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电影大概率已经夭折,电视剧依旧很难拍

《三体》又要拍电视剧了。

6月18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5月电视剧备案公示,改编自刘慈欣同名科幻小说的《三体》已通过备案,预计今年9月开拍,共24集,制作周期为12个月。

而报备的机构,仍旧是《三体》版权的持有方——上海游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游族”影业),也就是电影《三体》的出品公司。

此消息一出,再次引发网友热议。浏览量1亿的#三体将拍电视剧#话题中,多数网友对此表示担忧,最多的担心是特效不合格、剧集注水,以及是否会和电影《三体》一样,最终无法如期上映。
一波三折的改编

剧版《三体》并不是第一次报备。早在2016年,《三体》就出现在备案信息中,集数为32集,比这次多了8集,报备机构是游族影业。

2014年,游族网络为跨界到影视行业成立游族影业。游族网络主要是做手游和页游的开发,成立游族影业后曾以“影游联动”为宣传点,试图打造“轻迪士尼”。而《三体》系列被其视为大IP战略,是实现电影、游戏联动商业模式的关键。

2015 年,《三体》系列的第一部获得第 73 届雨果奖,刘慈欣成为首位获得该奖的亚洲作家。这次获奖之后,《三体》成为炙手可热的科幻大IP。

许多科幻迷心中比较困惑,《三体》为何会由毫无经验的游族影业来拍摄?

刘慈欣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当时国内的科幻改编市场还很冷清,他可选择的余地并不多。并且,国外对中国科幻的改编权也不是太重视,有国外的大导演也看过《三体》的版权,没有表示很感兴趣。

《三体》的改编权到游族手中,其实几经易手。2009年,导演张番番以10万元的价格,从刘慈欣手中买走《三体》全部版权,并将五年期限的改编权、后续影视剧和游戏开发版权打包买走。

随后,张番番与盛世新影发行公司开始融资筹拍《三体》。2013年,盛世新影改制成为国盛影业,无法主控《三体》项目。张番番与国盛影业在开发方向上产生分歧,合作发生变故。2014年,张番番开始与游族合作,条件是《三体》电影的导演必须是自己。

按照游族的规划,《三体》电影预计在2016年上映,改编的5—6款游戏部分会在电影之前上线,而一款重度类的游戏则会与电影同步推出。目前,并没有任何一款改编自《三体》的游戏上线。

PingWest登陆游族影业官网,点击项目一栏发现,游族影业有《三体》、《太平轮》和《恐龙大赛车》三部电影。其中,上映的只有《太平轮》,《恐龙大赛车》和《三体》均未与观众见面。

说到《三体》电影,可谓一波三折。

2015年4月22日,《三体》电影召开发布会,公布片子由刘慈欣本人担纲监制、张番番执导,张静初、冯绍峰主演。2015年7月底,《三体》电影全部杀青,随后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科幻迷们对此多有质疑,认为拍摄过于草率,并且对导演和演员也不符合期待。科幻电影作为电影工业里最具难度的影片类型,它对技术、人员素质和经验,以及整个产业配套环境的要求都非常严格。

原定上映日前一个月,有消息传出,游族影业高层变动,游族影业CEO、影片监制孔二狗离职,《三体》上映时间无限期推迟。对此,游族影业称传言不实:《三体》推迟上映主要是在后期特效阶段需要细心打磨,而孔二狗没有离开游族,只是由CEO转为执行董事。

而孔二狗则在朋友圈称,“张番番导演如期完成了工作,呈现给观众的都是前期拍摄素材,不存在素材不能用的问题,且电影延期主要因为对后期的要求超过以往,并要增加预算”,并表示“随时为公司项目出任何力”。

2016年5 月 31 日,慈文传媒在其年度战略发布会上宣布,他们将要和游族影业改编《三体》的电视剧,并公布《三体》改编电视剧后,将由杨文军来执导。慈文传媒打造过多款热IP,比如《花千骨》,再比如杨文军拍摄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电视剧版,执导过的电影《何以笙箫默》。

