保持属于自己的职业生涯,以及和丈夫之间难得的二人时光。

一个好用的阿姨却是十分抢手的。我和妈妈们、以及在家中照顾孩子的老人们聊过,得出“好阿姨”的标准是:有一定文化水平,家境不能太差,会烧一手好菜(还必须和家中老人口味类似),话少情商高,有耐心,能够和家中每个成员都能和谐共处,洁癖,精力旺盛,还得长得好看。

甚至还有些妈妈提出,希望阿姨会一些基本英文,或者懂一些目前主流的育儿理念,最好还会一点乐理,能教孩子弹弹琴。

我家的阿姨告诉我,目前市场上阿姨供不应求——行情早就不是雇主选保姆,而是保姆选雇主了。我的阿姨就是自己“炒”了上一个雇主,然后才来我们家的。

传统理念里,保姆只是一个协助家庭保洁、照看孩子、帮助做饭的角色,但随着雇主群体本身的经济条件提升,雇主们的需求变得更加个性化、多样化,对阿姨的要求也变得更加复杂,保姆以往简单的家庭辅助功能被逐渐细分,甚至衍生出技术含量更高的要求。

带着这些好奇,我和许多阿姨和雇主聊了聊,发现这背后还有更多有意思的故事。

1

燕儿今年只有 33 岁,比雇主只大不到两岁。

今年 1 月,她炒了上家,到新雇主家里“下户”(下户是行话,指被派到雇主家里工作这个行为)。

她原本是个月嫂,满月前的孩子其实事儿少,只要换尿布和按时喂奶就行,顶多夜里比较难捱,但多年经验让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

离开上家的原因不是因为孩子多难带,是因为雇主的家庭环境。

一次雇主夫妻吵架,把她吓得不行。夜里三点,男雇主突然把家里的花瓶砸烂了,拿着花瓶碎要挟女雇主要“杀了她”。女雇主哭得声嘶力竭,跑到阳台大喊“过不下去了,我现在就跳下去你信不?”

燕儿抱着不满一个月的孩子,在隔壁的房间吓得不敢吱声。她满脑子想着要不要打电话报警,又担心这只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日常吵架,贸然报警会不会害她反而丢了工作。她一边安抚着哭泣的孩子,一边心脏狂跳,贴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雇主的妈妈敲门进来了。再没多久,全家都安静了。

第二天,一家人跟没事似得坐在一起吃饭,再也没提过昨晚的事情。

但后来燕儿还是决定,提前中止这份合同,哪怕需要付一些违约金。

“保命要紧啊!”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考虑的是接下来要排的单都会收到影响。

除了夫妻吵架、婆媳吵架,甚至全家人一起排挤阿姨的情况,燕儿都见过不少。她跟我说,有一次她在一个雇主家工作,家中老人甚至掐着表算她洗了多长时间的澡,超过时间就扬言要扣工资,因为“浪费他们家水钱”。

有时候,有些老人觉得请了阿姨已经花了一笔不少的费用,所以在吃和住上特别严格。有的雇主本身出手阔绰,一个月给燕儿开一万五的工资,但只要雇主不在,家里老人就给她吃剩菜剩饭。“过的特别没尊严,跟狗似的”。

其他阿姨在群里怂恿燕儿,“你拿着一万多的工资,干嘛要受这个气”。

阿姨们私下都有一些群,互相介绍一些不需要通过中介扣费就可以找到的私活儿。

在群里阿姨的介绍下,燕儿辞掉了上一份月嫂的工作,转去另一家做育儿嫂。育儿嫂的工资只有月嫂的一半,七千五百元,但实际两份工作到燕儿手里的收入并没有差太多。

如果是通过中介机构“下户”,中介会抽走工资的 35%左右。一万五的工资,最终到手不到一万。况且月嫂的活不是连续的,碰上产妇提早或者推迟产期,就可能导致下一单没办法接上。育儿嫂就不一样,稳定的话,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总体算下来其实比做月嫂的年收入还高。

“在家政这行,如果做的不是金牌月嫂(有各种证书,价格超过两万),那做普通月嫂,还不如干一个育儿嫂,晚上能睡整觉,雇主一般也会更加照顾一些,经常有些小恩小惠”。

燕儿对我说,新雇主很喜欢她,她孩子生日时候雇主还给她送了一套价值五百多的乐高,逢年过节也有红包,过得比以前好多了。

2

在和燕儿聊完我隐约体会到,保姆行业存在不成文的雇主挑选规则,但从小慧身上我才真的感觉到“保姆鄙视链”的存在。

小慧主要负责照顾的不是老人,也不是孩子,而是狗。

雇主家养了三只大型犬,分别是阿里斯加雪橇犬、边境牧羊犬和金毛,每只狗都有个洋气的名字。雇主经常出差,一个人居住,小慧需要负责家里的卫生保洁,早晚遛狗,给狗安排三餐,以及按时带狗去宠物店洗澡、美容。

雇主家住在北京顺义后沙峪的中央别墅区,具体哪个楼盘小慧没有告诉我,但我搜了一下链家,那边的别墅均价在 7 至 8 万一平左右。

大部分时候雇主都不在家,小慧会给自己点外卖或者直接在附近的餐馆用餐。我和小惠约在附近的中粮祥云小镇见面,据说这里经常能见到明星。她选了一家均价在 300 元左右的“北平花园”,点菜时候和我推荐这里的“惠灵顿牛排”很好吃。

