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富商忒变态,妻子死了,陪送了个小鲜肉 | 半虚构故事

大概一年多前的某天,我正在后车间给一部车做检查,远远就听见养护车间传来一阵争吵声,有个女人正不耐烦地高声叫嚷。

开汽车修理厂,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纠纷,我都习惯了。

反正前面有陈展,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

我依稀听见陈展在解释什么,但对方似乎很不高兴,声音越来越大。

“你们什么意思啊!哦,让你们补个胎,说补不了,要换新的;好嘛,轮胎也换了,钱也付了,又说我这个刹车片有问题,干什么?觉得我们有钱,宰一个是一个,是么?!”

我心里好笑,陈展对付车主向来有一套,唯独对女车主总是束手无策。没办法,很多女车主不懂车,一说让她换部件,就觉得是我们在宰客。

陈展似乎有些招架不住,一个劲解释什么,对方依旧不满意。

我忍不住好奇,停下手上的活,转到前面,想看看什么样的女车主能把陈展堵得百口莫辩。

还没走近就远远看见一个身材高挑、戴着副黑超墨镜的女子,她正不耐烦地冲陈展嚷嚷,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我认出了这位女车主,她就住附近,平时开一部白色的宝马3。她老公也是店里的熟客,姓丁,高大帅气,开一部路虎极光,据说是做金融的,善于聊天,和陈展混得很熟。

因为喊她老公丁先生,她就被我们称呼为丁太太,只是人远不如她老公那么和气。夫妻俩总是穿着得体,很般配,看得出平时生活也很优越。他们俩都办了洗车卡,经常来店里洗车。

我走上前,听见陈展一边给丁太太递上车钥匙一边无奈说:“抱歉啊,丁太太,您可能误会了,我们真是为您的安全着想。您要是实在不想换,那就算了。不过,您平时开这车小心,车速千万别太快。”

丁太太“哼”了一声,重重地把车门关上,快速将车打着火疾驰而去。

“什么情况?”我轻轻碰了碰呆立在一旁的兰小龙,给这位丁太太做车辆检测的正是他。

“哦,师傅,你不知道,刚才给这位客人的车做检测时,我发现她车的刹车片有很重的酒精味,我担心有问题,就和经理说了。经理也觉得不太正常,就想让她等查好再走,我们也是好心,可她好像有些误会了。”兰小龙有些无奈。

“现在的人啊,钱比命都重要!唉……”陈展呆立在原处,叹了口气。

“这车到底怎么了?”我听得有些糊涂。

“车的刹车油里可能被人加了酒精。”兰小龙在我身后轻轻地说。

原来,丁太太在回来的路上汽车爆胎了,好在宝马车都是真空胎,她直接将车开到我们这里修理。兰小龙他们检查后,发现是车胎被扎,胎面损毁严重,只能重新更换车胎。

丁太太原本以为只是简单补胎,花不了多少钱,见我们建议要更换新轮胎,而且费用远超她心里预算,十分不乐意。

好说歹说,丁太太才在陈展的劝说同意更换轮胎,情绪已十分不满。

换完车胎后,因为丁太太事前和陈展反映车辆的刹车有点不灵敏,陈展就让兰小龙顺便查下宝马车的刹车系统。

检测时,兰小龙发现车辆的刹车油里有股很强烈的酒精味。虽然刹车油的主要成分是乙二醇,闻上去是有股淡淡的酒精味,可不至于这么浓烈刺鼻。

兰小龙把情况悄悄汇报给了陈展,陈展顿时警觉起来,怀疑车辆被人动了手脚。

我当时对汽车维修还不是很懂,不明白刹车油里为什么会被添加酒精。

陈展解释说,有的汽车维修厂为了多赚钱,会故意往车主的刹车油里掺酒精或者白糖。他们会用这么缺德的“伎俩”,倒不是因为和车主有什么过节,而是因为往车辆刹车油里加酒精后,会迅速磨损汽车变速箱的齿轮,导致发动机报废,只能更换发动机。这样一来,他们的生意就多了。