《三体》改编再次传出消息,已经是2018年3月。

英国《金融时报》称,“投资者们说,亚马逊正在进行相关谈判,谈判结果很可能促使亚马逊拨出10亿美元,购买《三体》相关版权并基于该书制作三季连续剧。”

这一次,科幻迷们很是振奋,他们希望真的是亚马逊“接盘”,期待亚马逊能为《三体》提供大投资和精良制作。对此,亚马逊并没有做出回应。有人向刘慈欣求证,刘慈欣表示并不知情,而游族影业发声明:“感谢国际、国内各界和广大粉丝对《三体》和游族影业的关注。”

如今,综合种种消息,《三体》电影十有八九已经夭折。
电视剧改编仍存难点

今年2月,电影《阿丽塔》来中国宣传,被尊称为“卡神”的詹姆斯·卡梅隆和《三体》作者刘慈欣、《流浪地球》导演郭帆有一场交流会。

会上,刘慈欣问卡梅隆:“如果中国科幻片继续发展下去,你想看到怎样的科幻片?”卡梅隆不假思索地回答:“《三体》”。

刘慈欣有些不好意思,随后说:“《三体》以我们目前的经验来说有一定困难。”他希望拍一些比较容易的,至少是视觉上、故事上比较容易一些的。

相较《三体》,已经和观众见面的《流浪地球》就属于视觉上、故事上比较容易一些的科幻电影。但《流浪地球》的副导演郁刚表示,依旧难拍到导致他得了中国科幻电影PTSD,做噩梦、出现幻听,一提拍电影就犯怵。

在《三体》将拍电视剧的各种讨论里,网友们表示最担心的是特效制作,他们认为对科幻产业链不成熟的国内市场来说,特效制作依旧是大难题。

从技术层面来说,特效制作有两类,分别是物理特效和视觉特效。其中,物理特效大致包括特效化妆、特殊道具、特殊服装、特殊置景、电控机械生物等。如《流浪地球》中救援部队穿戴的机械制服、太空面罩等道具都属这一类,根据影片量身定做,市面上无法购买的道具。

而视觉特效,则是伴随计算机图形技术的发展不断提高的技术,也就是数字特效。如今年2月上映的《阿丽塔:战斗天使》,主角完全是由特效制作而成。这种人脸和动作捕捉技术,则是在运动物体的关键部位设置跟踪器,由动作捕捉系统捕捉跟踪器位置,再经过计算机处理,然后得到三维空间坐标数据,最后进行应用。而这种动捕技术,在国内还属于起步阶段。

但《三体》视觉化之所以难,不止是技术局限。知乎答主郝星河认为,还有想象力的局限,尤其是对宇宙的物理想象,很多都超越了导演们的认知。

比如“水滴”,小说中这样描述:

“水滴的速度已经超过了第三宇宙速度的十倍,它沿途猛烈撞击着碎片,被撞击的碎片再次熔化并高速飞溅,与其他碎片产生了次级撞击,在水滴后面形成了灿烂的尾迹。尾迹最初像一颗怒发冲冠的彗星,但很快拉长,变成一条上万公里长的银光巨龙……”

《三体》电视剧怎么把“水滴”视觉化,除了需要技术,还非常考验导演的想象力。如何把它布置成实景,最后在荧幕上呈现,这是需要面对的第一重难题。

这一重难题其实比较好解决,可以花钱请国外的团队。事实上,《三体》的原著其实在科幻电影丰富的好莱坞大导演手上传了个遍,但最终没有人愿意接手,因为《三体》复杂的主题对于大成本电影而言简直是个灾难。

对高度工业化的好莱坞来说,主题复杂的《三体》也是个不小的挑战。《三体》主题很难用一两句话概括,不像《星际穿越》,主题就是简单的“保护家庭和拯救世界”,《流浪地球》则是“拯救地球和父子情”。因此,改编才是剧版《三体》最大难题。