她跟我说,其实很多阿姨都看不上专门给人看狗的活儿:“要么是怕狗,要么是心里觉得不平衡,但我觉得没什么。”雇主把狗当作孩子,“我和工作和看孩子没啥两样,狗比人可简单多了”。

她的很多朋友常常和她微信抱怨,和雇主家中老人很难相处。其实雇主多半不那么难沟通,因为付钱的是雇主,面试和敲定合同的也是雇主,一般的阿姨需要做的事情都有明确的指示。

但老人就很难沟通,有时候做饭咸了淡了都要抱怨,衣服洗了没有把里子翻出来也要抱怨,叠衣服没有按老人的习惯来叠也要抱怨。许多老人对阿姨做的事情不以为然,甚至在家里直接称呼保姆“那个女的”,让阿姨干活非常没有尊严感。

“其实我也理解,老人们本身也需要存在感。他们觉得请阿姨来以后,他们能做的就少了,偶尔就需要通过批评阿姨来换取一点存在感,但就是有时候说话实在太难听了。”小慧说。

“雇主一般都忙,请阿姨帮忙照看家里,就是希望回家事儿少。”小慧说,但如果保姆经常和老人起争执,雇主一般都会顺着老人而更换保姆,所以很多保姆在下户后的试用期内,非常在乎和老人之间的相处关系。

小慧告诉我,一般有洁癖的老人,或者少了老伴的老人,都需要小心,因为事儿特别多。所以保姆圈内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照顾小宝宝的活儿一帮抢着要,但是照顾老人的,甚至是照顾生病老人的,费用又不高又容易受气,能选的情况下就不要去。

此外看小区的条件也大概知道雇主的家庭情况。一般来说,住在顺义后沙峪的,说明家境殷实、雇主文化素质高,多半好相处。住在望京的,有许多外国雇主,需要文化条件高一些的阿姨,那里的雇主大多也喜欢选择菲佣。

最麻烦的是住在丰台、回龙观、亦庄等的雇主,他们一般是长时间在工作,阿姨大部分时候需要和老人一起照顾小孩,和老人相处的时间久,也最容易出口角。

3

最后我找到了在家政公司工作的赵元,发现原来雇主们在选择保姆的最初就被潜在筛选了。

赵元所在的家政公司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大的互联网公司,每天收到相当多的保姆需求。他告诉我,目前雇主都喜欢较年轻的保姆,因为这些保姆更有体力,情商也高一些,懂得如何和家中每个成员和谐共处。

由于大部分请保姆的需求来自于家中的妈妈,所以相对年轻的阿姨也更能够和这些妈妈们聊到一起,更能体会妈妈们的立场,也就深受妈妈们的青睐。

但实际的保姆市场情况是,初级保姆一般超过 50 岁、 文化素质不高,没有太多技能,也时常因为个人原因说辞职就辞职,流动性很强。这类保姆一般要价也便宜,在北京初级保姆的价格在 5000-6000 元之间。然而,对普通白领家庭来说,这已经算比较大的开销了。

赵元所在的家政公司近期开始寻找一些更加年轻的阿姨,但并不容易。“年轻人能够选择的职业更多,保姆在大多数人心中还是低人一等,所以很多机构把保姆重新包装,改叫育儿嫂、金牌月嫂等,就是为了吸引更年轻的群体,让她们从心理上更接受。”

与此同时,类似保姆虐童拐带儿童的新闻的情况层出不穷,让雇主对保姆们的文化素质提出更高的要求。“大部分雇主希望保姆的文化学历在高中及以上,甚至希望是本地人,但在北京这个情况几乎很难实现,大部分北方周边地区来的保姆文化素质只达到了小学。”

这样一来,对他们进行再培训的难度也比较大。很多雇主提出的要求,像年轻、学历稍高、普通话标准、甚至可以给孩子讲故事唱唱歌,听起来要求不高,但在市场上就是一直供不应求。

在赵元的家政公司,年纪在 30 岁至 40 岁之间的阿姨一直很抢手,她们的薪资也最高,有的经验丰富的育儿嫂能够达到每个月 1 万元。

“任何行业都可能存在鄙视链,”赵元对保姆鄙视链的说法并不意外:“能力高的人就会挑活儿,条件不好的人有活儿就上。”

照顾狗的看不上照顾小孩的,照顾小孩的看不上照顾老人的,照顾老人的看不上照顾病人的,这些都是保姆行业最显而易见的鄙视链。

此外,上文的燕儿还跟我说道,和她同龄的保姆,有些甚至对雇主的文化水平和职业也有自己的评估。“大学毕业的肯定比高中就出来打工的人好交流,做医生律师素质高,做领导的给钱多,这些都比企业里给人打工的(雇主)好”。

听完这些话,还在“企业打工”的我深深低下了头,并暗自决定对家中的保姆更尊重一些,不然她要是跳槽了,短期内我就很难找到新的保姆了。

(应受访者要求,燕儿、小慧、赵元均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北京保姆鄙视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