可问题是,加了酒精的刹车系统碰到开车习惯不好、喜欢猛踩刹车的车主,或是车子经常行驶在拥堵路段,不仅会导致变速箱被磨坏,还会因为管路里的刹车油温度过高,导致发动机抱瓦,更可怕的是,刹车油瞬间沸腾,很可能导致刹车系统失灵,引发事故。

这种做法,多是因为某些黑心汽车维修厂想借此宰客,特别是经常来的熟客。

陈展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好心提醒下丁太太,让她再好好查下刹车系统,必要的话更换刹车部件。

可是丁太太根本不相信陈展的话,从补胎升级为换胎已经让她觉得陈展在宰她了,现在又要她换刹车部件,她自然不肯,固执地认为这是陈展为宰客编造的借口。

“随她吧,我们反正也尽到义务了。”陈展摇摇头,招呼大家继续工作。

★★★

大约一个月后,管片的刘警官来店里检查安全事项,闲聊中说起附近有个住户出了车祸,死得很惨,老公刚在派出所办理了户口注销,哭得一塌糊涂。

我随口一问,得知出车祸的竟然是之前开宝马车的丁太太。

我和陈展感觉很突然,可仔细一回想,他们夫妻两确实有段时间没来店里洗车了。

据刘警官介绍,一周多前,丁太太开车出去,途中不知怎么回事,宝马失控冲到了对面车道,被迎面开来的大卡车直接撞毁,丁太太当场死亡。

我和陈展互看了一眼,欲言又止,可能因为表情有些古怪,刘警官很快就察觉我们的异样,追问我们是不是知道什么。

在他询问下,我们把之前丁太太来店里洗车,不肯听我们的劝更换刹车部件的事告诉了刘警官。

听我们这么一说,刘警官很震惊,觉得这件车祸案有蹊跷,瞬间来了兴趣。

这个刘警官虽然是个片警,可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刑警梦。平时抓住个偷电瓶车的小偷都异常兴奋,比谁都积极,就盼着能破个什么大案好让上面发现自己的“侦探”才能,调到刑警队去。

冷静下来后,刘警官有些迟疑。现在车也没了,人也没了,人证物证都没有,我们提供的线索也只是个猜测,必须找到事发车辆查查再说。

刘警官思索了一下,说回去问问交警队的朋友,想办法去查下车辆,只要没被送去废车场报废,就还有办法。

我们也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店里反正总有忙不完的事情。

第二天,刘警官兴奋地打电话过来,说通过交警队的朋友找到了丁太太出事的那辆白色宝马,因为还有手续没走完,车辆就暂扣在交警队的停车场里。电话里,他让陈展立即去停车场查下车。

陈展对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根本没兴趣,可驾不住刘警官一腔热情,加上我也好奇这车的刹车系统是不是真的被人故意动了手脚,他才不情不愿地开车带我跑了趟市西交警队,一路上还在嘟囔。

早就候着的刘警官见我们到了,二话没说径直带着我们穿过停放着各种交通事故车和报废车的停车场。

“就这部,交警队说事发时车门已经打不开,尸体基本是从车里‘捡’出来的,反正是惨不忍睹。”

我们在刘警官的指引下,站在一部车头瘪陷、前车玻璃只剩下空框的车前。

我和陈展顺着这部车转了一圈,勉强通过车牌才辨识出这是丁太太生前那辆宝马。仔细看,车内还有许多已经凝固的喷射状的褐色血迹,看来事发现场十分惨烈。

刘警官说,根据交警队的鉴定,这就是桩普通的交通意外,车祸的原因是刹车系统失灵,加上驾驶员处置不当。

陈展围着损毁的车辆转了半天,然后蹲下来,仔细查看宝马车的两个前轮,他用随身带着的一个小毛刷仔仔细细地在车轮毂以及刹车盘位置擦拭、查看,还时不时凑近闻闻味道,他越看越严肃,拿着手机趴下钻进了车底,也不知道忙乎什么。

等他忙活好起身后,刘警官急切地问他刹车油里是否还有酒精味道,他摇摇头说:“时间太久了,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酒精味还是刹车油渗漏的味道。”

