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欲望的下流社会,啃老是如何侵蚀日本年轻人的?

曾经日本的“啃老先驱”已经变成了“啃老大叔”,“平成废物”也进入了令和时代,他们啃食的不光是父母,还将是整个社会保障体系。继续放任下去,那么“8050问题”也将升级为“9060问题”。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啃老是如何一步步侵蚀日本年轻人的?

如今的新闻已经比小说更加魔幻。

近期的一则日本报道就让人震惊无比。日本一位76岁的老父亲,亲手杀死了自己44岁的儿子。而谋杀的动机竟然是担心儿子的暴力倾向会伤害他人,“不想给社会添麻烦”之下只能杀了他。

行凶者熊泽英昭是日本政府前高官,而他的儿子则是典型的啃老族,每天宅在家里打游戏,认为父母应该照顾他到死。

联系到此前的“川崎无差别杀人事件”,凶手岩崎隆一也是长期不上班的啃老族,因此日本社交媒体上则呈现了一边倒的倾向,同情父亲之音不绝于耳。

说到啃老族,日本可谓是先祖起源地,但啃老也是全球现象。在大陆,他们是无业游民;在韩国,他们是“尼特族”“鲑鱼族”,在香港,他们是双失青年,在台湾,他们是鲁蛇(loser),在日本,则是啃老族与茧居族。

日本缘何有如此数量庞大的啃老族?谁该为这种啃老族造就的社会隐患背锅?

日式啃老族的诞生,
逃避可耻却有用?

如果要给啃老族做个群体画像,那么宅字绝对与其密切挂钩,匹配的标签则是单身、肥胖、懒惰。

啃老族音译自英语NEET(Not in Education,Employment or Training),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年龄在13到34岁,丧失热情,害怕社交、不想工作,不愿出门,家里蹲啃老,不婚不育,从社会中抽离。

日剧《卖房子的女人》里有一位蛰居啃老族考虑了自己的生存方案,打算在节俭生活之下蛰居到100岁。而他的想法在现实中得到了验证。

日本一档反映民众真实生活状况的节目《跟你去你家可以吗》采访了一位70岁的骨灰级啃老族,可谓是啃老啃出新境界。他只工作了两年半,然后就靠爸妈遗产过到现在。家里垃圾堆积如山,父亲去世后就没再打扫过卫生,每天靠着便宜的纳豆吃饭,一个人孤独地活着。

在节目尾声里,老人眼含泪光地感慨了一句:“人间啊,在人之间才叫人间”。虽然说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但当一个人断绝了与他人的羁绊、与社会的关联,等待他的不再是彻底的自由与无拘束,而是个体无尽的迷惘。

亚里士多德曾言“离群索居者,要么成为野兽,要么成为神明。”啃老族着贯彻逃避可耻却有用的原则,却期盼着有人能与废柴的自己谈恋爱,无法成为野兽的他们最终只能跌落进被抛弃的陷阱,沉溺于网络、游戏、漫画等虚幻的国度,自以为是神明,却在丧与宅中沦陷,消磨每一日。

就这样,无力挣扎,无心改变,割舍了一腔热血,抽掉了满腹激情,任由着自我被堕落所吞噬,抛弃日常生活中的表演,困顿于茧形的自我宇宙,透露着颓废与绝望,主动或者被动,滑入社会的脱轨者的序列。

但啃老一时爽,终究难逃火葬场。长期地啃老与蛰居,对于一个人的精神与身体状态都是双重的伤害。当群居的社会性动物失去了与他人的交流互动,极易滑向深渊。就像新闻里熊泽英一郎,呈现出暴力的倾向,甚至在思想上已然扭曲,将一切推诿给父母,捆绑着父母对其负责一生,扬言“如果获得了杀人许可证,要最先杀掉蠢妈妈”。

宅在家啃老只是这些年轻人的避世道场,本质上却映射出很多普通年轻人内心的挣扎。在后现代语境之下,这种现象成为一种群体性的集合,我们该反思其深层的文化结构。

低欲望的下流社会,
制造啃老的群体症候

“宅文化”浸染的日本人,宁愿躺着也不愿意坐着,宁愿在网络上鲜衣怒马也不愿在现实中烈焰繁花,他们不关心时代命题与宏大叙事,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条咸鱼。

而啃老给了他们宅下去的后方保障,也让他们将宅发挥到了极致。啃老族宅地理直气壮,啃地肆无忌惮,如同水蛭,吸附在年迈的父母身上,也逐渐丧失自己的独立人格。

啃老族的形成与家庭环境密不可分。受到东亚家族一体文化的影响,日本父母们多秉承着“子女至上”主义,这种过度保护让孩子缺乏独立性、自主性和责任感,造成孩子对父母的长期依赖。

雪上加霜的是,在2001年,日本将“统一主义”教育方针升级为《21世纪教育新生计划》,这种自由化、个人化教育政策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部分宽松世代没有成长为富有创造力的群体,却逐渐失去奋发向上的动力,学力低下而竞争力不足,在求职大市场中不被认可。日本内阁府2010年的一项调查就显示因为工作碰壁,无法适应职场而成为“家里蹲”的占比高达45%。

“废宅”是时代悲剧与个人命运的重叠,不仅是这届年轻人不行,也是源于社会的不给力。

社会学家三浦展在《下流社会》中表示:“平成废柴这种不求上进,人生热情全盘低下的心态。并非他们不愿意上升,而是上升空间已经丧失。” 啃老族不婚、不生、不买房,胸无大志,其实不仅是真正的低欲望,而是对欲望的妥协。

当泡沫经济遇上消费退潮,日本经历“迷失的十年”,企业大量裁员,终身雇佣制面临挑战,如此一来,年轻人可能一毕业就失业,前途迷茫,而社会阶层结构性板结,奋斗与努力的价值已然挥发,“即使再怎么努力,也不会获得幸福”的绝望火焰在人们的心中肆虐燃烧,于是“不拥有”成为年轻人在时代脉络下顺理成章的选择,啃老则是他们经历社会转型阵痛,无可奈何的挡箭牌。

更加可怕的是,日本啃老族如今也呈现出高龄化趋势,甚至造成了严峻的“8050问题”(泛指80岁左右的双亲和50岁左右的家里蹲子女)。日本内阁府今年3月公布的调查显示,贫穷的中年人和年迈父母同住案例持续增加,有61.3万人是茧居族,当中近3/4是男性。39岁以下的“茧居族”约有54.1万人,打破了过去“茧居青年”的刻板印象。

也就是说,曾经的“啃老先驱”已经变成了“啃老大叔”,“平成废物”也进入了令和时代,他们啃食的不光是父母,还将是整个社会保障体系。继续放任下去,那么“8050问题”也将升级为“9060问题”。

2018年,日本政府拨款13亿日元,希望能够解决“8050问题”。但已经长期躺在懒惰的温床上的啃老族,总难轻易根除惰性的惯习。外界的推力再强大,也比不上自我内心的动力。

电影《不求上进的玉子》就讲述了一个典型啃老族的青春物语。主人公玉子毕业后返回故乡,过起了啃老废宅的日子,每天在吃、玩、睡间打转,无精打采、无所事事。直到结尾,四季过去,玉子仍未工作,但面对父亲的要求:“等这个夏天结束了,请你从家里搬出去吧,工作也好游手好闲也罢,总之先从家里出去”,也默默说出了一句:“合格”。

或许,对于啃老族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走出去,走出家庭的舒适安全区,走出自我的封闭隔离区,而未来,总有转机。

来源:南周知道 微信号: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低欲望的下流社会,啃老是如何侵蚀日本年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