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做UP主挣个外快吗?年入百万的那种

文/反之

来源:青年横财发展会(ID:xrich666)

你下班路上坐出租车可能会听到这样一段割韭菜的广告语:

30年前,你到大街上摆个地摊就能发财;

20年前,你去大城市买套房就能发财;

10年前,你去开个淘宝店就能发财。

那么现在……

恍恍惚惚间你也会问自己,现在应该去干点啥?

应该像小李那样利用业余时间去做个公共号吗?

醒醒,现在不是2015年。

如今都9102年了,连out这个词都out了。

坦白地讲,公共号已经从草莽时代进入寡头割据时代,资源通通向头部倾斜,再加上短视频等外部压力的冲击,流量的获取已经越来越难,也越来越贵。

△ 公众号已经进入群雄割据时代

△ 公众号已经进入群雄割据时代

所以如果你想要尝试内容创业,认知变现,那么我劝你往其它方向努努力。

这两天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5G时代会是一个短视频的时代吗?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短视频的局限性就在于视频长度短,所以信息碎片化。你刷几十个沙雕短视频后,回头想想自己都想不起来看了什么。

也正因为时长短,所以短视频商业化空间有限。很少人愿意看个一两分钟的短视频还被迫看几段广告。

短视频之所以会短,是因为4g时代流量有限,大多数人用流量看长视频会有心理障碍。

但是到了5g时代,不出意外的话套餐内流量是无限的(我所在的城市很快要推5g无限套餐),这时候刷长视频就很痛快了。

如此一来快手之类的短视频平台很可能会像小游戏平台一阵风地过去,而真正吃到5g红利高速增长的是那些提供高质量“3A大作”的长视频平台。

这长视频平台又分两个流派:

一个是像Netflix这种,平台大手笔聘请专业团队自制内容,到了国内这就是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

△ Netfilx付费用户订阅量在海外稳居第一

Netfilx付费用户订阅量在海外稳居第一

另一个是像YouTube这种,由用户自制节目上传,到了国内这就是B站(哔哩哔哩)。在YouTube制作节目上传的用户被称之为YouTuber,而在B站上这些人被称之为UP主,异曲同工。

第一种平台与我们普通人关系不大,你想玩人家也不带你玩。而第二种平台则是人人皆可为UP主,就看你的个人造化了。

B站现在还没有商业化,没什么广告,按理说是不挣钱的,为什么阿里和腾讯这俩死对头要争相入股呢?

因为B站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的YouTube,现在不放广告,只是为了抢占市场,以后一家独大。

在海外YouTube垄断市场后,就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商业机制:视频放一段就会出来一个广告,播五秒后你可以跳过广告,而YouTuber可以根据视频流量参与广告收入的分成,这笔收益十分可观。(这套机制也要求视频时长不能太短)

有理由相信,以后B站也会引入类似的机制,用广告收入提高UP主的待遇,同时也能激励优质内容的产出,形成正向循环。

所以现在抢滩登陆,去做UP主正是好时机。

如何做好一名UP主呢?咱们眼前也有很多现成的YouTuber可以借鉴。

在过去的一年中,有个中文夫妻档频道在YouTube异军突起,短短一年粉丝订阅量达到了150万, 由此也诞生了YouTube历史上首位订阅量超过百万的中国大陆籍YouTuber。(订阅超百万的还有办公室小野/李子柒/滇西小哥,但他们只是把视频同步到YouTube,并非严格意义上的YouTuber)

