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两年,他用一个避孕套和一张奥特曼贴纸给父亲报了仇 |半虚构故事

在我做“GPS拆解师”差不多一年后,我收了个徒弟,说是收,其实是他赖上了我,我看他意志坚决,天资也还不错,就让他先给我打打下手,考察考察再说。

他叫兰小龙,就是上次从唐主任车里查出GPS的那个实习生。

兰小龙之前在另一家分店工作,那家分店在杭州的另一头,和我在的总店相距甚远。我和他完全不熟,直到他来总店上GPS检测的培训课,我才对他有了点印象。

他戴着眼镜,长得还算清秀,但又干又瘦,一起培训的员工就给他起了个“四眼田鸡”的绰号,后来大家都促狭地喊他“田鸡”。慢慢地,连我也这么叫。

我当时对他们这些九零后的学徒工都不是很熟悉,主要是汽车修理铺的学徒工流动性非常大,因为没有任何工资,只包吃住,还要眼明手快跟着带教师傅边干边学,平时有洗不完的车和各种脏活累活,许多这个年纪的孩子吃不了这个苦,一有合适的机会就不辞而别,有时候,认识没两天的孩子转眼就不见了。

熟悉兰小龙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那天,兰小龙所在的分店来了一部刚从二手店买回来的路虎“发现者”。车主是懂行的人,知道车里肯定被人偷偷安装了GPS,就把车开到田鸡他们店要求拆除。

店里的人折腾半天没有结果,只好报告给陈展,陈展让车主把车送到总店,总店设备全,检测水平高,说不定能查出来。

车主不太熟悉路线,想找个人带着一起去,之前来总店培训过的田鸡便主动领下了这个任务。

本来田鸡将客人带来就可以回去了,可他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主动提出想跟着我学拆解GPS的技术,不是之前一对多的那种培训,而是一对一、实打实跟在我身边学。

陈展难得看到有这么好学的学徒工,一高兴就留下他做我的临时助手。

不过,陈展还是留了个心眼,偷偷跟我说:“自己注意,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当时我在陈展这里已经有股份,他不怕我跑掉,怕的是学徒工学会技术后,自己带着客人跑了,这是行业大忌。

我点点头,不以为意,之前也有学徒工要和我学,但是他们文化底子实在太差,特别是数理化,完全不懂,连零线、火线都搞不清楚。学了半天,要么他们没耐心放弃了,要么我嫌他们太笨,懒得教了。

客户这部路虎“发现者”是老款,又大又重,如果要拆车,得动员陈展这里的所有技师一起上阵,而且这车的配件多,组装时一不小心就会弄错。

我和陈展商量,还是老办法,先找地方屏蔽掉所有信号,然后再用我的“独家法宝”一点点检测可疑信号。

我干活的时候,田鸡就默默在我背后看着。

让我欣慰的是,这小子眼力见特别好,我需要什么工具,他很及时就能给我递上,像手术室的护士一样。

费了半天劲,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疑信号,就在右后车轮的位置,于是陈展指挥几个技师先拆除了车辆的右后轮(很多老手很喜欢将隐藏GPS定位器藏在汽车轮毂和轮胎胶皮中)检查,没有发现;接着顺着后保险杠和底盘继续排查,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我很纳闷,按照信号指示的位置,GPS应该就在这几个地方,可为什么摸排了一遍,连人工检查都查不出来呢?

陈展不死心,将整个后车厢能拆的都拆了,里里外外查了个底朝天,可还是只有信号,就是找不到那个发射信号的GPS。

一直在旁边观看的车主心疼坏了,见我们一无所获,忍不住咒骂起来。这家伙一看就是个社会人,陈展惹不起,只好又是递烟又是说好话赔罪。可车主不依不饶,说如果再找不到,就赔偿他五千元损失费。

一说要赔钱,陈展就有些不高兴了,之前也有临时找不到GPS的情况,但车主大多都能理解,加上陈展巧舌如簧,打个折、送个洗车券什么的基本都能搞定。可眼前这个“发现者”车主,光头,戴着金项链,油里油气的,一看就是社会闲散人员,开店做生意最不愿意招惹的就是这类人了。

陈展一边递烟陪着好话,一边催促我赶紧想办法,但是当时我过于迷信自己的设备,一时也没了主意。

“要不要查查他的油箱?”一直在旁边没吱声的田鸡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油箱?”我有些愣神,拆的时候我倒是注意了,可里面起码还有一半的油,GPS怎么可能藏在里面?