陈展拿着手机,打开刚刚拍摄的照片对我们说:“刹车片确实有问题,照理说这么新的车不该有这么严重的磨损……不过也不好说,有时也和车主的开车习惯有关。”

折腾了半天,没什么重要发现,刘警官有些失望。

这时,刘警官接了个电话,转过身说有任务得先走一步,让陈展再看看,有什么新的线索就通知他,说完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刘警官离开后,陈展皱着眉想了想,又爬到车内,摸索了半天,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台屏幕已经破损的三星手机。

陈展说:“从驾驶座底部的缝隙里找到的。”

我看到镶着钻的手机壳,猜测这十有八九是丁太太的手机。

手机估计是高速撞击下被惯性抛到驾驶座底部的,因为车头损毁,手机被夹在了某个缝隙里,没有被救援人员发现。

这也难怪,车祸现场中,施救者主要就是抢救驾驶员,手机钱包什么的并不重要了。这种交通事故也不是刑事案件,交警勘验也不像刑事案件那么细致。

回去的路上,我问陈展:“你说车祸到底是不是人为造成的?”

陈展阴着脸,一声不吭地开着车,没有搭理我。

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不死心地接着问东问西,惹得他有些烦躁。

“你别问了,这件事确实没那么简单,我刚刚没敢说,不然小刘又要缠着我了。”陈展不耐烦地打断我。

“你发现什么了?为什么不和他说?”我吃了一惊。

在我再三追问下,陈展才告诉我:他里里外外仔细查看过了,车的整个刹车盘都被人动了手脚。普通汽车修理厂就算加酒精、加白糖,也不敢添加过多,都是小把戏,让车出点毛病就好,绝不敢下手这么狠。这件事摆明了就是有人想要丁太太的命。

“那你刚才怎么不和刘警官说呢?”我不解地问。

“你傻啊!我要是和他都说了,他还不把我烦死!我还做不做生意?这事和我们有屁关系?”陈展抽出根烟点上,不满地说,过了一会儿,又像是不放心似的,补了一句:“你也别管这件事,好奇害死猫,知道么!”

我有些不安地摆弄着手里的三星手机,想着要不要把这个情况透露给丁先生,这事毕竟和他太太的死有关,由他自己出面去找警方调查此事,应该就可以了吧。

陈展没有说话,大概算是默许了吧。

★★★

回到店里,我在登记本上查询到了丁先生在店里留的电话号码,丁先生的大名叫丁建辉。

奇怪的是,丁先生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不知道是他写错了,还是店里的员工登记时记错了。

忽然,我看到手边丁太太的手机,顿时有了主意。

我给已经没电的手机接上电源,发现它的屏幕虽然坏了,但还能充电,充到百分之十的时候,我试了试,还能开机。

手机有开机密码,但对我这个学通讯工程的几乎没什么难度,我只花了不到五分钟,就解开了手机。

确实是丁太太的手机,因为手机的屏保是她的自拍照。

我打开通讯录,想找出丁先生的电话,忽然在手机界面上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图标:一款GPS定位软件的APP。

出于职业习惯和好奇,我点开了这个图标,系统已经自动保存了用户名和密码,直接跳出GPS定位器的内容界面,我随手点开了其中的“当日轨迹”,这一看不要紧,轨迹居然显示,车辆直到今天还有移动的痕迹……

愣神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敢情丁太太这GPS定位器定位的不是自己的车辆,而是另一部车。

我调出系统,查了查,发现这个软件已安装了半年多,几乎每天都有记录。至于她定位的谁的车辆,那就不清楚了。

我翻遍丁太太的手机通讯录,并没有找到丁先生的名字或者标注“老公”之类的号码,只有一个标注为“宝宝”的号码。

我感觉有点好笑,没想到看上去冷漠的丁太太还藏着这么浪漫的一面。

我本来打算直接用丁太太的手机拔过去,但是转念一想,用死人的手机去打活人电话,这怕是要把活人吓死的节奏。

我立即调出“宝宝”的号码,用自己的手机打了出去,拨号时我发现这个号码和登记本上丁先生的电话号码确实不一样,看来真是登记时写错了。

谁知道拨通“宝宝”的电话后,那边传来一个非常年轻的男性的声音,我试探着问了一句“请问是丁先生吗”,对方立即否认挂断了电话。

我这才意识到这个“宝宝”根本不是丁太太的老公。

更令我吃惊的是,丁太太的手机相册里还有很多她和一个异性的亲密照,尺度不小,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接电话的“宝宝”。

