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网红支配的杭州,正在失去什么?

作者 | 金克丝

来源 | 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

如果你身处杭州,周六日逛个街,绝对不能错过这样的“精彩”。

在湖滨银泰,一定会有一大波拿着相机到处游荡的摄影师。这时,一个漂亮小姐姐迎面走过来,突然来了个后空翻或者当街劈叉,让人惊掉下巴;或者,前一秒还在和摄影师热聊,下一秒就拿着杯奶茶,假装被偷拍到,捂着嘴害羞偷笑,演技直逼影后。

▲图说:当街劈叉已经被玩成一个梗(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样的短视频,在某音上大家肯定刷到过不少,但镜头外看去,只有满眼的“尴尬”。网友@晚睡男孩洸洸 的描写最为传神,一起来感受下:

杭州西湖、来福士、嘉里中心、湖滨银泰......几乎杭州所有的景点和商区,都被拍视频、照片的网红,或热切想成为网红的素人们攻占了。

俗话说,杭州有三宝,短视频、直播、开淘宝。几乎所有与电商有关的网红都绕不开杭州。

杭州,正从一座文艺气息浓厚的文化历史名城,迅速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红聚集地,是名副其实的“网红之都”。

从“电商之都”到“网红之都”

为什么杭州会有那么多网红?这一切还得从杭州的电商经济说起。

杭州人喜欢问一个问题:“到底是马云成就了杭州?还是杭州成就了马云?”。不能否认的是,阿里巴巴的确已经成为了杭州的一块“金字招牌”。如果把杭州的电商行业比作太阳系,那么阿里巴巴约等于最亮的那颗恒星,其他大大小小的电商在恒星周围运行。

浙江人是出了名的会做生意,这里民营经济发达,有各种各样的工厂生产小商品、衣服饰品......而聪明的浙江人就通过电商把这些东西卖向全国。

▲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是中国服装最大的批发市场之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数据显示,在全国的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中,销售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电商有50%在浙江,而这50%中,又有8成在杭州。

在“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氛围感染下的杭州人,几乎开启了“全民创业”模式。5年前,仅仅是在淘宝注册登记的杭州个人卖家就高达41万人,这相当于每20个杭州人里头,就有一个淘宝卖家。

开网店,尤其是开服装店,必不可少的当然是展示衣服的模特儿。2003年,和淘宝一起出现的,是一个崭新的职业——淘女郎。

而这些淘女郎,就是后来网红的主体。

淘宝初始,很多人对电商还是持观望态度,淘女郎也是个没什么热度的职业。直到2012年底,电商迎来大爆发,人们开始看到一个好的淘宝模特的商业价值,这个行业进入黄金期,好的摄影师们也走出了婚纱摄影棚,给淘宝模特们拍片。淘女郎产业走向成熟。

那时候,全国各地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姑娘们涌向杭州。一个抢手的淘女郎年收入几十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而一些比较有生意头脑的淘女郎也不想只做个打工仔,自己也开起了淘宝店,为自己代言。那些行动早的,现在几乎都成了粉丝百万的网红店。

到2015年,网络直播成了风口,2016年,短视频汹涌来袭,网红经济开始大爆发。

而杭州,正好成为了电商产业和各种文娱风口的交织点。

网红赚钱?00后来杭淘金

在杭州,网红已经形成了聚集效应。

她们通常聚集生活在同一个小区,这些小区往往安保好,离商业街很近从而方便网拍,当然,房价相应也会更高,不过以网红的收入来说,对这点钱并不敏感。

房地产销售最欢迎这样的客人。一位本地房地产销售说,每次有新楼开盘,就有很多网红结伴来看房,而且房款基本一次性付清。现在甚至有很多的楼盘,打出了“网红根据地”的概念进行营销。

这条产业链比你想象的要长,网红靠流量卖货赚钱,而有人靠网红赚钱。

例如,有人在杭州盖起了网红拍摄基地。

一个由旧厂房改造的3000平方米左右的网拍摄影基地,有200多处室内外的布景。这里的布景元素按照互联网的方式进行迭代更新,每一个季度就会根据当季流行,做一次小的更换。

