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女性为蹭饭而赴约会,我们的恋爱如何降了级?

横亘在“恨嫁恨娶者”和“不婚主义者”之间的一些年轻人,爱无能。等到深情被辜负,爱的欲望被消解,依然安顿不了身心,放置不了灵魂。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这届年轻人谈恋爱是不是降了级。

如今,我们身处一个盛产新词汇的时代。各种网络流行语、饭圈缩写层出不穷。

近期,国外的一本《社会心理学与人格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研究就又创造了一个新词:foodie call,即为蹭饭而不是出于浪漫或者爱情而赴约会。该调查了357名异性恋女性后发现,33%约会者都有“蹭饭约会”(foodie call)行为,而这些人黑暗性格指数(马基雅维利主义、冷暴力、心理变态倾向)往往更高,在一段关系中更具欺骗性和剥削性。

饮食男女,恋爱必修课无外乎吃饭、逛街、看电影,而恋爱中的约会本质是两个人互相沟通了解的过程,是一拍即散还是一拍即合,一顿饭就可以测出来。那么问题来了,男女生第一次约会吃饭时,究竟该怎样付款?

恋爱经济法则:你消费,我买单?

长久以来,在人们的默认观念里,约会的时候就应该男的付钱。这仿佛成了一个默认的传统,一直沿袭至今。

纽约城市大学的心理学家梅丽莎·科恩(Marisa Cohen)的一项调查解释了为何约会时男生付款成了默认潜规则,因为当女生与男生进行第一次约会时,她们通常觉得:如果一个男生愿意为她付款,那么这个男生喜欢她的程度应该会比较高。

也就是说,在无法快速判别爱的深浅时,一个直观可量化的标准就是对方愿意为自己付出的金钱的多寡。

但美国人际关系指导师马修·胡赛在一次TED演讲里提出了质疑。他认为让男生付钱完全是一种双重标准,这种态度体现了一段关系的不平等。

在女性无法工作,没有私人财产的年代,由男性付账天经地义,因为社会不允许女性在经济上独立。

但时代的风向在悄然逆转。随着女性经济和社会地位的不断提高,一种更自由、自主的女性形象正在崛起,经济上的独立,灵魂上的平等的新时代女子力更为都市白领所崇尚。

“现代女性恋爱时不能占对方便宜”成为情场的新政治正确,女性完全有能力为自己的消费负责,“口红包包我自己买就可以了,你只要给我爱情就好”是她们的态度宣言。还用绅士与否的老一套价值观来捆束男生的付款行为,太过理所当然。

就连韩剧里都从霸道总裁准备心动晚餐变成了小姐姐请小奶狗吃饭,2018年大火的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丁海寅饰演的男主为了靠近孙艺珍饰演的女主,多次让姐姐请吃饭。成熟事业型小姐姐与温柔贴心小奶狗在餐饭间就这样擦出爱情的火花,没有在付款的问题上你推我让,因为真心喜欢,女主愿意掏腰包,男主也会贴心地把帐给结了。

在一段暧昧或者恋爱的关系中,吃饭付款从来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平等真诚的态度。拥有3.9亿用户的交友软件Badoo,该公司一项最新研究调查了2000多名18-30岁的英国女性就证实了当下男女约会买单的新趋势。结果显示,65%的女性愿意在第一次约会时自己付账。

因此,网络上热火朝天的讨论也对该调查发出了质疑,认为这是对女性群体的刻意丑化,很多女性并不是这样肤浅,并且样本量过少不够客观。虽然这则国外的357名女士的调研数据并不能代表所有人,却也反映了当下爱情降级的轰轰烈烈与势不可挡。

走向畸形化的男女关系,
这届年轻人爱无能

所谓的“恋爱降级”,是有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都市男女青年越来越不敢在感情中确认关系,给出承诺,取而代之的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最终因为另一半不堪忍受而决定终止关系。

曾经,偶像剧里,高档餐厅里的觥筹交错,烛光晚餐下的浪漫约会,构建了一代人的爱情美好想象。而今,像这样的男女关系可能走向畸形化,夹杂着金钱与数字的考量,资本与利益的纠葛,不管是大数据配对,还是购物车清单相亲,经济水平都是硬道理。

从《奋斗》、《蜗居》到《裸婚》再到《小时代》《欢乐颂》,一条现实主义的草灰蛇线在爱情的进化路上被逐渐描绘出来。

不得不承认,几首情诗、一块巧克力就可以俘获女神的芳心的纯真年代已然逝去,恋爱成本水涨船高,而现代人在情感的天平上,砝码已经倾向于物质。如果说《三体》里,歌者文明对于地球文明是降维打击,那么金钱对于爱情的腐蚀,亦是如此。

几年前我们还在抨击《非诚勿扰》里的嘉宾“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话语惊人,几年后我们发现这类拜金主义导向的择偶观依然存在。顾里在《小时代》里霸气的宣言:“没有物质的爱情只是一盘沙,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于是乎,在功利性的价值导向之下,恋爱世俗化、相亲物质化、结婚利益化,从前慢,只爱你有趣的灵魂的故事愈发稀少,但再多的权谋与话术,钻石和黄金,也抵不上一颗真心的分量。

《红楼梦》中宝黛相见,只消一眼,只用一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便将一生的眼泪还与他;《牡丹亭》里杜丽娘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为柳梦梅消得人憔悴。

只是这种神仙般的恋情终是神话。绿帽文化在网络上风生水起,选择原谅TA泛化蔓延,天长地久抵不过宝马香车,物质时代的爱情,始于转账红包,终于经济纠纷。被彩礼压垮,被出轨毁灭,最后也逃不过分道扬镳的宿命。

约会付款的小问题,其实烘托着当下爱情格局观的变化。仍然有女生认为“约会不主动买单的男孩,就分手吧”,也有男生觉得“约会三次,如果这个女孩还不掏钱,我就不要她了”,“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的调侃可谓是对当下婚恋心酸的形容。

当爱情与一顿米其林大餐挂钩,与YSL口红、roseonly玫瑰折合,求生欲满满的男友们在每个情人节、520、七夕之间挣扎着送女朋友什么礼物,在每个月初看着花呗和上个月的账单痛心。

对于这届年轻人来说,恋爱使我贫穷。月薪三万,在北上广深谈不起恋爱的比比皆是。爱情和真心对他们来说是奢侈品,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不说别的,买房,就可以轻易打败当代爱情。所以一些人不谈恋爱,只谈性价比。

他们贯彻着“在爱情里,先说出口的那个人,就已经输了”的原则,把不相信爱情当做骄傲的宣言,在“云恋爱”“磕CP”里寻找每日的快乐源泉,亲密关系的开展依靠陌陌、探探和Soul,约炮、聊骚只需要点开查看附近的人,他们可以谈论很多事情,却对爱情闭口不提。

横亘在“恨嫁恨娶者”和“不婚主义者”之间的一些年轻人,爱无能。等到深情被辜负,爱的欲望被消解,依然安顿不了身心,放置不了灵魂。

王朔在《顽主》里说:“我已经过了为了一顿饭什么都不干的年纪了。”成年人的体面与尊严,约会付款时就原形毕现。这个恋爱时代,约会不蹭饭,是这届年轻人最后的倔强。

来源:南周知道 微信号: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多少女性为蹭饭而赴约会,我们的恋爱如何降了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