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贼王又怎样

周末进影院看了新上映的《追龙2》。这部电影和《追龙1》是同一系列,剧情却无相关,讲的是另一位枭雄的故事。张子强,香港鼎鼎大名的「贼王」,1997年香港回归前,兴风作浪,多次得逞,现在是电影不断取用的素材。这算是他留给世界的仅有贡献吧。

香港回归之前,张子强、叶继欢、季炳雄三大贼王江湖齐名,其中「成就」最大者,当属张子强。他绑架当时华人首富李嘉诚的儿子李泽钜,得赎金10.38亿,创下至今未被打破的世界纪录。这次绑架案的许多细节,颇富有传奇色彩,至今被很多人津津乐道。

坊间传闻,张子强绑架李泽钜之后,主动给李嘉诚打电话,要求见面谈判。李嘉诚开诚布公,邀请他前来家中。张子强自信李嘉诚不会报警,孤身一人,大摇大摆前往李家。

张子强钦佩并羡慕李嘉诚有耐心韧性,家世好(取富家女作妻),生意好,是商界的超人。自己没有一步步走的耐性,又不甘于一辈子温饱,于是铤而走险,向李先生「借」20亿现金,要旧钞、不连号的。

李嘉诚的回答很坦诚。他说,商海浮沉,每个人都有机会。自己犯的最大错,乃是安全防备做得太少,才令贼人有机可乘。据说张子强拿到钱后准备离去,李嘉诚劝他收手,远走高飞,用这些钱买自家公司股票,几辈子花不完。张子强只是一笑,转头去了澳门赌场。

对话绘声绘色,据说是出自张子强供述,也有李嘉诚透露。版本不同,内容却大体一致。李超人从容淡定,张贼人无所顾忌,对话内容也符合他们的见识和气度。尤其张子强的犯罪心路,堪称强盗贼人的心理模板。

从人格特质看,强盗和普通人没什么大差别。他们有喜有忧,有欲望有手段,做起事情心思缜密。贼王的才干往往令人叹服,之所以铤而走险,乃是他们自作聪明,对概率缺乏认知,高估了犯罪收益,低估被捕的风险。

正如我们经常看到,有些人会幻想着买彩票发财。作贼的人,居然也想荣华富贵,平安终身,简直不可思议。

绝大多数犯罪分子,收益率都很低。英国皇家统计学会出过一份报告,对300多桩银行劫案分析,10%的劫匪才有机会进金库,绝大多数是浮皮潦草抢一些钞票。平均成绩都很糟,只能抢走不到2万美元。如果是街面抢劫,业绩会更差。

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统计也显示,成功的美国银行劫匪,平均每次只能抢4000多美元,被捕几率高达35%。也就是说,每抢一万多美元,几乎会被捕入狱。这样的风险收益率可真够糟糕的。可还是有一些劫匪乐此不疲地研究,到底星期几行动抢得多一些。

德国人拉姆是现代银行劫案之父,他将普鲁士的军事文化应用于抢劫。像电影里的「高级犯罪团伙」一样,他发明了「军事化抢劫」原则:团伙作案、制定缜密计划、一切行动听指挥、掐着秒表行动。

这套「抢劫艺术」起初让他们斩获颇丰,然后呢?银行业普遍提升安保措施,警方加大对这类劫匪的打击。每一次抢劫的风险都在提升,团伙覆灭简直是必然的。拉姆本人就死于警察追击。

当大趋势通往深渊,精明的细节有意义吗?

作贼这种无本的买卖,抢到钱后,往往随意挥霍,花钱如流水。这种快感实在难以抵挡。张子强绑架李泽矩之后,分到将近5亿,立刻拿这些钱到澳门赌博,几个月时间就输掉上亿。于是,他又策划绑架香港富豪郭炳湘,分到3亿港币赎金,还企图绑架澳门首富何鸿燊。

张子强后来被抓,是因为他跑到内地购买800公斤烈性炸药,想干一票大的。劫匪们不会主动收手的,正如生活中我们见到的都是惯偷、惯犯。

今天这个时代,一个人有绝顶的聪明才干,能做的事情非常多。跑去打家劫舍「赚快钱」,看起来爽快,其实他们却是选择了一条最黑最狭窄的路往前走。在做贼这行当,最顶级的头脑和手腕,搞出惊天大案,勒索出几个亿来,就已经是神话般的纪录。

相比之下,做生意容易得多。另一部讲香港贼王的电影《树大招风》,其实也讲到这个道理。

任贤齐饰演的叶国欢(原型为贼王叶继欢),是抢劫珠宝的悍匪。他勇气过人,敢端着枪和警察当街驳火,为此还上了电视,威风八面。可是在销赃市场,他还不是被中间人压价,靠着拍枪叫板,对方才勉强收货。

跑路的时候,叶国欢发现,在香港和内地之间做生意,可比打劫靠谱得多。一部家电能赚几千块,一趟船能赚几十万,发过周润发。叶国欢端着AK47,望着疾驰而过的走私船,颓然觉悟:原来还是做生意好赚啊。

于是,叶国欢穿起西装,变成商人,跑去做生意。果然财源滚滚,兄弟们跟着发财。只是他心高气傲,受不了在官僚那里常年的唯唯诺诺,百般欺辱,这才重蹈旧路,殒命街头。现实中的贼王叶继欢没有这些经历,电影这样演,给人不少启迪。

1990年代香港出过很多大案,贼王狡猾多端,胆略过人,都很有传奇色彩。看得出来,他们并非阴鸷压抑的蟊贼小人,而是自我标榜,以豪侠自许的大盗。市民们害怕他们,同时又颇为欣赏。

过去我看这类电影也想:这些人真厉害。后来读到李嘉诚和张子强对话,我才明白,贼王不过匹夫之流,超人才是真的厉害。

来源:菁城子 微信号:jingchengzi8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做到贼王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