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一周年,火箭少女101到底混得怎么样?

2018年6月23日晚上,有6000万人在一起直播围观一档被戏称为“选秀春晚”的节目——《创造101》。由457家公司、13778名练习生甄选出的101位女孩,经过104天的艰苦训练和厮杀,最终有人站上了成团出道位。

作为偶像元年最强节目中万分之8的幸运儿,她们是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段奥娟,Yamy,赖美云,紫宁,杨芸晴,李紫婷,傅菁,徐梦洁。这个被命名为“火箭少女101”的11人女团,也被视作注定将开启中国女团的新篇章。

很快,一年就过去了。

我们不禁好奇,火箭少女101真的开启女团新篇章了吗?我们决定从数据角度看看她们这一年来的真实情况。

(一)火箭少女101全团数据:

粉圈曾流传过一些偶像团体鄙视链的说法:

帝国(TFBOYS)看不上NPC(Nine Percent),NPC看不上青和营(UNINE 和 R1SE),青和营互相看不起,而火少(火箭少女)看不起一切女团。

从火箭少女一年的数据来看,她们的确是在资源和话题度上碾压其他偶像女团。

这并不奇怪,毕竟这是05年《超级女声》时隔13年后又一次面向女性的选秀大事件,国民度足够高,腾讯对创造101和女团的投入也都非常大。《创造101》总制片人马延琨就曾在开播发布会上透露,要为节目制作和为期2年的女团营运投入超过6亿元资金(当然,这档节目光冠名费就高达1.5亿了,再加上投票集资、其他商业代言,腾讯是不亏的)。

于是在大投入下,我们看到成团后的火箭少女101,在这一年里有了稳定的团综节目和密度相对较高的各类资源。根据公开数据,我们将火箭少女101全团、小分队和成员个人的行程及资源做了一系列的梳理。先看看我们整理出的火箭少女团队有露出的年日程表:

可以看到,在成团之后,腾讯很快给火箭少女101安排了周更的团综节目以维持粉丝的热度,并努力保持了每月5个左右的全团露出。但这个频次没能一直保持住。感觉18年10月以后,团队与腾讯的蜜月期就结束了,露出的活动开始变少,到今年3月份就只有一次全团活动。直到最近一周年将近,全团活动才又多了起来。

单看活动频次还不够,还得看看团队拿到的资源。我们基于品牌资源、单曲、杂志、综艺和影视数据,整理了火箭少女101全团和单个成员一年里所获得的资源。先看看全团的资源:

从这张表可以看出,对火箭少女全团来说:

综艺资源有一定瓶颈:可以看到,因为全团有11人,所以在综艺上除了自己的团综,火箭少女101很难有全团真人秀的露出机会,能上的综艺大多以全团的舞台表演为主。

时尚资源比较稳:而五大时尚杂志除了COSMO,都给了火箭少女101的全团的露出机会,在时尚方面算是比较好的成绩(COSMO没有选择全团拍,而是选了杨超越、孟美岐、吴宣仪)。

音乐资源:这个不唱情歌女团的粉丝消化能力还是很强的,比如即使当年有三人缺席,《撞》在腾讯系平台上销售额也因为粉丝支持突破了2000万元。不过到目前为止,路人似乎只记住了《卡路里》。

如果只吃全团资源,就相当于坐冷板凳抠脚:从资源的属性来看,腾讯系占了很大比例。基于以上的数据就可以想到,如果一位成员获得的大部分资源都来自团队,基本就很难打开更大局面了。

而事实上,这样的团员并不少。

(二)火箭少女101各成员数据:

比较残忍的,我们整理了每个团员这一年来获得的各项资源分布,发现当团队人数太多的时候,会容易导致团队内部的超级明星效应加剧(简单讲就是旱的旱死涝旳涝死),公众注意力和资源的分配上都出现有较大差距:



不知道你们对这组数据会不会感到震惊。

首先,杨超越是真的资源C位,她的资源决定了这些雷达图的上限。其次在个人资源上碾压同队的还有孟美岐和吴宣仪。前三成员已经有相当的竞争力,个人在品牌资源、时尚杂志资源上都超过了团体资源数。

除了上面的四个维度,杨超越还要出演3部剧,分别是《极限17》,《长安诺》和《将夜2》。另外在影视资源上还能一说的依旧是孟美岐和吴宣仪,孟美岐要和肖战一起演电影版《诛仙》中的碧瑶(电视剧版由赵丽颖饰演),吴宣仪则是跟肖战一起演电视剧《斗罗大陆》。

