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宇宙,毁于平行

IP恒久远,一个永流传。版权常换主,各霸三五年。这不,《盗墓笔记》与欢瑞六年的露水姻缘就到头了。

2013年,欢瑞从南派三叔手中购得《盗墓笔记》1-9部,版权费为500万,包含了六年电视剧和七年游戏。6月3日,南派三叔发微博称:“盗墓笔记在欢瑞的版权,已经于2019年5月26日到期,回到了我的手里。”

版权重归,卖力吆喝,本是无可厚非的生意经。但三叔的时间点,选得非常耐人寻味——刚好在合约到期后的一周,正赶上欢瑞《怒海潜沙》宣布定档的同一天。

再加上一句“世事变迁,来日方长”,立刻有人解读出了“撇清关系”的内涵。你既可以认为,这是三叔对这几年“亲生儿子被拐带”的不忿。也可以认为,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鸡贼——《怒海潜沙》跟我没啥关系啊,《盗墓笔记重启》才是做过DNA鉴定的亲儿子。

这可就苦了定档6月6日的《怒海潜沙》了。咱的故事也是花了钱的,但就是被三叔弄出了一股“得位不正”的嫌疑。侯明昊、成毅和张博宇的组合,可能是最惨铁三角了。鲜肉们本想靠着大IP突破一下,没成想《怒海潜沙》突然变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

虽然三叔对欢瑞“此恨无绝期”,但是欢瑞的这段“杏花微雨情”绝非痴心错付。每一次都口碑稀烂,但每一次都盆满钵满。2015年,《盗墓笔记1》在爱奇艺播出,为爱奇艺新增会员260余万。此后,欢瑞又将《盗墓笔记3》以2.88亿元高价售予爱奇艺,《盗墓笔记2》则卖给腾讯视频。

说句不好听的,这几年流年不利的欢瑞,就靠《盗墓笔记》IP吃饭了。2018年的欢瑞财报显示,正是靠着《怒海潜沙》的售卖,才让前三个季度扭亏为盈。

但对于《盗墓笔记》这个绝对的顶流IP本身,那就是一把辛酸泪了。这一边,第4个吴邪侯明昊即将面世。那一厢,第5个吴邪朱一龙呼之欲出。盗墓宇宙,永恒平行。

不管三叔有无言外之意,越来越让人困惑的是《盗墓笔记》系列层出不穷的改编。除了版权方的零售,各自为政的选角和剧本,都伤害了“盗墓宇宙”的完整性。一人割一块猪肉回去,有红烧的、有剁馅的、有爆炒的,各自为政,各自消耗。对比人家整体运营的漫威宇宙,真是好不凄凉。

而如今版权的回归固然令人又心生希望,但南派泛娱的“原生家庭”就真能胜任吗?

盗墓宇宙

很久以前,硬糖君还是一枚书虫。纵横起点阅书无数,穿越万千世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直到有一天看到了《盗墓笔记》,深陷其中又时刻吐槽。

它的神奇之处在于,每次你想弃书的时候,三胖子会突然抛出另外一个更加天花乱坠的点子,让你不得不再一次沉迷。所以说,《盗墓笔记》是那种每次重看,都只能大呼上当的“坑爹好故事”。

《盗墓笔记》,讲述了长沙盗墓世家“老九门”的后人吴邪,意外发现爷爷留下的诡异笔记,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寻找笔记里的秘密,并卷入一连串诡异的盗墓事件之中。

该系列最早在贴吧连载,2016年改在起点更新。从2007年《盗墓笔记壹: 七星鲁王宫》出版到2011年《盗墓笔记捌: 大结局( 上、下) 》上市,共计九本实体书,总销量超过1200万册。

《藏海花》的故事发生在《盗墓笔记》结束后的第五年,2010年吴邪意外发现一幅张起灵的油画,由此引出张起灵的身世之谜,算是外传。《老九门》是《盗墓笔记》前传,小说中描述在老长沙九个势力极大的盗墓世家,据说几乎所有的冥器买卖只要在长沙就必经过其中一家。

《沙海》是《盗墓笔记》的后传,讲述普通少年黎簇莫名被卷入神秘计划之中,认识了已步入中年的吴邪,然后两人开始了新的冒险。

《盗墓笔记重启》是《盗墓笔记》的续作,讲述在福建一座千年雨村隐居的“铁三角”吴邪、张起灵和王胖子,因为一封来自“三叔”吴三省的神秘短信,重新踏上寻找南海王墓之旅的故事。

《藏海戏麟》的主角汪藏海是小说《盗墓笔记》中虚构的、生活在明朝的一位传奇人物,小说中出现的云顶天宫、海底沉船墓等均出自他手。《吴山居事件账》系列则是出自《盗墓笔记》中吴家老宅“吴山居”,也就是吴邪从他爷爷手里继承的古董店。

《老九门》《藏海花》《沙海》《重启之极海听雷》《藏海戏麟》和《吴山居事件账》的故事都与小说《盗墓笔记》有联系,有清晰的时间脉络。这标志着“盗墓宇宙”的IP大裂变。

三个时代

单看“盗墓笔记”的影视改编,不妨将其分为三个时代:2015-2016年,是《盗墓笔记》剧版和电影版的“粗暴改编”;2017-2018年,是《沙海》的“冷静裂变”;2019-2020年,是《极海听雷》《藏海戏麟》的“扎堆重启”。

2015年,李易峰和杨洋主演的网剧版《盗墓笔记》,热度让爱奇艺宕机,但口碑完全烂到底。不仅主演两人被吐槽,原创角色High少和陈丞澄,也与设定的角色背景完全不符。前者像纨绔子弟,后者则完全不懂考古知识,欢瑞重演员轻制作的弊病被充分暴露。