除去技术层面的挑战,《三体》的改编难度可类比《白鹿原》——一部横跨了半个世纪的史诗。

《白鹿原》的时空跨度非常大,通过白鹿村半个世纪的经历,以及主人公们的命运,把清朝末年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变迁史娓娓道来。而每一个宏大的历史叙事后,唯有生活之艰辛、世态之无常、人性之丑陋,个人在历史浪潮中的无力感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种时空跨度,和文本中极其丰富的灰度,在讲究强冲突的剧本中很难去体现。如《白鹿原》的编剧芦苇所说,时间跨度大,人物繁多,影视化改编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去选取、梳理人物与情节,再处理为电影画面。《三体》这类科幻小说的时空跨度就更不用说了,如何取舍同样是大难点。

《白鹿原》的影视化之路,走了整整20年,同样伴随着各种争议和讨论。《白鹿原》改编之路如此漫长,除了原著内容的复杂性,还有来自50万字改编为数万字剧本的艰巨性。从体量来看,80万字的《三体》同样显得更加艰巨。

电视剧版的《白鹿原》,光是立项筹拍就经历了16年,主创包括94位主演,400位幕后工作人员,4万多群演。卡梅隆拍《阿凡达》,也是准备了多年,并且以十年、系列电影为目标立的项。

卡梅隆认为,《三体》拍摄电影难度极大:“《三体》如果拍成电影,就要按照六部电影的体量去拍,才能拍出这部作品的深度和广度。”而陈忠实也曾为《白鹿原》提过解决方案,舞台和荧幕的时间、空间十分有限,“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也许只能等电视剧了,那个不受时空限制,装不下再续一集嘛。”

同理,《三体》也是如此,电视剧显然是比电影更合适的形式。但增加集数,意味着烧更多的钱。《三体》这种硬科幻内容,实现起来困难,也是最烧钱的,并且市场回报不一定乐观。

游族是否有这么多钱烧,或者说服资本入场一起烧,这还真不好说。2018年,游族网络实现营业收入35.81亿元,同比增长10.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9亿元,同比增长53.85%。

但游族的财务状况,并不如财报表面“行业下滑,游族逆流”那么乐观。《新浪财经》整理了游族网络近5年的差值比,2018年仅为0.27,数值远低于2017年的1.13,也远低于5年的平均值0.72。并且,游族网络2018年的短期借款18.9亿元,相比于2017年末的12.74亿元激增近50%。这意味着,2019年游族网络需要偿还18.9亿元的借款。除此之外,实控人林奇因90.7%高质押率曾被深交所下函问询。

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3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22.20%;实现营业收入8.3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03%。由此看来,资金链紧张的游族网络急需热度IP改变现状,而曾被寄托希望的大IP《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并不给力,在TapTap上仅有3.6的评分。

除此之外,10年已过,《三体》改编权眼看也快到期。综合来看,游族此时计划重新开拍《三体》也就不难理解了。

据《每日经济新闻》的统计,游族网络今日股价涨5.05%,报18.5元/股,公司市值164亿元。去年3月,亚马逊可能会拍三体的消息一出,游族网络的股价同样涨幅不小。当时,有投资人认为,不排除是官方炒作行为,目的是为了卖出高价。

游族针对《三体》的大IP战略,一直让人看不懂。5年过去了,所谓的“影游联动”,大IP开发管理,到目前为止,只有用三体注册的各种商标。

总而言之,对于再次开拍的《三体》电视剧,科幻迷们最好别抱太大的期待。

正如刘慈欣分享过的那则趣事:“香港的科幻协会送给科幻杂志,封面有阿瑟克拉克的通信,阿瑟克拉克说我很忙,把我的小说忙着改编成电影,马上要开拍了,就是那个《与拉玛相会》,那是七十年代末的事,到现在也没有开拍,不断传出改编的消息了。”

参考资料:鲁雪婷,独家调查:揭《三体》延期背后的权力拉锯,2016年

来源:品玩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三体》电影大概率已经夭折,电视剧依旧很难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