在今年5月份开放会员付费频道后,这两口子更是获得了YouTube“频道会员全球增长最快”的殊荣。

简直比我们之前说过的深圳Naomi WU还要厉害。

△ Naomi Wu这么费劲地拍视频,粉丝也才89万

△ Naomi Wu这么费劲地拍视频,粉丝也才89万

这档节目就是“老高与小茉 Mr & Mrs Gao”。

△ 左为老高,右为小茉

左为老高,右为小茉

01

老高和小茉的故事

老高是土生土长的辽宁大连人,80后。大学毕业时有日本企业来大连招聘,他就顺势上了车,飘洋过海去了日本工作,现在他的本职工作是在日企里做金融业IT顾问。

图片来在台湾名人访谈节目Joeman Show

在日本奋斗的岁月里,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来自内蒙的姑娘小茉,一见钟情。

△ 小茉在日本读大学时的照片,这谁顶得住啊

△ 小茉在日本读大学时的照片,这谁顶得住啊

凭借东北人的热情,老高很快将小茉追到了手,半年后两人就裸婚了。

虽然结婚时老高没钱买房子,让小茉有些愤愤不平,但是老高是个宠妻狂魔啊。

小茉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听故事才能睡得着,别看人家长得清新,可是口味重啊,小茉特别喜欢听都市传说和怪力乱神。

于是老高有空到处上网查稀奇古怪的资料,以备晚上侍寝用。这个过程中老高讲故事的水平得到了锻炼,也为日后做YouTube频道奠定了坚实的内容基础。

(划重点:哄媳妇睡觉的过程是锻炼口才和寻找选题的好时机)

等到小茉入睡之后,老高就蹑手蹑脚地走到电脑前,开始和兄弟们打游戏。没错,和许多大男孩一样,老高休闲时光也是靠玩游戏度过的。

所以他最初萌生做YouTuber的想法时,实际上是想做一档游戏节目。

2015年时他和哥们一起试着开了个YouTube账号,但是游戏频道竞争过于激烈,同质化过多,老高的游戏频道订阅人数增长十分缓慢,渐渐就荒废了。

直到2018年的某一天,老高灵机一动,干脆开一个全新的频道,把之前给小茉讲过的故事做成视频节目吧。

此后他又花了小半年的时间,说服媳妇小茉一起参与节目录制,这才有了我们后来看到的夫妻档节目“老高与小茉”。

有了小茉的加盟,这节目就有看头了(首先颜值就拉升了一波)。

节目主要由老高负责讲解,小茉负责开脑洞&神吐槽,他们还有一只名叫“力气”的小狗,充当狗肉背景。老高常说,片子都是“力气”剪的,所以它累成狗了。

这个组合看起来十分和谐,家庭的温馨感扑面而来。

△ 看到狗肉背景了么

△ 看到狗肉背景了么

而从题材上来看,他们的频道主打猎奇,从都市传说,到历史悬案,到硬核科幻,再到未解之谜,每一期都扣人心弦,分分钟让你想起当年顶着大太阳跑到新华书店站着看完飞碟杂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 你想点进去看么

△ 你想点进去看么

与一般的神棍不同,老高受过高等教育,所以讲起猎奇故事来就像降维打击,量子力学平行宇宙什么的信手拈来,用科学原理的代入制造出了科普的高级感。

同时老高也非常注重保持立场中立,把出发点放在了提供不一样的视角,而不是说服他人,这样在处理争议话题时就不会引起反感。

凭借着猎奇+狗粮,老高和小茉的节目每期点播量都超过了百万,几乎成了海外华人佐餐必备视频。

两口子也顺势推出了付费频道(包含剪掉的素材)和记录家庭生活的新频道“妙见神与方脸 Wonderful God & Square Face”,矩阵化全面发展。

△ 看看列出的货币换算单位,你就可以猜出老高的受众主要来自哪些地区

看看列出的货币换算单位,你就可以猜出老高的受众主要来自哪些地区

△ 老高上了台湾的追星网站

老高上了台湾的追星网站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好奇,老高和小茉频道的爆火会带来多少收益呢?

我通过第三方网站查询了一下,估计是年入四五百万RMB的水平

△ 数据来源:noxinfluence

数据来源:noxinfluence

而这一切,只是两口子利用业余时间兼职做起来的,实在是Wow, Amazing, Awesome(王自如素质三连)。

02

UP主大有可为

看完老高和小茉的故事,你应该已经发现,当一名YouTuber/UP主是非常适合年轻人的横财项目。

首先,UP主对启动资金的要求不高。

老高做节目的硬件投入就是一台相机外加几个摄像头,以及用于剪辑的电脑,这些设备应该都是年轻人的标配了,就算没有添置一下也花不了多少钱。

也许你会问,如何制作剪辑视频呢?是不是要花个几万块去新华电脑专修学院进修一下?