巴洛克式不流行了?行,那就换成北欧极简风。

今夏流行牛油果色?没问题,那就把背景墙刷成牛油果色的。

在拍摄基地扎堆拍摄的网红们,大多数是年轻女孩儿,她们似乎都有看上去差不多的瓜子脸高鼻梁,一分钟就能轻车熟路地摆出十几二十个pose,使用的拍摄设备可能就是一部手机。在淘宝上或者社交网络上,她们或许拥有百万粉丝。

在杭州,有很多专门生产网红的经纪公司,这当然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很多看准杭州网红经济,却无有身家、初来乍到的创业者,就打起了“蹭网红”的主意。

杭州街头的很多摄影师,就喜欢拿着相机蹭网红,但大多数时候也只是瞎溜达碰碰运气。运气好的时候,能拍到大网红,给账号带来很多流量和涨粉;运气不好的时候,就会一无所获。

网红大多是00后,摄影师里也有不少00后。

在澎湃新闻的报道中,18岁的小陈也是网红创业大军中的一员,今年3月,他拿着15万的积蓄来杭州闯荡,成立了一家专业打造网红的mcn创业公司,主营网红的包装策划。

为了省钱,小陈一个人身兼数职,拍片剪片,每天下午两点上班,出门拍完剪完已是夜里两三点,再刷刷手机看看数据,平均下班是三四点之后,早上8点多回家睡觉,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三到四个小时。

小陈说,街拍的要诀就是看第一眼能不能吸引你。

大街上邀请一个陌生女孩儿街拍,一般配合和拒绝的比例是3:1,毕竟想火的人还是占大多数,而被多拍一次就多了一次曝光的机会,也多了一分火的可能。

▲只要能火,高难度姿势又如何?(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在,小陈的账号有三万多粉丝,只能算不温不火。而15创业资金早已花光,还跟朋友借了三四万交房租发工资。

这个才18岁的男孩,现在正处于矛盾之中。一方面觉得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方面又觉得必须得干出点什么,不能就这么狼狈地回家。

像小陈这样被网红经济吸引来杭州创业的年轻人还有很多很多,他们一无所有,又渴望借着这股东风,平地起高楼。

杭州失去了什么?

今年4月3日,超级网红张大奕作为第二持股人的如涵控股——一家来自杭州的网红电商公司,登陆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交易,发行价12.50美元。

虽然首日就破发,但即使按照收盘价7.85美元来算,年仅31岁的张大奕的身家也已经接近9000万美元(近6亿元人民币),妥妥财富自由的富婆一枚。

这位淘女郎出身的网红,一部成名史基本完美卡位杭州电商和网红经济发展的每一个红利期。

2014年,张大奕和如涵控股的创始人冯敏合开了第一家淘宝网红店。张大奕负责台前,而冯敏负责幕后管理,两人配合默契,两年内就把店开成淘宝上最有人气的店铺之一。

2016年双11,张大奕网店成为淘宝第一家销量破亿元的女装店铺,阿里巴巴也于同年花费3亿入股了如涵控股,让这家公司的估值一度飘到了31.3亿元。

作为中国第一网红电商,如涵的成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目前其旗下有100多个网红,近2亿个粉丝,年收入近10亿元,其中,仅张大奕一个人就贡献了超过一半的收入。

▲网红张大奕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何复制下一个张大奕,是以如涵控股为代表的杭州大大小小网红电商公司正在面对的难题。

网红堪称“行走的赚钱机器”,张大奕这样的大网红,赚钱能力甚至超越了很多小明星,可以说为杭州GDP做出了卓越贡献。

但是,虽然网红的捞金能力很强,其社会影响力似乎与之成反比。

街拍模特占用商场母婴室作为化妆间换装间,或者索性在公众场合换装;网红Saya放狗咬孕妇......不难发现,这些让人嗤之以鼻的负面新闻的女主角,都是从杭州走来。

▲2018年,为了拍某音,杭州滨江江边粉黛被踩烂 (来源:都市快报)

城市是生活的舞台,人人都有表演机会,而城市的风骨也由生活在这里的一个个人体现出来。

杭州网红,为这座城市的经济注入了新活力,但似乎也让这座文化古都,失去了原本那份诗意隽永的韵味。

不知这取舍之间,对于杭州来说是否值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被网红支配的杭州,正在失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