我狐疑地盯着田鸡看了一会儿,看他一脸笃定,心想“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我让陈展找人将油箱单独拆下来,然后用“狗鼻子”贴着油箱四周认真探测了一会,信号提示很强,里面果然藏着东西!

我忍不住回头瞄了眼田鸡,这小子怎么会知道油箱里有东西?

陈展拿来虹吸设备,将油箱里剩下的油都抽了出来。他看田鸡细胳膊细腿的,就让他伸手进去掏,看到底有没有东西。

田鸡二话不说,捋起袖子就伸手进去掏了起来,不一会儿,他掏出一个黏糊糊的玩意,他顺手用抹布擦去油污,露出了一个用某种塑料皮包裹的东西。

我们赶紧打开,一看都惊了,里面正是我们苦苦寻找的GPS,半个烟盒大小,自带电池。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研究着田鸡手里的东西:

“卧槽,还真是GPS?怎么会丢进油箱里?那还能用么?”

“这玩意泡在汽油里不会腐蚀?”

“对啊,GPS丢在油箱里,不怕没有信号?”

“它外面套的那个滑腻腻的是什么东西?”

“我去!是避孕套!”陈展上前仔细看了下,惊呼出声。

“这到底怎么回事?”

……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等着我给出答案。

“以前我确实听过有人将GPS套在避孕套里,扎好后直接丢进油箱,短时间内一点问题都没有。二战时美军还集体发避孕套,套在枪的重要部位,能起保护作用。你们看,避孕套本身是橡胶材质,防水防油,还不影响信号传输。再说油箱,大部分车的油箱是工程塑料做的,牢固是牢固,但并不阻挡信号……太TM有才了!”我忍不住惊叹道,想出这点子的人脑子得多好使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干这行时间不短了,也见识了很多藏在稀奇古怪地方的GPS,但把GPS包在避孕套里藏进装满油的油箱里,还真是头一遭。

让我纳闷的是,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田鸡从没正式接触过拆GPS的工作,怎么就知道油箱里藏着GPS呢?说是蒙的我可不信。

我们确定这辆路虎里只有这个GPS(这个位置常人估计连想都想不到,装一个也足够了),然后重新将车组装好,车主也没什么话说,付了酬金离开了。

★★★

“行啊,田鸡!说说吧,怎么回事?”送走车主后,陈展立即将田鸡提溜到了二楼办公室。

“田鸡,你怎么知道GPS藏在油箱里的?你是不是以前做过这行?”我看陈展来势汹汹,怕吓到小孩,委婉地补充了一句。

田鸡沉默了半天,没有回话。

“说话啊,你立了大功,要给你奖励呢!”陈展眯着眼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瘦小的男孩。

我听出陈展有些猜疑,修车行也有“卧底”,基本有两个目的:一,偷师学艺;二,偷挖客户材料以及技术好的师傅。但眼前这个男孩实在太小了,不像干这行的老手。

“我不要奖励!说好了,我要是说了,朱经理必须收我做徒弟!”

看田鸡两眼发光、一脸期待地望着我,我有些感动,咳嗽了两声,说:“你说吧,如果你对这行真感兴趣,我可以考虑找个助手。”

田鸡见我态度松动,犹豫了一下,告诉我们一桩和他身世有关的命案。

2015年12月的某天晚上,江苏徐州42岁的网约车司机兰师傅的手机屏幕亮了,按照叫车软件的消息推送,他需要在当地一家KTV接一位姓唐的顾客,然后把他送到市区北面的一个城中村。

当天晚上,兰师傅的爱人陈女士给他打了一晚上的电话,没有人接。

第二天,陈女士接到了警方的电话,对方告诉她兰师傅已确认被害,疑犯可能是之前叫车的唐某。

据警方介绍,兰师傅的尸体是凌晨时分被发现的,地点在一处名叫世纪绿园的小区附近的绿化丛中,发现者是当时正在打扫街道的清洁工。

警方赶到现场后,发现尸体身上有多处刀伤,颈部喉管被人割断。法医初步鉴定,兰师傅被丢弃在绿化丛中时还没断气,是因为后来失血过多,加上天气寒冷,最后不幸死亡。

据陈女士介绍,兰师傅开专车一年多了,车是一辆比亚迪。

附近的监控显示,当天晚上兰师傅驾驶的车辆在快到世纪绿园附近路口时,突然停了下来,大约二十分钟后,嫌疑人从副驾驶座上下来,将兰师傅从驾驶座拽下车,直接丢在了路边,然后自己重新坐上车扬长而去,不知所踪。

