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英雄远征》:成长的过程就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酌情观看

经过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的多次官方认证,漫威电影宇宙的第二部蜘蛛侠独立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成为《复仇者联盟4》之后,漫威电影宇宙“无限传奇”系列的终章。

6月28日在中国内地上映的《蜘蛛侠:英雄远征》,获得了超过2.2亿的票房,是整个6月第二部获得单日票房过2亿的影片。同时该片豆瓣电影评分也达到8.2分,比该系列第一部的7.4分高出不少。早在提前试映30分钟时,就取得了非常好的观影效果。

极少有系列影片第二部的口碑,能够超过第一部的。《蜘蛛侠:英雄远征》非常好地找到了“少年成长”作为切入点,将彼得·帕克的成长作为故事的主线。对一名16岁的孩子来说,刚成为复仇者联盟的成员,就被迫去往外星、因响指消失、回归后立刻加入大战并目睹自己的人生导师牺牲,这一切都太快太突然,更别提在blip(形容灭霸响指事件中消失的五年)后,生活还要重新开启。从他的视角,能够看到《复仇者联盟4》中没有展开的“接地气”的阶段,看看普通人如何去接受身边的人消失5年后回归的情景。至于蜘蛛侠,他需要一场休假。

欧洲暑期旅行,成为情窦初开的彼得·帕克最要紧的一件事。与此同时,另一条线里,所谓来自平行宇宙的昆汀·贝克,又名神秘客,与尼克·弗瑞一伙人,在为如何对抗怪物“元素众”而商讨对策,并拉来蜘蛛侠帮忙。一边是普通人的休假和谈情说爱,一边是作为超级英雄拯救世界,彼得·帕克陷入两难。

情窦初开,彼得打定主意进行表白

如果只做到这样,《蜘蛛侠:英雄远征》或许也就是一部相对稳定且平庸的漫威宇宙独立英雄续集,让他能够获得超越前一部的原因正是在于,这些都不是重点。在《蜘蛛侠:英雄远征》当中,编剧与导演通过故事、视听语言、人物设定等电影能够表现出来的各个方面,都践行了一句中国的老话:假作真时真亦假。

神秘客的反水没有太多意外,毕竟在漫画原著中,他就是蜘蛛侠的重要敌人之一,只是没有想到,他的获得信任的方式,居然和《美国队长3》开篇中托尼·史塔克介绍的那款逼真的全息投影息息相关。而他背后的团队,可谓是“向钢铁侠复仇联盟”,全都有着在托尼身边工作并因为他跌入谷底的背景。

这个由无人机打造、带真实攻击的全息投影,不仅是“元素众”的罪魁祸首,也是神秘客击垮蜘蛛侠的重要工具。在影片中,蜘蛛侠完全陷入了神秘客打造的全息投影迷幻世界,从身体到心理都受到极大打击,从柏林被“打”到荷兰。

“夜魔猴”套装

在彼得的成长过程中,残酷的打击也是迫使其成熟的重要方式。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承认自己的失败,再通过自己与同伴的力量,将一切损失尽量挽回,是彼得·帕克通过这一切所学到的。当他信任的神秘客从超级英雄摇身一变成为骗子和一切灾难的幕后黑手,他会悔恨自己轻信他人。在全息投影的幻象里,他一再被神秘客用纷繁的幻觉攻击,就连钢铁侠从墓碑中爬出来这样的场景也陡然出现。

在视听语言方面,全片在这里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天翻地覆的感觉中既有《奇异博士》片中那种迷幻的效果,也有《蜘蛛侠:平行宇宙》里一切现实在眼前不断变化和重组的氛围。两人的第一次交手,一扫之前对战“元素众”的沉闷,让影片开始焕发独属于蜘蛛侠的色彩。

无论去到哪里,钢铁侠一直都在

神秘客身份的解密,也证明了漫威并无心在此刻展开多元宇宙计划,他并非来自833宇宙。至于电影主宇宙是不是此前《雷神2》里出现的616宇宙,还有待未来揭开谜底,毕竟在漫画设定中,漫威电影宇宙还是Earth-199999。

在看完两个彩蛋后,回想起来会发现,故事细节中,有太多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内特与贝蒂在去往欧洲的飞机上瞬间成为恋人,回到纽约立刻分手;梅姨和哈皮一直眉来眼去,两人却分别抱着露水情和认真交往的心态;为了掩盖蜘蛛侠如何来到欧洲,内特直接想到“夜魔猴”;哈灵顿老师还讲出他妻子为了跟其他人私奔,故意假装遭受blip影响从而离开了他。

从一定程度上,两个彩蛋过于震撼,剧透后对影片的观赏性影响太大。其中第一个,做到了此前所有蜘蛛侠电影从没做到的一件事。而第二个彩蛋,会让观众以完全不同的视角来二刷整部影片,甚至能推翻全片。尤其是对漫威粉丝来说,细思极恐。为了保证观影质量,在这里不能对彩蛋进行任何剧透。记住哈皮的那句话,“不要相信任何的表象。”

哈皮虽然没有看透,但无意间已经点透本片最大悬念

即将开始第四阶段的漫威,选择让蜘蛛侠进行“收尾”,呼应了钢铁侠的“开头”。在未来的漫威影片中,格局将更加广大,整个宇宙将会成为主战场,永恒族的加入会让天神组的出现成为可能。蜘蛛侠能否成为下一任钢铁侠?这个在电影里提出了无数遍的问题,暂时还没有办法得到答案。

推荐指数:非常推荐观看,IMAX影院或杜比影院观影效果更佳

来源:界面新闻 微信号:wowjiemi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蜘蛛侠:英雄远征》:成长的过程就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