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灵素与林月如:被错失与被辜负

小时候读书打游戏,怜惜程灵素,怜惜林月如。

《飞狐外传》里程灵素死去,胡斐心如刀割;《仙剑奇侠传》里林月如倒在床头,李逍遥看着回忆过往种种。我当时心里,跳成了两个人。

一个人代入了胡斐与李逍遥,念想大概是:“难过啊,后悔啊,错过了!满目山河空念远啊,不如惜取眼前人啊!”

一个人跳出来,有种扭曲的快感。大概类似于:“胡斐/李逍遥,知道痛苦了吧?活该!失去了错过了才知道难过,早干嘛去了?!”

错过了,大概是世上最让人意难平的事。

头几年吧,吉米·法伦在自己的脱口秀里,请到妮可·基德曼,说起21世纪初妮可见过他。本来一个普通聊天,被妮可一句“我其实当时喜欢你”给点炸了。“当时我单身,我们的朋友里克说可以去见见你……结果你就在那里戴个棒球帽,不说什么话,还开始打游戏……”

法伦崩溃了:“我当时约会了妮可·基德曼?!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个约会!……”

(当然,也可能是节目效果,姑且当他这是真的吧……)

Youtube下面最热门的评论是:吉米现在,大概疯狂致力于打造时光机。

年纪渐长后,后悔或难过的点,会不太一样。

比如,越来越不替胡斐可惜了——胡斐不是不知道程灵素喜欢自己。

王铁匠很明白地告诉过胡斐:“胡爷,王铁匠又不是傻子,难道我还瞧不出么?程姑娘人既聪明,心眼儿又好,这份本事更加不用提啦。人家对你一片真心,这一辈子你可得多听她话。”

胡斐当时只是含糊答应,“再见啦。”

胡斐听他话中有因,却不便多说,只得含糊答应,说道:“再见啦。”

他喜欢袁紫衣,没法跟程灵素好,可以理解。然而他既不跟程灵素好,也没有跟她断干净;而是跟她结拜了兄妹:这样好有个名分在一起。

认妹妹这种事是很伤人的,可怕的是,当时胡斐求恳程灵素时,用词非常的糟糕:

“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肯不肯答允,不知我是否高攀得上?”

当时耳根子和半边脸颊全都红了,声音都发抖了。可是胡斐接了一句,就让她立刻面色苍白:“你我都无父母亲人,我想和你结拜为兄妹,你说好么?”

胡斐对程灵素,并不是没感情。后来救马春花时,他也说过,“我救马姑娘!我跟你同死。”

他也知道怎么哄程灵素高兴。知道程灵素在意袁紫衣。所以当程灵素终于吃了一次醋,“你不听我话,自己爱送命,才没人为你伤心呢。除非是你那个多情多义的袁姑娘……她又怎么不来助你一臂之力?”

胡斐会说:“她没知道我会这样傻,竟会闯进福大帅府中去。天下只有一位姑娘,才知道我会这般蛮干胡来,也只有她,才能在紧急关头救我性命。”

所以最后,程灵素为胡斐治毒牺牲自己,是最无奈最凄凉,却也是唯一的解决方法。这是个死结,死结也只有用死,才解得开。

比如,我越来越不替李逍遥可惜了——李逍遥其实是知道的。当日在扬州,林月如在李逍遥似睡非睡时表露过内心。李逍遥也知道自己跟林月如有不清不楚的婚姻之约。在京城,林天南亲自跟李逍遥交手,那是已经把林月如交托给他了。然而李逍遥还是从没把事情弄清楚过。

——为什么林月如肯冒生死危险,跟着李逍遥过扬州、赴京城、上蜀山、杀透镇妖塔,就为了救回自己实际上的情敌呢?就为了替情敌一死呢?

李逍遥是知道的,但……嗯。

当然,年纪渐长,有许多事越看明白了。

当日在苏州,林月如以为自己能嫁给李逍遥时,曾在花园里换一身新装,问李逍遥自己好看不好看。那是少女情怀,就为了情郎说一声好。李逍遥反应愣愣呼呼的,下一刻便是赵灵儿蛇变出奔,李逍遥追了出去,半路遇到林月如:从此俩人搭伴组队,去救赵灵儿了。

小时候从李逍遥角度看,“林月如人真好。”

人年长了,懂得看林月如角度了:前一刻还在想美好婚姻,特意换了衣裳,花园里试图跟李逍遥调个情;下一刻,李逍遥就为了赵灵儿破门而出了。

林月如却还得调整心情,追出去,放着苏州大小姐不做,就为了一起舍生忘死救赵灵儿。

少年时不会在意这样的细节,真是有点年纪了,才懂得了。

大概胡斐觉得自己爱袁紫衣很苦,却似乎并没想程灵素更苦;李逍遥一路带着林月如披荆斩棘去救赵灵儿,好像没想过林月如是为什么。我们也就听之任之的。

不知道时对不起,那是错过。

知道了之后还对不起,那是辜负。

前者是少年愚钝,后者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为什么到年纪大了才意识到呢?我一个死宅朋友这么说:

“小时候以为自己是李逍遥,长大了才发现,自己最多也就是个林月如——可能还是阿奴。”

麦当娜有首歌《Take a Bow》。里头她哀怨地问了句,“You take me for granted why o why?”

——你觉得我就是活该爱你的,为什么呢?

人在失去之前,都以为所拥有的一切,全是理所当然。

爱你的人理该爱你。帮助你的人理该帮你。

可是,世上没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没什么人天然应该爱你,没什么事天然就应该属于你——这是失去后才晓得的。

当林月如微笑着说出下面这句话时,她的心情,我是多年之后才明白的。

“就怪我自己倒霉啦!”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理所当然的,应该微笑着承担苦楚的。没什么牺牲,是理所当然的。

人偶尔想想上面这个道理,大概,错失的与辜负的会少一点。

人不肯接受“我拥有这一切并非理所当然的”,许多时候,是怕自己自尊心受挫。

但自尊心受挫,比起后悔起来,急吼吼地去试图发明时光机,或者去事后拼命地捉傀儡虫,或者看梅花落满了南山,总要好得多吧?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程灵素与林月如:被错失与被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