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风云人物:教父潘志勇

香港有三个绰号“胡须勇”的知名人物,一个是谢霆锋妈妈狄波拉的现任丈夫江耀城,一个是张柏芝的父亲张仁勇,还有一个是被称为14K教父的黑帮大哥潘志勇。

三人中,江耀城是一名航空机师,而张仁勇和潘志勇都是黑帮人士,不过说起江湖地位,两人根本不能同日而语,潘志勇是香港黑帮14K的掌门人之一,名头要比张仁勇响亮得多。

潘志勇的一生,经历过李连杰经纪人被枪杀,经历过刘嘉玲被绑架案和裸照风波,我们曾经讲过的尹国驹和陈惠敏,都是他的好朋友,今天,我们来说说这位黑帮老大的故事。

1948年,潘志勇出生在佛山一个地主家庭,1949年随父亲逃难到香港,小学的时候,他成绩名列前茅,是班上的风云人物,父亲盼他成才,中学将他送入英文学校就读。

潘志勇喜欢中文,喜欢作诗,他曾在《南方人物周刊》回忆说,初一的时候,老师让大家以《故乡》为题写一篇作文,他不知道怎么写,便作了一首诗:

温泉水绿峻山青,参天古木鸟长鸣。

四季花开蓬门处,晨曦粉蝶晚流萤。

第二天,中文老师不相信地对他说:“潘志勇同学,你的诗是否偷来的?”他说:“当然不是,唐诗里有跟我近似的,我都甘心被罚“。

老师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又让他以《冬夜》为题再作一首,他思考片刻,很快就写了出来:

枯树悲落叶,残花惊飞雪。

渔火照江舟,寒山雪映月。

是不是很厉害?但可惜的是,虽然他中文天赋不错,却对英文一窍不通,由于读的是英文学校,他不敢随便开口说话,“就像透明人,无人嘲笑也无人问津”,于是,打架成了他发泄的一种方式。

彼时,正是香港黑帮横行无忌的年代,廉政公署尚未成立,警匪勾结,一代毒枭跛豪和五亿探长吕乐的传奇事迹,将潘志勇这样的年轻人,撩拨得热血沸腾,他跃跃欲试想加入黑社会。

当时香港大大小小的帮派有50多个,其中14K,和胜和,新义安三个最为出名,很快,潘志勇就跟了14K的一个小头目,带着几名少年,持刀去抢夺一个赌档。

他后来回忆说, “路上一直听到自己强劲的心跳声,感到它简直就要跳出来了, 可当举刀追砍过去,紧张与不安瞬间消失”,几次之后,砍人便是家常便饭了。

17岁时,潘志勇有了第一个小孩,做了爸爸后,他也曾收手打工养家,他做过塑胶厂,也做过制衣厂,然而感觉升职无望,前途渺茫,于是重出江湖。

这一次,他不愿再做小弟而是立志成为大哥,他开始招兵买马,同时去学散打、咏春、泰拳等各种武术,为了树立霸气的形象,他还蓄起胡子,从此江湖人称“胡须勇”。

1975年,胡须勇看到旺角九龙麻雀馆常被内地的黑帮大圈帮勒索踢场,由于他们手段凶狠,本地黑帮不敢轻易介入,年少气盛的胡须勇为求“上位”,主动请缨。

胡须勇向麻雀馆班老板提议,装上电动门,同时给他买30把刀,只要能镇住场面,就给他每月7500港币的薪水,一天一桌饭、一条香烟。

“你行不行啊?”麻将馆老板打量着27岁的胡须勇,犹豫片刻后答应了,胡须勇与他的兄弟以九龙麻将馆看场的身份,在麻将馆等了7天,终于等来了与“大圈帮”的血战。

胡须勇把电动门关上,率领小弟手起刀落,砍个不停,最终麻将馆内血流成河,老板躲在里屋,透过闭路电视监视整个过程,杀戮完毕后,满意地掏出一叠钞票送给胡须勇。

经过此役,胡须勇一战成名,他接着又带领小弟与其他黑帮展开连场厮杀,摆平了那些踢场的、出千的、欠债不还的……先后夺得附近夜场、麻将馆、毒品档的话事权。

黑帮中人纷纷议论,胡须勇迟早死无葬身之地,他经常接到“我要宰了你”之类的威胁电话,故此他一边苦苦练拳,随时准备恶战的到来,一边放出狠话,“只要不被斩死,就会穷追不舍。”