警方怀疑这个姓唐的乘客有重大作案嫌疑,通过叫车软件公司调取了唐某的相关信息。接着通过走访,警方找到了当天和唐某一起唱歌的几个同事,他们说唐某和他们是当地一家建筑公司的同事,但因为分属不同岗位,彼此并不熟悉,当天只是相约一起唱歌庆祝即将到来的新年,唱歌结束后,唐某就独自叫车离开了。

离奇的是,警方根据唐某租房以及在建筑公司登记时使用的身份信息,追查到其老家,居然发现唐某早在两年多前就病逝了,人就埋在当地。

一个死人竟然将一个活人杀死了,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网约车公司的GPS信号是根据兰师傅的手机定位的,可兰师傅的手机不翼而飞,警方查到手机信号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距离案发现场十多公里的一条大河,怀疑手机被嫌疑人丢进了河里。

更棘手的是,警方调取了案发后几个路口的监控,发现嫌疑人虽然驾驶车辆经过,但是随后车辆转入郊区,那里都是些村级道路,没有监控,车辆行踪再无发现,不知是被嫌疑人藏匿了还是丢弃了。

因为找不到嫌疑人,又找不到被害人车辆,此案被当地警方暂时挂了起来,唐某被列为重大嫌疑犯进行网上追捕。

兰师傅的爱人陈女士怀着巨大的悲痛,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当地公安局询问情况,可惜都没有什么结果。

这位被害司机的儿子就是兰小龙,当时他才十七岁,还在读中学,全家都是靠兰师傅在外面开专车赚的钱来维持生活。

兰师傅被害,可想而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多大灾难。

虽然警方联系当地慈善部门给陈女士捐了一笔钱作为生活费,但那点钱实在是杯水车薪,维持母子俩最低的生活都十分困难。

第二年,兰小龙高考落榜,为了减少母亲压力,他独自来到杭州打工,因为眼睛近视,又没什么技能,换了很多工作,中途还被皮包公司和传销组织骗过,钱没了不说,人都差点没逃出来。最后好不容易经熟人介绍进了一家汽车连锁修理铺,当上了学徒工,也就是陈展的那家分店……

★★★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你是怎么知道那个GPS藏在油箱里的。”陈展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田鸡的话。

“因为我爸出事那部车的油箱里,也扔了个套着那玩意的GPS,我爸说那是他跟别人学来的,万一车被偷了,还有办法找回来。那车是我爸用家里的存款买的……他说要赶紧多赚钱给我上大学……没想到……”说到这里,田鸡眼神黯淡了下去,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几乎就要哭了。

“哦,哦,这样啊……”陈展看他情绪有些波动,没再往下说。从这个倔强的男孩身上,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别过身摸出根烟点上。

“那车里不是有GPS吗,你没告诉警察?”我问他。

“说了,但是警察说,GPS捆绑在我爸手机上,手机找不到,定位也没用了。”

“知道你爸买的GPS型号吗?在哪儿买的知道吗?”只要知道GPS的购买型号以及出售公司,完全可以让出售方查询自己的平台信息来定位GPS的位置。

田鸡摇了摇头,那时他还太小,他爸也没告诉他太多信息。

太遗憾了,案发距今已经过了这么久,这GPS自带电源,早成废铁一块了,我心里叹了口气。

我还在默默为田鸡的不幸遭遇感到惋惜,他忽然走到我面前鞠了一躬。

“朱经理,我不叫田鸡,我叫兰小龙。”

面前这个自称兰小龙的男孩注视着我,一字一句地强调。

从那天起,田鸡,哦不,兰小龙就被陈展调给我做助手。他也不再喊我“朱经理”,而是改口喊我“师父”,喊得我也感到自己身上多了一份责任。

他手脚麻利,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他都抢着干。尤其是冬天洗车,很多学徒工都不乐意,缩手缩脚,懒洋洋的没一个愿意多碰水。

只有小龙一个人不声不响,用水喉冲车,搓抹布,擦洗车身,手上冻得全是口子。

而且他只要看到我有业务,就默不作声站在我身后看着,默默地学。

难能可贵的是,他特别有眼力见儿,我缺什么,他第一时间就能递给我。

更令我惊喜的是,这小子悟性不错,很多电路以及配线一点就通,还会触类旁通,主动思考实践,让我十分满意。

在我的指点下,他也慢慢熟悉了我手边的设备,有时候甚至能单独配合其他技师找到一些隐藏GPS,俨然从学徒工升级为一名可靠的拆解师了。

我注意到他对来店里维修的比亚迪情有独钟,总是积极上前询问接待,观察车辆。我只当他有一份比亚迪情怀,也没有多想。

★★★

在兰小龙到总店半年后的一天,店里来了一部挂外地牌照的比亚迪,这车出了事故,车尾被撞,被人送到我们这修理,因为总店设备全,场地大,这类事故车又需要做“钣金”,只能在总店处理。