犹豫再三,我还是把情况告诉了陈展。

陈展见我多事,少不得埋怨了我几句,让我直接把手机交给刘警官得了,和这事撇得越清越好。

刘警官接到我的电话,立即赶到店里,我把陈展之前说的以及我碰到的情况统统告诉了他,听完后,他若有所思地拿着手机离开了。

整件事让我隐约感觉自己卷入了一些不该探寻的是非之中。

★★★

三个多月后,刘警官兴奋地给我打来电话。

“老朱!你提供的线索让案子破了,下班后我请客!老地方,所旁边的‘湘菜馆’。喊上陈展,他也有功劳!”

我起先有些懵,听了刘警官的解释,才知道他说的是丁太太车祸那件案子。

晚上,我们准时准点赴约。

刘警官请客的“湘菜馆”距离他们派出所不到一百米,陈展和我常去吃,倒不是菜有多好,价格有多便宜,而是因为老板娘长得很像陈展的女神佟丽娅。

到店里的时候,穿着便装的刘警官在包厢外迎接我们,我注意到陈展不好意思地偷瞄了几眼门口的老板娘。

进包厢一看,菜已经点好,还摆了好几瓶“千岛湖”啤酒。

酒刚刚倒上,刘警官就兴奋地告诉我们,丁太太的案子破了,还扯出本市一桩贩毒案,他因此受到了市局领导的表扬和嘉奖。

因为我和陈展也算半个当事人,加上案子已经基本结案,刘警官斟酌着和我们大概讲述了案情。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件案子背后隐藏的故事会这么复杂。

★★★

我把手机给刘警官之后,他就如获至宝地把这个线索再次报告给了相关部门,但是因为车辆损毁严重,这个手机又算不上什么直接证据,再加上交警队的同事再次查验了事故车辆,给出的意见依然是车辆刹车系统失灵,所以最终把案子定性为一桩交通意外。

死者家属也已经同意事故认定,没有提出异议,上面建议刘警官就不要节外生枝了。

更让刘警官郁闷的是,所里领导也对他不专心管片工作颇有微词,旁敲侧击地批判了他几次。

这些情况让刘警官很是苦闷,心里一直闷闷不乐。

让刘警官“满血复活”的,是一份市局的协查通告。

一名贩毒人员因为藏毒被缉毒警给抓了,为了活命争取宽大,他主动揭发了自己曾帮一名上线在一部白色宝马的刹车系统上动了手脚,后来听说这辆白色宝马出了车祸死了人,原因就是刹车失灵。

此人之前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做汽修工,熟悉汽车维修。平时因为赌博,从狐朋狗友那里沾染了“溜冰”的恶习,慢慢染上了毒瘾。

他的“货源”是通过一名上线提供的,两人平时从不接触,只通过一个微信号码联系。因为上线知道他的工作单位,也知道他的职业,“货”都是提前联系好,然后悄悄放在他们厂区的某个隐蔽位置,让他自取。

据他交代,几个月前,这名上线忽然联系他要和他做一笔交易,内容是让他潜入某高档小区,在一辆指定的宝马车上做手脚,破坏车的刹车设备,如活塞、刹车片等,还往刹车油里添加高剂量的酒精。