前段时间做出5g测试视频引爆全网的B站何同学都说了,他所有的剪辑技术都是在B站上看视频学的。互联网的发展,已经让学习的成本变得很低

△ 感兴趣可以看看何同学的介绍

△ 感兴趣可以看看何同学的介绍

如果你还有点将信将疑,那么你可以去看下院线电影《四个春天》导演陆庆屹在“一席”的演讲,里面提到了他的创作过程。

这部片子就是他自己用相机拍的,他曾经央求给他装剪辑软件的电脑城小哥教他如何使用Adobe Pr,小哥也不会,后来他自己买书看学会了。

△ 《四个春天》导演在一席的演讲

《四个春天》导演在一席的演讲

所以从技术层面来说,做视频的门槛已经变得非常低了,想法、创意再加上一点执行力,你就能成为一名UP主。

其次,UP主做视频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

所谓边际成本就是每增产一单位的产品(或多购买一单位的产品)所造成的总成本的增量。

打个比方,你销售营养快线,卖1000瓶和卖10万瓶的采购成本肯定是不一样的,你销售量大了采购价会有则扣,但是也不可能降为零。

而当Up主就不同了,你做一期视频的成本是固定的,你一个视频的观众从1000人增长到10万人,并不会因为你的订阅人数增加而导致成本增加,边际成本无限趋于0。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轻资产商业模型。

同时,做UP主的市场空间也是充满想象。

抛开开头说的5g红利不说,你有没有想过同时做国内国外两个市场?

实际上海外市场还是一片蓝海,还有大量的处女地有待挖掘,老高的频道能在一年之内快速崛起就是佐证。

在海外待过的就知道,国外就是好山好水好无聊。因为版权的地域保护,所以腾讯视频爱奇艺什么的都被屏蔽了,电影也不是你可以随便下的(律师函警告),这时候大伙儿只能上YouTube解闷了。

然而YouTube上优质的中文节目十分有限,这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啊同志们。

所以现在已经陆陆续续有国内的Up主将视频同步到YouTube上去了。

比如我们尊敬的科普达人李永乐老师。

△ 泰李永乐老师在Youtube上也有众多粉丝

泰李永乐老师在Youtube上也有众多粉丝

还记得用饮水机煮火锅的办公室小野吗?她在国内的视频前面加了个英文的片头放到YouTube上,海外观众都为她的办公室美食攻略疯狂了。

△ 办公室小野YouTube频道订阅量近700万,播放量动不动就上千万

△ 办公室小野YouTube频道订阅量近700万,播放量动不动就上千万

△ 老外纷纷被办公室小野的创意征服

△ 老外纷纷被办公室小野的创意征服

同样受欢迎的还有李子柒的YouTube频道,她满足了老外对中国田园生活和独立女性的所有想象,目前订阅量也超过了500万。

△ 李子柒在采集青梅

△ 李子柒在采集青梅

△ 在老外眼中,李子柒成了女性精神的完美代表

△ 在老外眼中,李子柒成了女性精神的完美代表

强调一下,这些国内的Up主只是将是国内平台的视频同步到YouTube上而已,就收获了如此大的关注量,由此也多了一份额外的收益。

△ 办公室小野的预估YouTube分成收益,我酸了。数据来源:noxinfluencer

△ 办公室小野的预估YouTube分成收益,我酸了。数据来源:noxinfluencer

相对于文字而言,视频的跨界传播具有巨大的优势。你文章写得再好也很难传播到海外平台吧?但视频却可以so easy地一键同步(不少平台还自带了字幕翻译功能)。

年纪轻轻就想发横财的话,当一名UP主就是你应该努力的方向。

日后国内国外两开花,岂不美滋滋。

总之,爱剪辑的朋友有福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去做UP主挣个外快吗?年入百万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