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代人真的很可怜,对穷的恐惧深深的印在他们的心灵深处

@陈生大王:我有一位亲戚姐姐,农民家庭出身,没有文凭,打工数年后随波而上,长袖善舞之下,年逾四十,积累起上亿身家。

她曾经有过一段挣扎的苦日子,很年幼就结束学业外出打工,干过收银员,也做过服装批发。有一次去看望她。她租住在一间老旧红砖房里,灯光昏暗,所有厨具加在一起,就只有一个电饭煲。
姐姐没什么好吃的招待我,就蹲在地上默默用电饭煲煎了两个蛋。

听说我搬到东京旅居,她昨天带着全家老小飞来找我。

我问姐姐住哪间酒店,用地图一看,距离我60公里,单边车程两个小时。相当于她住了一家唐山的酒店,同时声称自己在北京。

姐姐:通过旅行社预定,便宜,就可以凑合。

我:酒店到市区,你们五人地铁往返大概1300元。包个中国人的黑车吧,我问过了,接送1600元。

姐姐:贵了。我们那儿60公里黑车最多200,就坐地铁。

我:东京地铁很复杂。你不会英语日语,不会用手机地图,怎么走。

姐姐只回复了一句话,铿锵有力:车到山前必有路。

当时我就觉得在警察局接到他们一家老小指日可待。

姐姐又问:带了小孩,可不可以去一趟迪士尼,不进去,就让她在门口看看。

我:不可以,东京出发迪士尼往返两个多小时,去看个大门我不接受。

今天碰面后,先去了皇居外苑,也就是天皇家门口的绿地公园。姐姐的公公身手矫健,一路小跑尾随,正准备徒手擒住草地上的鸽子,在电光石火之间,被我赶快制止。

转弯去银座,姐姐说没什么要买,国内的已经够好了,她化妆品用的是新加坡一个直X品牌,也不用买。

那先去吃饭,不能吃生的,炸的以及牛肉。因为都上火。我问要不要吃冰激淋,姐姐赶紧说,不吃不吃,我们和外国人肠胃不一样,把肚子吃坏了不划算。

我点了一杯可乐,姐姐语重心长地说,她看微信上说,可乐可以把整条鱼都腐蚀得干干净净。她把家里的可乐都倒了。

吃完饭,姐姐想起要帮亲戚代购。进商场一问价格,50ml,890元。亲戚说奇怪,找日代买100ml只要900元。

两个人一合计,得出了结论:商场东西就是卖得贵。

带她们顺便逛了逛商场楼下的食品超市,姐姐说想回酒店了,东京也看得差不多了,和成都没什么区别。
我一看时间,下午3点。赶紧说这才逛了两个地方,东京很大,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我还得请她们吃晚饭。姐姐说不用,明天一大早就要走了,她想回酒店睡觉。

姐姐在食品超市选了一份小盒饭,一个饭团,一个寿司卷,作为她们五个人的晚餐。她说从国内还带了吃的,应该够了。

送她们到大巴车站后,姐姐挽着我拍了照片,叹气说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见了。我说随时可以来啊,我来安排你们玩。姐姐说既然来过这个地方,近几年就不能来了。

姐姐真的挺有钱,去看别墅直接就买样板房,池塘养的锦鲤几万一条,写字楼一层层地买,商铺一排排投资。
我和姐姐感情也真的很好,小时候她断断续续照顾过我不少时间。但长大后我们常常四五年才见一面。

这次见面,我觉得有点遗憾,没有对错,但似乎财富没有让她更快乐,也没有让她的人生更开阔。

而我们的世界似乎也在越来越远。

@打了就跑惹:其实我更关心她怎么成为亿万富翁的

@陈生大王:打工赚到的钱去做小生意,小生意赚到的钱去买小商铺,在很多年前房市刚起来的时候,搞苗圃、批发、大型绿化一条龙,同时继续投资。现在已经有酒店,几个大苗圃,很多写字楼商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一代人真的很可怜,对穷的恐惧深深的印在他们的心灵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