上线承诺事成后,他以后的“货”可以免费提供。

这个诱惑实在巨大,略略思考一番后,这名汽修工就按对方的指示照做了。

因为是涉毒案件,事关重大,市局领导获悉后很重视,相关卷宗被转给了刑警队。

警方经过调查,很快发现这名汽修工提供的线索很像不久前本市发生的一起宝马车交通意外案,他们警觉起来,立即对那起车祸重新启动了调查。

可惜汽修工提供的对方微信号是网上购买的非实名微信,虽然调查出检举的情况属实,但是上线到底是谁并不清楚。

这时候,有人想起之前刘警官曾主动提供过这个案件的线索,调查人员赶紧把刘警官请去一起配合调查。

通过技术手段侦查,警方很快将重点怀疑对象锁定在了丁太太的先生丁建辉身上。

“夫妻双方有一方被害,另一方往往有重大嫌疑。”刘警官有些感慨地说。

丁建辉以涉嫌贩卖毒品和涉嫌故意杀人的双重罪名被警方控制,但他对所有指控都拒不承认,也不肯不交代他的上线和下线是谁。警方把他家和公司都搜了一遍,没有发现毒品,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

这时,我之前交给刘警官的那部手机起了关键作用,手机里那个GPS定位软件定位的正是丁建辉的行车轨迹,警方也从丁建辉的车里找到了那台GPS定位器。

顺着行车轨迹,警方迅速摸清了丁建辉上线藏匿的位置以及几处隐秘的藏货地点,顺藤摸瓜挖出了一起特大走私贩毒集团。

警方还查出丁建辉在丁太太出事前几个月曾购买了好几份境内外保险,数额都不小。

当警方将所有证据一一摆在丁建辉面前时,一直拒不承认的丁建辉终于彻底崩溃了。在强大的证据面前,丁建辉最终选择坦白全部事情经过。

★★★

丁建辉原本是做金融投资的,太太和他曾经是大学同学,感情基础非常好。结婚后,两人逐渐因为要孩子的问题产生了争执,丁太太一直很想要个孩子,可丁建辉一直以工作忙事业重为借口不愿意。

更让丁太太不满的是,老公平时出门总是神出鬼没,有时一天连个电话都没有,甚至彻夜不归,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这让丁太太怀疑老公在外面养了“小三”,天天和他闹。

后来,疑心病越来越重的丁太太为了掌握老公行踪去抓“小三”,在他车里悄悄安装了一个GPS定位器。

秉持着“越贵越好”的原则,丁太太买了一款高配的GPS定位器,可以连续储存超过半年的行车轨迹。

这一切,丁建辉本人毫不知情。

可丁太太不知道,丁建辉行踪飘忽根本不是因为“找小三”,而是因为错信了所谓的“内部人士”,连续几次投资都失败了,欠了一屁股债,山穷水尽之下,经人介绍去当了“车夫”。

所谓“车夫”,就是开着豪车帮人将毒品分发到各个下线手里,从中赚取报酬。

说白了,丁建辉在贩毒!利用送货赚取上下游的差价。

丁建辉情真意切地和提审他的警察哭诉,他参与贩毒只是一门心思想多赚点钱,毕竟之前家里生活条件不错,现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家里又开销巨大,自己既想维持过去的体面生活,也想让太太安心在家,更不想让太太知道实际情况后担惊受怕。

可惜纸包不住火,查GPS查不出个头绪的丁太太又悄悄去翻自己老公的车,终于有一天,她拿着从丁建辉车里翻出的一小包白色晶体质问他。

丁建辉见隐瞒不住,只好将自己参与贩毒的情况如实告知了自己太太。

听完丁建辉的解释,丁太太十分恐惧,她知道贩毒是死罪,想要丁建辉立即停手。

丁建辉嘴上答应,但实际上已经收不了手。

吵闹无数次后,深感不安的丁太太终于提出离婚,但是丁建辉没有同意。

在他看来,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丁太太。

丁太太十分抑郁,在心情低落又急于摆脱当下的状况下,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年轻男孩,并逐渐发展成了情人关系,也就是我在丁太太手机通讯录里发现的“宝宝”。

