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哪种歧视最安全?

“去他的,我算是受够了!”悉达多隔着办公桌对我喊,“我一定得把驾照换成纽约的!”

“怎么啦?”我对着电脑头也不回的问。

“你难道没有碰见过吗?当你拿着外州的驾照在曼哈顿,服务人员给你的那种眼神(the look)?”从阿肯色州的沃尔玛总部搬到纽约的印度小哥忿忿不平地申诉。

“啊, 那种眼神(THE look)!”

我俩都犹有余味的回忆起了生活在纽约作为“外地人”而被投射的各种眼神。

案例1:周末去一家稍微高档点的餐厅吃个brunch,因为点了餐前酒,所以要出示身份证(21岁以下不得饮酒)。鬓角一丝不苟、袖扣闪闪发亮的老帅哥侍者一边接过我伊利诺伊州的驾照,一边嘴角几乎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然后礼貌又冷淡地介绍餐馆特色:“您想尝尝这个熏三文鱼加火腿蛋吗?这可是‘本地人’的最爱。”——靠,我的一份美妙心情也立马像被熏过了一样。

案例2:和佳颖去麦迪逊大道上的精品店买一只看中很久的红色手袋,坐在估计有我一个月房租那么贵的沙发上,售货小姐非常热情地叫我俩填写个人信息。在手机号码那一栏,我刚写下847三个数字(芝加哥区号),她像触了电一样地问:“这不是纽约的号码吧?”“这是芝加哥的。”我心里暗暗的翻了个响亮的白眼,预备着后续报道。果然,她过分热情地称赞:“是的是的,我去过芝加哥,是座了不起的城市!对了,你来纽约玩上几天?”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她,我已经在这儿生活了两年多了。

这基本代表着两种地域性歧视的典型:礼貌的不屑和夸张的热情。

想想也不怪他们,因为在美国,搞点别的歧视成本太高了!

大家对于“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这些根弦绷得太紧,简直堪比天朝革命年代的“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随时随地准备给你上纲上线。

比如对你的黑人同事,你难道敢在公司里直呼“那个黑人老兄(that black guy)”吗?没门儿,得叫非洲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要不然,你就等着被人力资源请去喝茶吧。所以好莱坞的所有黑人角色,基本都是“高大全”类型的。反派?反派那必须白人挑重担。(近几年也兴起了让北韩挑大梁的趋势,MD,看人下菜碟儿果然是全球化的运动。)

再比如印第安人,你能够直呼对方为Indian吗?错啦,这不是华丽丽的揭了历史上西进运动屠杀印第安人的伤疤吗?你得称呼人家为“美国本土人”(Native American),来彰显他们早在清教徒移民前就是美国主人翁的现实。

至于性别歧视,好家伙,第三人称单数都要不厌其烦的写明他/她(He/She),要不然,你就等着被女权主义投诉吧。这些年还愈演愈烈,非要在性别选项中添加除了“男”“女”之外的“第三性”(Unisex),也不怕人家得选择综合症。

啊,美国人民在各种政治正确的社会潜规则和自我审查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估计都憋到内伤了。就剩地域歧视这么点危害不大的可以玩玩了,你不得给人留条活路吗?

跟种族性别什么的比起来,地域性歧视要不显眼的多,一般出卖你的,主要就3个因素:1.州立身份证(state id)或驾照,2.手机号,3.口音。

1.美国由于是联邦制,所以身份证和驾照由每个州的州政府颁发,看起来花花绿绿的很不一样。比如我那备受白眼的伊利诺伊州驾照吧——朱红色顶头,有老鹰抓着麦穗儿图案水印(估计是因为农业大州的缘故)。

2.手机号的前三位是城市区号,来电显示立马出卖了你的老巢。当年有西北的同班同学想去西海岸找工作,特意借了加州一朋友的手机号放在简历上,从而让潜在的雇主产生她是本地人的错觉。

3.口音,这点比较subtle,说实话,作为一外国人,我能够听出来的,只有很强的南方口音(比如德克萨斯的重尾音)和某些地域性俚语(比如加州专有的chillax=chill + relax)。但是对于美国本土人来说,估计就跟咱们能一耳朵听出东北的大茬子味儿,天津的相声味儿,浙普的平(pin)舌(se)音,台湾腔的酱紫,是一样一样的。

所以说地域性歧视要玩起来,还是有点进入门槛滴。

与此同时,美国的地域性歧视也没啥实质性伤害。纵然有州立身份证,却根本不妨碍你跨州工作,不用办什么狗屁暂住证,强制性遣返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考大学,我也没听说纽约子弟能够低60分入取哥大、NYU的美事儿。各州手机号虽然不同,却也并没有漫游费这一说。根据最近的流行趋势,AT&T都开办加拿大、墨西哥统一话费的业务了。

说白了,其实就是资源没有那么集中,政策没有那么倾斜,所以哪怕你在中西部大农村呢,方圆500里之内投奔一个大城市,上一所好大学,找份好工作,基本不在话下。

如此看来,地域性歧视玩起来不那么容易,又没有什么实质性价值,那大家都图个什么呢?

别忘了,不还有心理上的虚荣心嘛!

《纽约客》杂志上曾经发表过一副漫画《纽约人民眼中的美国》:放眼曼哈顿哈德逊河流以西,有那么窄窄的一溜是新泽西州,然后直至美国的西海岸,统统可以归结为面目模糊的——中、西、部、大、农、村。

不信吗?就说我在芝加哥念的西北大学吧,在地图上看,几乎可以划分成美国的东北角,名字却是Northwestern。不用说了,就是早期那帮蜗居在新英格兰的清教徒们搞的鬼!妈的!

于是,纽约人民拿眼角的余光扫着隔河相望的新泽西人民:Jersey Shore(一个很低端的电视真人秀)的土包子们,哈哈哈!

新泽西人民鼻孔朝天的看着芝加哥人民:中西部大农村来的,哈哈哈!

芝加哥人民一扭头甩给伊利诺伊州的其他居民:玉米地来的,哈哈哈!

在这个地域性歧视的权力链条上,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找到更低端的一环,

等等,说不定并不是自上而下的链条呢,搞不好还是个歧视的圆环(circle),玉米地的完全可以歧视纽约人民:住的连个后院都没有,傻X了吧,哈哈哈。

阿弥陀佛,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其实大家只要放下虚荣心,完全可以立地成佛嘛。

不过没有恩怨何以成江湖?要我看,美东美中美西的,还是各自抱团、再接再励,一定要歧视出水平歧视出创意,让政治正确的生活里好歹有点儿乐趣吧。

于是,就在悉达多去交管局排了3个小时的队,换成了纽约驾照后,我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去换掉用了5年的847手机号。

我一边走向时代广场的AT&T柜台,一边盘算着:最好能够换成212的(曼哈顿第一代手机号),不行的话646的(曼哈顿第二代手机号),再不济347的也认了(曼哈顿北郊手机号),说什么也不能搞718的(皇后区,布鲁克林区手机号)!

嗯,就这样,我磨掌擦拳的准备占据歧视链的制高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美国,哪种歧视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