比亚迪车主五大三粗,活像机器猫里的“胖虎”。

按照流程,这车需要拆除配件后将损毁部位进行“钣金”处理。因为肇事车辆全责,所以“胖虎”丢下车后,很豪气地要我们将损坏的配件该修的修,该换的换,到时一并找对方保险公司索赔即可。

陈展对这样的低价车并不在意,这车本身就不贵,车龄也不小了,还出了事故,就算修好了,维修费也高不到哪里去。

但兰小龙还是主动配合维修技师轻车熟路地把比亚迪后部进行了拆解,一一放好部件,等待维修好再装配归位。

就在他帮着技师清理后备箱,打算把里面的东西都清扫干净时,他忽然激动起来,拿着手电在后备箱左看右看,然后从靠近车尾的内侧挡板位置抠出几张已经破败得看不出颜色的奥特曼PV贴纸,仔细看了半天后,他手舞足蹈地朝我惊呼道:“师父!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当时我和陈展正在外面聊天,听见他的喊声后,赶紧跑了进来。

“师父,我找到了!这就是我爸那部车!”兰小龙举着贴纸,小心地递到我面前。

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兰小龙将奥特曼贴纸小心摊在自己手心示意给我看,陈展也好奇地凑过来。

“这贴纸怎么了?”

“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爸买了这部车,我当时新奇,钻进车后箱玩,因为里面很黑,我就顺手把刚买的这个奥特曼荧光贴纸贴在了里面,后来我爸把我赶了出来,贴纸也就一直粘在了里面。”

我心想这也未免太巧了,会不会是看错了,或者是某个调皮的小朋友干的?

“你确定这是你爸的车?”陈展显然也不太相信这么巧合的事情。

“这荧光贴纸当时刚刚出来,你看,这是我最喜欢的‘佐菲’和‘阿斯特拉’,还有‘赛文’,不会错!”兰小龙斩钉截铁地说。

我和陈展显然不知道奥特曼原来还有这么多名字,我们都以为奥特曼就叫奥特曼。

“那……”我和陈展不约而同盯上了地上的比亚迪油箱。

我们都记得之前这小子说过自己爸爸在油箱里放过一个GPS,所以指点我们在路虎车油箱里也找到了用避孕套包裹的GPS。

“愣着干啥,赶紧查查看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你爸放的GPS!快!”陈展有些激动地催促道。

兰小龙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但他有些犹豫,瘦弱的身体瑟瑟发抖。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他此时情绪肯定很复杂,居然这么巧找到了自己父亲的车,如果弄错了,倒也无所谓。可一旦证明这辆车真是他爸的,那就意味着离抓住那个杀死他爸的凶手不远了。

陈展见兰小龙有些发呆,招呼旁边几个技师将油箱里的油抽出来,然后让人用棍子在空桶里扒拉起来。

“有东西!”不一会儿,拿着棍子乱捅的人惊喜地抬起头喊道。

兰小龙醒过神,立即抢上前伸手就在油桶里摸索起来,很快掏出一个已经被油浸泡得几乎看不出模样的物体。

兰小龙把这玩意放在地上,旁边有人开始用高压水枪冲洗,不一会儿,这玩意终于显露出“庐山真面目”,的确是台已经磨损严重的GPS,但外面包裹的避孕套居然还完好无损。

“哎!我去!你爸买的啥牌子的套?质量这么好?”陈展禁不住赞叹了一句。

我忍不住踢了这家伙一脚,陈展这才回过神,摸了摸下巴问:“这玩意还有用不?看看能查出啥线索?”

“有屁用,早就是废铁了。”我端详了一会儿,随手将兰小龙掏出的这台损毁的GPS丢在了地上。

小龙赶紧把GPS拾起来,望着发呆。

我看了看车的车架号,上面果然有打磨过的痕迹,数字全都辨识不清。

陈展上前推了推我,小声问:“咋办?看样子,这事情闹大了,这个车主不是杀死他爸的凶手,恐怕也和这案子有关系,咱不能袖手旁观吧。”

我也意识到,这事情有些棘手,修车修出个杀人凶手,还这么巧,这算什么事?