靠着一股狠劲,他在暴力的丛林中屹立不倒,越做越大,做到了黑帮组织的高层,对手纷纷与他讲和、结盟,一起去对抗其它的帮派和组织,最终他一统香港地下红灯区:旺角砵兰街。

砵兰街虽不起眼,却保持了二十多年的风光,每当夜幕降临,整条街都站满了性工作者,在街上向途经的男人大抛媚眼,本港小姐、内地姑娘、俄罗斯女孩,应有尽有,价格不一。

这条街上,不仅有色情场所,还有毒品交易,有人经营赌档,有人贩卖棺材,只要摆摊开档,都得向胡须勇交钱,“12点后我话事”,是他们这些黑帮的豪言壮语。

胡须勇实现了他的“大哥梦”,当年的小混混成了十四K“毅”字堆的话事人,但同时他也丧失了安全感,从不考虑将来会是怎样,“今天不知明日事”,一切都是未知的、不安的、刺激的。

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黑帮混战,警队贪污的情况有所改善,30多岁的胡须勇开始考虑转型,他穿上西装、手戴金表,拿着大哥大,出入商厦、电影公司、夜总会及赌场。

到了80年代,香港电影事业蓬勃发展,黑社会也想从中分一杯羹,纷纷入侵电影界,胡须勇也一样,他投资了蔡子明创立的富艺电影制作公司,持有10%股份。

那是香港电影最好的年代,也是香港电影最坏的年代,在繁荣昌盛的电影业背后,藏着多少的黑暗和无奈,人们一边为黑帮电影的义薄云天而感动,一边为刘德华被枪指头、梅艳芳被掌掴等事件而震惊。

胡须勇说,在和蔡子明合伙的那些年,他们一起搞掂了李连杰、尊龙、杨紫琼等大腕明星,如果有明星敢不给面子,那他们也就会不客气。

有一次,蔡子明有部电影等着刘嘉玲开拍,刘嘉玲却迟迟不来,蔡子明大为光火,于是“派人教训了她”,最终刘嘉玲演了配角,“很快就在戏里被人打死了”。

这部富艺公司出品,刘嘉玲被逼拍摄的电影叫《轰天龙虎会》,12年后,刘嘉玲受虐裸照刊登在《东周刊》,引发演艺圈集体抗议。

1992年初,《家有喜事》的拷贝被蒙面人劫走,胡须勇说,打劫者叫陈志明,这人还企图抢走李连杰,当时,蔡子明在争夺李连杰的官司中获胜,可对手嘉禾公司还在上诉。

有一天,陈志明持枪到蔡子明的公司,威胁员工,声称要李连杰为之拍戏,蔡子明也以同样的方式回敬,接下来,双方约到香港富豪九龙酒店的大堂咖啡厅谈判。

胡须勇回忆说,当时陈志明称他有总公司撑腰,蔡子明问其姓名,对方回答“龙的传人,黄土大地”,胡须勇怒了,“我们都是龙的传人啦,不拍又怎样?”对方威胁:“你给我看着。”