2016年,鹿晗和井柏然的电影版《盗墓笔记》,则证明了“有爹的IP不一定能成宝”。虽然三叔担任编剧,并有意选择并融合了《蛇沼鬼城》和《藏海花》这两部作品的故事精华,但仍遭遇口碑滑铁卢。

事实上,在极高热度的光鲜背后,电影《盗墓笔记》伴随的质疑和骂声更多的是“源于一种情怀”。电影在很大程度上没有摸准读者的心态,又乖违了普通观众的逻辑。譬如,蛇母的长生秘诀就是给人体换上植物细胞,却没有说明为何必须睡满两千年再复活的时机。

同年的爱奇艺自制网剧《老九门》,依旧是“养眼易养心难”。若你一意孤行沉浸在陈伟霆和张艺兴的颜里,自然觉察不出大问题。但该剧脱离地气的叙事悬浮感,和外强中干的内核空心化让人无所适从。

该剧采用“双头鹰”结构,张启山和二月红双挑大梁,一刚一柔的气质对比本可产生独特的戏剧张力。然而,《老九门》没有在人物秉性与情节转折之间建立必然的因果联系,再加上温吞拖沓的叙事,让感染力大打折扣。

经过2015-2016年的粗暴改编,2017年市场没有“盗墓笔记”系列影视作品出现。一方面,这是大热IP口碑跳水的自动熄火。另一方面,版权方的制作周期也导致了系列作品的“低延续性”。

2018年的《沙海》和得到授权的《爱情公寓》,是“盗墓笔记”的两个镜鉴。一个是系列最高分6.5,一个是最低分3.1。他们都是“边缘性”的盗墓作品,《沙海》的主角是少年黎簇,《爱情公寓》的主角则是一群每天喝着RIO不工作的小年轻。

与过去的“盗墓笔记”改编相比,《沙海》采用了更为青春化的叙事。黎簇、苏万等学生形象的出现,打破了以往成人视角主导的探险故事;而《爱情公寓》在观众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盗墓笔记”作为电影的叙事壳子,戏谑与荒谬得罪了“公寓”和“盗墓”两家粉。

2018年官宣的朱一龙,再次证明了“盗墓笔记”谁红选谁的铁律。4月杀青,2019年待播的《重启之极海听雷》讲述“铁三角”重新踏上冒险之旅的后传故事。

恼人的是,这边三叔迫不及待要“重启”,那边拖延症欢瑞才慢悠悠的卖《怒海潜沙》和《云顶天宫》。再加上《老九门2》、《藏海花》、《藏海戏麟》,未来一年“盗墓”系列会扎堆袭来。就是谁跟谁都说不上话,不彼此拽后腿就不错了,更别提什么相互赋能了。

平行混乱

《沙海》开播前几集,还有弹幕问“李易峰、杨洋去哪儿了”。而当秦昊坐稳最佳演技版吴邪后,又要受到来自侯明昊和朱一龙的挑战。频繁更换的主演,似乎只有《鬼吹灯》的五版胡八一可以一战。在IP还不值钱的时候乱卖了一气,真是早期大神们永远的痛啊,这点三叔可与霸唱相拥痛哭。

而真正的问题还不是主角的版本多,而是配套叙事乱。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吴邪和张起灵,演完了整个《盗墓笔记》故事。往往一组演员演了一个篇章就换人了,丝毫没有延续性,观众每看一部都要重启。类似《老九门》《沙海》这样的外传和前传还体现不出来,一到正本的故事就相当四分五裂。

你见过演八分之一《神雕侠侣》的杨过吗?你见过《美国队长》中间临时换人吗?这些天方夜谭是“盗墓”系列的常态。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归根结底是IP版权的分销混乱。原本自成一体的原著,被拆分给不同的几家公司:

2013年《盗墓笔记》1—9部六年的电视改编权被欢瑞世纪买断,季播剧播出后却恶评不断,遭到全网声讨。《沙海》选择与腾讯合作,《盗墓笔记重启》又投入优酷的怀抱。是的,你不仅要忍受不一样的吴邪,还要充足优爱腾三家的会员,并用惊人的智慧把错综复杂的线索“拼接完整”。

2014年初,三叔与友人共同创立了以“尊重保护IP,与IP一起成长”为宗旨的杭州南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南派泛娱有限公司”。

说实话,南派泛娱保护IP的事没做,倒是自己不爱惜羽毛授权了《爱情公寓》。更不用说,以《吴山居事件账》为底本开发的系列网大《沙海番外之蚌人》、《吴山居事件账之燃骨》,制作之低劣粗糙,完全可以无瑕疵的融入低端网大的同行中去。

三叔搞IP,就像足协管足球——看起来机构庞大,但真正用心做事的人一个都没有。

“盗墓笔记”影视改编乱象,凸显的是原生网文作者的非专业性:创意频发、随性而写、巨坑无数。对故事全貌没有完整的构思和设计,缺乏故事的驾驭能力和行文的约束能力。在漫长的连载过程中模糊了文学创作和商业运作的界限,忘记了文化产业的根基是内容。

一些未臻成熟的作品,过早地投入开发运营,产生了地摊式的所谓“流量IP”。先天不足,后天零售,最终产生难以弥合的裂痕。这次《盗墓笔记》版权回归,不少粉丝为“重拍”摇旗呐喊,但许多问题显然不是“重拍”就能解决的。

或许在很多年后,当《盗墓笔记》成为中国文化产业史的一个典型案例时,人们会记住两个名字,一个是爱钱的“欢瑞世纪”,另一个则是更爱钱的“南派三叔”。

来源:娱乐硬糖 微信号:yuleyingta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盗墓宇宙,毁于平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