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必然有结果,但故事可以无终局

@某个张佳玮:我小时候,先读《射雕英雄传》,看末尾郭靖黄蓉成了姻缘,大喜;又见书尾说他们的事迹,在《神雕侠侣》里有述,于是求着我爸,给我买套神雕侠侣。买到了,读完《神雕》,又见书尾道郭襄张君宝后事,在《倚天屠龙记》里有述。我想看见郭靖黄蓉生孩子、守襄阳,心满意足;张君宝跟郭襄,关我鸟事。看了马景涛版的电视剧,约略知道张君宝就是张三丰,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于是《倚天屠龙记》,我是隔了两年才读通的,读到万安寺,猛可间看灭绝老贼尼说道,郭靖和黄蓉守襄阳时,一起殉国了。当时咔嚓一声,天塌了一般。第一反应,便是后悔:
假如我这辈子不读《倚天》,郭靖和黄蓉就不会死了——至少在我的世界里,是这样的。

许多故事,都是这样,有头无尾最好。
比如我小时候读《三国演义》连环画,只读到《铁笼山》。虽然中间诸葛亮秋风五丈原时,心如刀绞,欲哭无泪,但好在有姜维传丞相衣钵,好得很。姜维的结局,我不知道。后来能读《三国演义》原版了,一翻:姜维最后力图复蜀不成,死了。当时也是咯噔一声,还不如不知道得好。

到得后来,岳飞进了风波亭,武松断了左胳膊,林冲病死了,洪七公和欧阳锋死在了华山,归辛树谋刺康熙失手了。《三剑客》的故事又过了几十年,达达尼昂、阿多斯和波托斯都死了,阿拉米斯孤独地活了下去。读完这些,我才觉得,世上有续书、有《反三国演义》,不是没道理的。

我现在很是庆幸:《红楼梦》没有完——后四十回我当不存在。这样到八十回为止,虽然晴雯死了,大观园大势已去,势将凋零,好歹厄运还没来。就让时间停在那里好了——这不,八十回将终时,老道士还能跟贾宝玉轻松的谈论怎么用梨子和糖制作治妒药呢。
反正结局我们都猜到了,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还不如听老道士扯扯淡。
我一个朋友,每次看《三国演义》电视剧,直到刘备定汉中为止,此后走麦城、白帝托孤、秋风五丈原,不看不看!——我跟她说,看完了才有历史感,她道:这种事知道就可以了,没理由让自己凭空不开心!

大多数童话,结局都挺完美。巫婆被扔进了白菜窖,黑心后妈皇后变成了黑夜枭,魔鬼被封进了瓶子扔进了大海,王子和公主十指相扣,接受百姓的婚礼祝福。“他们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但这种时候,最怕的就是“后来呢?”
我小时候读《格林童话》,印象最深的是:男人里有许多叫汉斯,而且大多是笨笨的可爱男生;莴苣在彼时的德国甚为难得;傻人(尤其是叫汉斯的傻人)都会有傻福气;一旦遇到魔鬼,就开始试图和他辩论,绕着绕着他就会绕进圈子里,最后愉快的被你干掉;尽可能别吃鹅、香肠、奇怪的植物和汤。
以及,当讲述者说完“他们于是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了。”有时会补一句:“一直到死”。这做法很德国人。他们告诉你,曲子结束了,有人喜欢在余曲中跳舞,但他们却在提醒你,最后一定会有个结局,你总是得离场。

知道童话只是童话,就是说,知道鸟儿并不会说话,河马并不会发笑。宝剑、盔甲和仙人的神药并不都放在王子的脚边,供他随意挑选。恶魔不都是白痴,会被渔夫骗进瓶里。你见到的第一个灰姑娘并不总是乔装改扮的公主。你在草地里见到的绿色并不都是翡翠,有许多无非是螳螂,就是知道了,大多数童话结局,只是选在了一个最好的时间。后来的一切,大多不美丽。

《战争与和平》本来该结束时,托尔斯泰又继续,让我们看见皮埃尔们平庸的生活。《红拂夜奔》告诉我们李靖逃出了长安城,但终于还是会无趣的死掉,而红拂连死都没什么盼头。《树上的男爵》必须有个结局,于是卡尔维诺让柯希莫飞上了天空,没有让我们看到他死去——这已经是一个最轻逸美妙的结局了。

所以,翠翠就这样等着二老,也好。
明海受完戒回来的路上跟小英子永远停在荷花荡,也好。
圣地亚哥打完了大鱼回来睡着了,很美。
阿里萨和费尔米纳就永远打着霍乱的旗号让船在运河里游荡直到他们一起死去。
樱木花道和湘北永远凝固在那个灼热的夏季,而不要变成上班族。
多来A梦和野比大雄依然在东京的某个角落上着四年级,而且发愁静香会不会跟他在一起。
一直就这样,其实也挺好。

很多年前,喜多川歌麿受了东洲斋写乐的役者绘影响,画了一套《当时全盛美人揃》。我以前一直以为,这话该如此断句:
“那时候最有名美人们的画像”。
后来对比了几种译法,发现似该是“美人们在她们容貌极盛时的留影”。
想到美人们最后还是会老,忽然看这些画,就有众芳荒芜之感。
知道了时间停在某一刻可以多么美丽就可以,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结局之后的结局到底如何,不知道,怕真比知道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事情必然有结果,但故事可以无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