而差距还不仅在资源上:

从行程上看,杨超越个人获得的露出是机会最少成员的8.8倍。

从微博热搜的露出次数来看,杨超越甚至是最后一名的17.2倍。

来看看我们根据热搜话题关键词统计出来的相关热搜数据:

如果将火箭少女101的全团和所有成员热搜加在一起,一共363条热搜,相当于每天都会在热搜上看到火箭少女101。但这种注意力的投射也是有选择性的,还有一半的成员全年热搜少于10条。

孟美岐、杨超越一年上80次以上的热搜可能大家都没什么概念。其实从我们统计的数据来看,杨超越和孟美岐已经成为了女明星热搜上榜次数的第三名和第四名,在她俩前面的只有杨幂和李宇春了。

(2018年是偶像的好年份,我们从数据看到,近一年明星热搜次数排在TOP20 的朱一龙、蔡徐坤、白宇、杨超越、孟美岐都是2018年成就的新面孔。要是大家感兴趣我们以后再详细讲讲,欢迎关注)

简而言之,从这一年的数据来看,火箭少女101的确在造星上成功了。但这种成功暂时还只局限在两三个人身上。这也是为什么各成员粉丝持续Battle的原因之一。
(三)她们遇到的是偶像选秀节目限定团必然面临的问题:

相信看到这里,当年深度参与过投票的朋友应该能理解,为什么火箭少女101成团后各家粉丝还会持续不断地搞事情,持续battle、持续撕逼。

一是因为粉丝打投的战斗力并没有完全映射到自家艺人获得的资源上。

少女们之前在接受《城市画报》采访时,曾频繁提及“压力”和“忍耐”。可以想象她们20岁上下就挑起中国女团顶流的重担和舆论压力,相当不容易,而女团本身的属性更是意味着成员要为最大公约数做出牺牲,不能都突出自己。

有证券研报曾经估计,当年节目所有选手的募资总额超过1亿元。一定有人会问:“大家都是粉丝真金白银投出来的孩子,凭什么我家的就要做牺牲?”

比如成员Sunnee,无论是比赛期间粉丝打投数据还是成团后的演唱会售票情况,都能看出他们是战斗力很强的一支,但这种战斗力并没能相应地体现在这一年的资源成果上。用下图的售票情况和Sunnee个人获得的资源和热搜关注比较一下就很明显了。

二是即使艺人获得充足的资源,粉丝也不会因此停止battle。

就像我们之前在回答里说的,选秀节目是一场封闭的大逃杀游戏,规则是由粉丝的热度和投票决定胜利者。在舆论热度上压倒竞争对手,对获胜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当选手已经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并顺利出道后,粉丝的征途就变成了“星辰大海”,竞争对手就成了开放性的。由于路径依赖、以及事实上其他有效方式的缺失,粉丝很容易保留原有的战斗方式。

在相当多的广告、音乐打榜上,我们都能看到公司也有意识地利用粉丝的竞争意识,企图获得更大回报。这在日韩的粉丝体系里面其实也相当常见。

在火箭少女101这个案例里,公司更是很好地利用了各家粉丝在团内的竞争意识,以致这一限定团在团魂上更若有似无。

(下面两张图是火箭少女以小分队活动形式发生的成员间合作关系,我们也能比较明显地看到合作上的不平均)

而更根本的,是《创造101》的淘汰机制本身就跟团体的整体性和融合性是相悖的,这几乎会成为所有同类选秀节目限定团会遇到的问题。因此,作为女团,火箭少女101缺了女团应有的团魂,也很难让成员的各家粉丝满意。这种情况应该也是同类偶像团体中正在发生的。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火箭少女们还很年轻,中国的偶像产业也还很年轻。今天的《创造101》和火箭少女101是行业发展中的强大样本,但在未来还有很大的进化空间。

我们在研究完这些数据后还真有些感触:在开放世界里,游戏规则不再像节目里那么简单,也不会像粉丝愿望中想的这么简单。

今年腾讯和爱奇艺的两档同类选秀已不再风光,反而有更多基于作品、业务能力的综艺《乐队的夏天》、《声入人心》收获了好口碑。变化就是这么快,窗口期就是这么短。

对于火箭少女团队和单个成员来说,接下来努力做出能出圈的作品,找到自己在行业中的独特性,才是两年限定期后持续能打的关键。想要在娱乐行业中长青,还得多多努力。也希望努力的人能有好的际遇。

来源:FUNJI种瓜基地 微信号:FUNJIdat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出道一周年,火箭少女101到底混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