丁建辉很快就发现了这个秘密,恼羞成怒之下,他破天荒打了丁太太一顿,让丁太太立即和这个男子分手。

被激怒的丁太太毫不示弱,不仅提出离婚要分走大部分家产,还要丁建辉再给她两百万的青春损失费,如果不满足她的要求,她就把丁建辉贩毒的事情报警。

丁建辉大惊,只好又耐心和丁太太商议解决办法。

无奈那时的丁太太觉得婚姻无望,又被小男友迷得神魂颠倒,完全不听丁建辉的任何解释,执意离婚,而且时不时就拿举报来威胁。

丁建辉既痛苦又绝望,他一方面担心丁太太会举报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真爱丁太太,并不想她和自己离婚。

而丁太太为了进一步刺激丁建辉和她离婚,开始堂而皇之地开车出去和“小男友”幽会,丝毫不避讳。

所有这一切让丁建辉再也受不了,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丁建辉联系了那名汽修工,以免费供货为条件,要对方按照他的指令,在自己太太的宝马车刹车系统上动手脚。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丁太太开车习惯很不好,喜欢急停急驶,这些不好的开车习惯只会加速刹车系统失灵的几率,如果再稍微动一点手脚的话,那……

听到这儿,我和陈展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对看似般配的夫妻居然还藏着这么多故事。

“他就这么想害死自己太太么?”我忍不住插嘴道。

“哼,他自己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自己做这一切都是出于爱。那家伙交代,他原本只是想制造个交通意外,让自己太太受伤就行。只要她躺在病床上,不能走动了,自然就离不开他了。”刘警官说。

“狗屁!他肯定是想弄死自己老婆,不然怎么会事先买那么多意外险。”陈展一边夹着菜,一边不紧不慢地说。

“哦,说到保险,这家伙买的保险受益人全部是受害人的父母,也就是他的岳父岳母。”刘警官补充道。

“这算啥?良心发现?”我好奇问。

“也谈不上,他说老两口平时对他还不错,他想着万一自己老婆真的瘫痪了,照顾她的肯定是岳父岳母,留点钱给他们也是应该的。” 刘警官说累了,将面前的一杯啤酒仰面痛饮。

我们一时间都有些诧异,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丁先生,真是挺矛盾的一人,说他狠吧,确实挺狠的,但有些地方好像又还挺有心。

“对了,那个‘宝宝’呢?就是丁太太的那位小情人,丁建辉都对自己老婆下手了,对情敌估计也不会客气。”我说。

刘警官点点头,说:“那家伙确实不见了,丁建辉的车辆之前在他家附近出现过,现在还在查。”

“我去!真看不出来啊,这家伙心机这么深,太黑了!”陈展愤愤道。

“你们不知道,他之前来我这里给他老婆办销户,哭得那叫个伤心,我都被感动了……我挺好奇这家伙当时到底心里怎么想的?”

刘警官抿了口啤酒,接着说:“他还说,他其实很爱自己老婆,没想让老婆出那么严重的车祸。想着哪怕她就此残疾了,躺在家里陪在他身边也是好的。”

“占有欲太强,太自私,也太歹毒了!”陈展附和道。

“好在案子已经结了,只可惜好好的一个家就被嫉妒和毒品给毁了。” 刘警官看着窗外有些发呆。

陈展端起杯子扫了我一眼,我点点头,立即和陈展举杯向刘警官表示祝贺,觉得这下他可以如愿以偿调到刑警队了。

刘警官端着酒杯有些尴尬,说是市局领导表扬他的同时,鼓励他更要“安心基层,社区比其他任何地方都需要他这样的人才去预防犯罪、打击犯罪”。

“你说,这我找谁说理去。”刘警官叹了口气,郁闷地把手里的酒灌了下去。

那天,我们仨都喝了不少,打车回去的路上,看着外面流光溢彩的霓虹灯,我突然很是感慨,这个世界上,充斥着各种金钱、利益和物质诱惑,太多人在其中迷失了自我,泯灭了本性。曾经承诺一生一世的亲密伴侣,现在却成为谋害自己的凶手,还口口声声说是以爱之名,还有什么比这更可笑的呢。

来源:苍衣社 微信号:cang1sh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有个富商忒变态,妻子死了,陪送了个小鲜肉 | 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