“报警吧,找小刘。”我低声和陈展说。

小刘是负责我们这片的民警,这么大的事必须首先通报他一下,他自己也一直期盼着能破获起大案。

陈展出去打电话,兰小龙依旧死死盯着那个GPS,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刘警官匆匆开车赶到,陈展迎了上去,三言两语和他介绍情况。

小刘听明白后,拉起兰小龙,将他单独带到陈展的办公室,询问了半天才下来。

“怎么样?刘警官?”陈展嬉皮笑脸递上一根烟套近乎。

“情况如果真像这小伙说的那样,那我得赶紧联系上面,让他们派人来查。这车主电话你有吧,让他过来下……对了,别打草惊蛇,就说找他商量车辆维修费的事……我打电话先叫人……还有,别让人再碰车啊,那可是证物……” 刘警官挡过陈展的烟,一口气布置了许多任务。

“哦哦,我懂!”陈展急忙收起烟,背过身,琢磨了一会儿,给那部比亚迪车主打了电话。

我等刘警官打电话报告完情况,也上前询问他的看法:“刘警官,你觉得那车主是凶手么?”

“没那么巧吧?一个GPS也证明不了什么……也许这事和车主没关系,不过现在也说不好,车总归是他送来的,先扣起来问问看。”刘警官斟酌地说。

没多久,刘警官叫来了几个同事和协警,他们带着装备暂时躲在另一个办公室里等着比亚迪车主到来。

刘警官比较激动,小声地和几个协警交代个没完。

也难怪,派出所民警能抓到逃犯,还是杀人犯,肯定是大功一件。

★★★

半小时后,那个酷似“胖虎”的车主匆匆赶来了。

这家伙胖得走路都颤巍巍的,嗓门又大,一说话就激动,中气十足,怎么看也不像个潜逃多年的杀人犯。

陈展刚才打电话给他,说他的车修好后发现发动机有问题,要再修的话需要另外再支付几千……“胖虎”听了急忙赶了过来,骂骂咧咧地跨进了门。

他刚进来,刘警官立即带人扑了上前,这家伙体型魁梧,几个人费了半天劲才控制住他。

“胖虎”被刘警官带到楼上办公室做临时审讯,我们只能在楼下焦急地等着。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刘警官等人押着“胖虎”下来,塞进了警车。

“这家伙交代了,车是他从一个车贩子手里买来的,他买来专门跑黑车用,我们刚查过他的底了,车的证件都是假的,难怪要反抗。不过,他和那案子确实对不上。” 刘警官告诉我们。

听说“胖虎”不是凶手,我们有些失望,兰小龙一声不吭在我身后紧盯着刘警官。

刘警官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又补充道:“不过那家伙交代了一件事,卖车给他的车贩子告诉他,这车是从他一个姓唐的老乡那里买的。那人确实比较可疑,我们已经让人查警综了,有问题会继续调查。”

当晚,刘警官让陈展和兰小龙去了派出所做笔录,我先回了家。

陈展半夜给我打电话,说兰小龙做完笔录没有随他回来,而是坐在派出所,说是要等警察给他一个结果。

第二天,刘警官将昏昏欲睡的兰小龙送了回来,说这小子在派出所的等候区长椅上坐了一夜,要不是自己劝说一有消息就通知他,这小子怎么也不肯回来。

随后几天,兰小龙从陈展那里要了刘警官的电话,三天两头给刘警官打电话询问案件进展,这让已经把案件移交给上面的刘警官十分郁闷,只能好言抚慰兰小龙,表示两地警方都已经介入调查,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这之后,兰小龙在店里干活心神不定,还是有事没事就打电话给刘警官,弄得刘警官最后看见他的电话只能拒接。

★★★

大约一个多月后,刘警官笑嘻嘻地赶来。

他告诉我们,市局的同事说,兰小龙家乡的警察已经抓住了杀死兰小龙爸爸的凶手,确实是那个车贩子的老乡唐某。

唐某,真名叫郑定国,江西人。高中毕业后在县城某派出所做过几年联防队员,因盗窃财物被开除,后来到徐州一家建筑公司做水电工。估计是怕有人知道他之前因盗窃财物被开除的历史,他用唐某的身份证做掩护,进行应聘和租房。

他之前做联防队员时候,故意扣押了不少他人的身份证,原本是想卖给他人谋利的,因为当时南方专门有人从他们这些联防队员手上收身份证。没想到犯事后,假身份证成了他逃避追捕的“法宝”。

