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泼水节发现的Du贩

@田浩Ty:说个泼水节发现的毒$%贩。

有天下午,都在午休的时候,我守着洗衣机,正在给我衣服脱水,老左身上挂着七八串干辣椒从我身旁走过,打扮的跟非洲酋长似的,我问他弄这么多辣椒干嘛?

他给了一个朴素的答案,吃。然后鬼头鬼脑地跟我说,明天泼水节了,要不要我给你弄点辣椒面掺水里?

他这是在逗我玩,近几年部队不允许我们参加泼水节了,只有老左这种上世纪入伍的老兵参加过,并且我有理由相信是老左使了坏招才导致从此禁止我们参与的。

当地是多民族混居,不止傣族人过节,当地年轻人都过,所以过起节来就很乱,尤其是第一次过泼水节的外地人把握不好分寸,我见过有个在当地修路的笨蛋,泼水节的时候直接把一盆水泼进人家新买的帕萨特里,我们看到的时候他已经被打废了,躺在路边一动不动,最后是我们通知标段负责人找车运走的,听说也没敢找人家要医药费,工作还丢了,完全是笨鸟先废的典型。

虽然不能参与,但我也好奇。所以第二天出去巡逻的时候,车沿江往下开,开了十几公里,看到有一群人冲向江边,泼水节是这样的,泼第一盆能把人从干的变成湿的,很有成就感。如果已经被别人泼湿了,你再泼就会寡淡很多。

看一群男女老少拎着盆往江边跑,实在让人羡慕。我让丁卓带我们过去看看,丁卓犹豫了一下,最后告诉我们不准泼别人,被泼了也不能生气,然后才带我们去。

因为离营区很远,所以也没人认识我们,我们就装作游客混在人群附近观战,现场虽然很乱,但我还是注意到一个年轻人,原因是他最矮,身高不足一米五,站在人群中有种鸡立鹤群的感觉。

这孩子很鸡贼,一边说自己一夜没睡累了,一边猛泼别人。后来他泼累了,就站在我们旁边观战。估计他真的一夜没睡,哈欠连连的。

然后一个大个子,就是一眼看去就有点愣的那种,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蠢意盎然的感觉。人群混战十几分钟之后,他头发还没湿,你想一下他得有多高。这货背着一个水箱,手里拿着一个饮水机桶那么粗的喷水枪,一看就知道是个巨型喷子,而且以他的身高站在人群里喷,有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喷的气势。

喷子走到小个子旁边,因为一夜没睡,小个子坐在地上打了个哈欠,刚张开嘴,喷子的水枪直接朝他嘴里喷。泼水节是这样的,一般提壶灌顶无所谓,但你提壶灌嘴就有点过分了,再说你这么大的流量,夜用型的也扛住不啊。

小个子被呛到,两个人当场就干了起来。我后来才知道,这两人是堂兄弟。从身高看,反正有一个是基因变异的产物。

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但实力差距巨大到甚至无法引起身边人的注意,在几次免费蹦极之后,小个子终于放弃了肢体抗争,开始吵架,试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但其他人都在泼水呢,完全没往这边看。

两人吵架我们也没认真听,但小个子最后一句话是「我说句话就能弄死你你信不信?」说完这句,喷子马上就怂了,两人各自转身离开。

放狠话很正常,但放出这句话让对方立即认输却很罕见,所以我们跟上了小个子。这种事要趁对方在气头上才能问出来。

远离人群之后,丁卓开始从思维上碾压小个子,开始他只说喝酒打架这些无聊的事情,一听就是胡说八道信口开海糊弄事。

丁卓说我们都开始查他了,你肯定知情,等查实之后,我们抓了他你要负连带责任。你要是现在说,那算你立功。

最后思考很久,终于答应说了,大概就是喷子去境外玩,买了点麻古回来,至今还没找到买家,所以没有出手,藏在一个草堆顶上。

在小个子的指引下,我们轻易在草堆上找到大约五百克麻古,而且还没人发现我们。收了货之后,掉头去抓喷子,却到处找不到人,小个子说的几个地方都找了,完全没有影子。

我们当时判断喷子应该是被那句话吓到了,招呼都没打就背警离乡了,但这种非专业罪犯一般逃的都很没有想象力,我们是在三公里外他亲戚家村边抓到人的。

我们五个人,都把他按到地上了,他还能用胳膊强行撑起来,力气是真大,但没啥卵用,最后还是数罪并罚,盖木欧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说个泼水节发现的Du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