蔡子明踢开桌子:不怕你看着!买单!双方瞬间都亮出枪支,胡须勇立即大喊:都别动!不许拔枪!随后几天,蔡子明去追杀陈志明,第四天,蔡子明被人枪杀在办公楼门口。

胡须勇看过警方提供的现场照片,“整个头都爆了”,他说,“两个假扮成保安的杀手往蔡子明头上打了9枪,就像电影一样”,而来历不清的陈志明,从此销声匿迹。

被杀当天,蔡子明还和李连杰在谈《新龙门客栈》的拍摄计划,10个小时后,生命就戛然而止,后来,徐克导演的《新龙门客栈》成为香港电影史上的经典。

1988年,好赌的胡须勇决定染指赌业,澳门黑帮大佬“摩顶平”和“街市伟”介绍澳门十四K的“崩牙驹”与他相识后,胡须勇便带着门生“过海”到澳门发展,开始他的赌场淘金之旅。

不久后,澳门赌场开始了迭码仔制度,催生了新的利益关系,崩牙驹和街市伟反目,黑帮混战,在澳门掀起血雨腥风,期间放炸弹、AK47乱枪扫射等疯狂行径层出不穷。

连场血战,让胡须勇深感澳门始终不是自己地盘,不愿卷入纷争的他决定带队回港,重返自己的发迹地油尖旺,他在那开舞厅,开麻将馆。

2000年,他参股经营香港“348的士高”,场子旺到了极点,成为香港最火爆的夜场,每晚都有大批年轻男女饮酒跳舞吸毒作乐,胡须勇在纸醉金迷间,赚了个盆满砵满。

意气风发的他决定北上发展,他在深圳开了一家舞厅,发现营业时间不能通宵,只能到凌晨两点,同时检查收费名目繁多,而他在珠海开的“348”,试业当天就被警察冲进来检查。

几支冲锋枪指着胡须勇的脑袋,他被怀疑从事黑社会活动,并藏有毒品,警察让他脱下外套,给他扣上手铐,当着所有宾客,面壁蹲着,还没开业,珠海“348”就倒闭了。

铩羽而归的胡须勇回到香港,但后来香港“348”也因频发打架吸毒、黑帮厮杀,不获续牌被终止营业,经历了这些,胡须勇总结说,“人性是共通的,充满了狡诈。”

2004年,胡须勇在一次生日聚会中,说了一句“14K洪发山”,不想被卧底记录在案,惹祸上身,因为在香港,自称黑社会,是要定罪的,2007年,他被判入狱一年。

身陷囹圄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事,对胡须勇更是如此,因为早两年他就确诊患上了癌症,多次的化疗早已经让他非常痛苦,现在身在监狱,身心更是倍受摧残。

出狱之后,患病的胡须勇不再像往日般凶悍,反而经常以“和事佬”身份拆解江湖恩怨,赢得很多江湖中人的尊重,“你看他每年生日,星光熠熠就知啦” ,昔日的江湖好友陈慎芝说。

有生之年,胡须勇每年生日都会在尖沙咀五星级酒店香格里拉大排延席,宴请江湖好友齐聚一堂,历年来,列席者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陈慎芝说:“勇哥的生日已成为香港黑帮各大门派每年的聚会。”

“胡须勇每次寿宴必定在台上唱歌,英文歌《Auld Lang Syne》、《Yesterday》都是他的饮歌”,有黑道背景,同为14K帮会成员的影星陈惠敏如是说。

2016年2月20日,这个门生数千,曾呼风唤雨的江湖猛人,迎来了自己生老病死的命运,晚上10时55分,在香港荃湾港安医院病逝,终年68岁。

江湖传闻,一众小弟曾筹钱,从俄罗斯花100万美元(约650万人民币)替胡须勇买了一支对抗癌细胞的补命针,但胡须勇的病情却反而急转直下,离开人世。

临终前,他凭诗寄意,写下数行诗,向一众江湖兄弟作最后道别:

十载煎熬自伤残,风吹雨打避艰难。

患海明灯将消逝,残年风烛别人间。

生老病死恒常事,难舍挚友情如山。

流水落花春去也,来生再聚别缘烟。

部分资料源自《南都人物周刊》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黑帮风云人物:教父潘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