郑定国也是经过一番调查才最终选中唐某的身份证的,这个唐某两年前病逝了,家里违反规定偷偷进行了土葬,所以没有去派出所销户,在户籍系统里,他还是个大活人。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警方直到跑去唐某老家查询,才发现唐某已经去世。

经过刘警官的介绍,我们知道了案子的始末。

案发当天傍晚,郑定国刚从工地回来,临时被同事拉去KTV唱歌。

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郑定国喝了点酒独自离开KTV,叫车准备回租住房睡觉。

途中因为车费问题和司机兰师傅发生了口角,借着酒劲,郑定国从随身携带的工具包里抽出大号美工刀冲兰师傅身上乱割。他原本只想吓唬吓唬兰师傅,出口气,但兰师傅反抗激烈,还不停叫喊“救命”,让他起了杀心,他直接用锋利的刀片将兰师傅割喉,然后不顾兰师傅挣扎,将他丢弃在绿化丛中,驾车逃跑。

做过一段时间联防队员,具备一定反侦察经验的郑定国开车途中瞥见兰师傅的手机还在车内,担心警方会根据手机定位找到他,立即驱车数十里将兰师傅的手机丢弃在河里。同时将前后车牌也卸下来,一起丢进河中。

他在建筑公司干活的时候,知道附近有个村子里有砖窑厂,但是废弃多年,里面很多砖房都是空的,基本没有人去,只有村里一个腿脚不好的老头被安排在那里看厂。

于是,郑定国将车开到了砖窑厂里,借口自己要出远门,想找个便宜点的停车场,在给了看门老头一百元后,让其帮忙藏匿车辆,并嘱咐老头不要对外透露消息,以免被人偷车。

因为该村地处偏远,监控也没有看到车辆的行驶方位,警方在排查梳理周围环境时,将这个砖窑厂疏漏了。

一路潜逃的郑定国只敢坐大巴和私人小巴,最后辗转来到桐乡,在一家电子厂应聘上了工人,从此拿着假身份证开始了隐姓埋名的新生活。那个做黑车买卖的老乡,也是他在那里认识的。

半年后因为缺钱,郑定国再次潜逃回徐州,从砖窑厂偷偷将车开走,准备卖给做黑车生意的老乡。

为了躲开高速监控,他专挑那种乡间的偏僻小路开,而且都在夜间,好不容易将车开到桐乡,以不到两万的价格卖给了车贩老乡。

他的老乡很清楚这车来路不明,拿到车后,先是打磨掉了车辆的车架号,更换了车内的座椅座套,又重新给车喷漆翻新了一遍,最后再套牌一整套外地的行驶证和牌照,大变“活车”,硬是把一辆肇事车变成了一部完全看不出原样的二手车。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辆车后备箱里内侧贴着几个到了夜晚就闪闪发光的“奥特曼”,可能就算是看到了,他们也想不到最后它能成为指证他们的证物。

不久,车贩子又以三万元的价格把车转卖给了之前修车的胖子,虽然车辆没有合法身份,但是胖子不在乎,他买来就是为了跑黑车,只要便宜就行。

小刘把案件通报给徐州的警方后,他们认定将车贩卖到桐乡的郑定国有重大嫌疑,于是徐州警方立即赶赴桐乡,按照车贩子交代的线索,警方在当地一家酒店抓住了郑定国,他当时是酒店的保安。

这是车贩子看在老乡面子上给他介绍的新工作,环境优雅,包吃包住,郑定国挺满意。

只是他依旧每天惶惶不可终日,徐州的警察找到他时,他已经心理崩溃,彻底交代了自己罪行。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将其逮捕,并择日移交法院进行审判。

兰小龙知道这个消息后,心情十分激动,哽咽着给妈妈打了电话,母子二人在电话里痛哭了一场。

★★★

陈展和我听完这一连串离奇的故事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许冥冥中真的有天意:如果这车不是意外事故被送到店里维修,又正好被兰小龙看见;如果不是兰小龙之前在父亲车里贴了“奥特曼”贴纸,他也不一定能认出那面目全非的比亚迪就是他父亲的车;如果不是他爸事先告诉过他油箱里藏了一个GPS,他也不一定能确认那部车的身份,更不会留在总店,撞见胖子的车……

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虽然我和陈展都是无神论者,但这件事让我们哥俩相信,“善恶终有报”这句话或许真的有些道理。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

来源:苍衣社 微信号:cang1sh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蛰伏两年,他用一个避孕套和一张奥特曼贴纸给父亲报了仇 |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