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操作系统往事:三星一己之力对抗谷歌和苹果

文/石头

来源:五矩(ID:kejiwuju)

韩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五十年前他们和我们一样一穷二白,五十年后韩国却依靠蚕食日本的高科技市场,一跃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奇迹标杆。

而在韩国崛起后,脆弱的民族自尊心,虽然让他们有了芯片,做了系统,拍了电影还造了三星。

但却也因霸占中国和日本文化的《起源论》,而成为了一个拿着高科技的小家子气国家。

韩国的性格很自立也很谨小慎微。

比如早在DOS系统出现时,一心引进国外技术的韩国却并不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一系统,而是自己组了一个小团队,以安全的名义搞出了一个DOS系统的复制版K-DOS。

K-DOS 系统

K-DOS 系统

要知道,上世纪70年代,韩国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亚洲小国,不仅经济上不去,还需要美国的常年援助,但却在系统上显得格外有“骨气”。

而这个国家关于自研系统的故事,要从韩国的经济崛起说起。

韩国的科技和系统起源

早年的韩国意识到电子技术的重要性后,成立了专门机构,为韩国政府和高校提供科技信息服务,并以“引进”的方式,培养了自己早年的人才基础。

其中,1969年1月13日,李秉喆亲自带兵,创办了三星电子。

李秉喆

李秉喆

据公开资料显示,美国早在70年代就注意到了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崛起,所以为了制约日本,就在日本门前用自家技术扶植了韩国的半导体产业,而三星就是当年美国扶植韩国的最大受益者。

1985年,随着日本提出TRON系统的构想,美国开始对日本产生了忌惮心理。

于是随着美国和日本在《广场协议》和《超级301法案》上的交恶,韩国和三星终于等来了走向发达国家梯队的契机。

韩国的逆袭有很多原因。

而回顾整个逆袭史来看,韩国在内存芯片的绝对地位,完全是由美国对日本的恐惧下,额外宠出来的怪胎。

其中1989年12月,随着日本经济崩盘,到1992年时,三星就已经凭借64M DRAM芯片成为当时内存芯片的龙头企业。

1990年,三星在半导体产业崛起后,曾一度面临美国发起的反倾销诉讼。

危急时刻,三星掌门人李健熙利用美国对日本尚未消除的恐惧,派人游说克林顿政府说:

三星的三代掌门 中间李健熙

三星的三代掌门 中间李健熙

“如果三星无法正常制造芯片,日本企业占据市场的趋势将更加明显,竞争者的减少将进一步抬高美国企业购入芯片的价格,对于美国企业将更加不利。”

于是,美国人仅向三星收取了0.74%的反倾销税,而对日本则最高收取100%反倾销税。

虽然韩国人富裕了,但作为一个半岛小国以及一个吃了日本市场的暴发户,却始终难改节俭本性。

2000年后,因为韩国的经济体制已经和国际市场完全进行了对接,于是本就过惯了穷日子,有些吝啬的韩国人,面开始为windows系统的正版高额售价发起了愁。

其中,2019年5月,微软宣布停止windows7的安全服务后,面对windows10高达119美元到199美元的售价,韩国政府直接表态:“如果免费的linux足够稳定,我们将弃用windows”。

因为据估算,如果韩国购买新PC迁移到linux平台,只需要花费约6.55亿美元,而如果继续为windows正版系统买单,其中的费用将是迁移至linux平台的数倍以上。

所以,习惯了精打细算的韩国人,早在许多年前的K-DOS开始,就已经着手准备PC系统的备用方案,只是这个方案的推动并不如“吃下日本产业”般轻松。

因为,系统的生意一直都是美国的最大禁忌。

系统进军的失利

根据五矩研究社得到的公开资料显示:

韩国的第一个自研系统并非三星在2012年以后名义上主导的Tizen,而是2009年由韩国TmaxCore公司耗时四年研发Tmax Window。

和Tizen表面由三星领导,背后是英特尔和linux基金会支持不同,Tmax Window是韩国真正自己主导并研发的新系统。

该系统在2009年7月7日发布,因为在Tmax Window发布时,TmaxCore公司打出了兼容Windows的口号,所以发布会当天有上万名来自不同身份的人一起见证了这场“可能改变世界”的发布会。

据TmaxCore公司发布的官方说辞, Tmax Windows系统的特点将包括六大特点:

1、与微软Windows及Office程序高度兼容;

2、利用Micro kernel保证稳定性;

3、程序移植性高,支持各种操作系统上运行的程序;

4、内置数据库管理系统(DBMS,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

5、可根据企业及用户需求定制安全设置;

6、为用户提供熟悉的操作界面。

并且,TmaxCore公司还为Tmax Windows系统制定了一个正版windows 0.5折的价格。

按照7月7日,TmaxCore公司宣布的进度,发布会召开时, Tmax Windows系统正在与硬件厂商进行适配测试,而待到10月份将发布一个免费测试版,11月份该产品将正式上市。

但诡异的地方在于,五矩研究社通过中文和英文的反复搜索,在谷歌的已知数据中,关于该系统的后续消息全部为零,宛如人间蒸发。

而TmaxCore公司也在事后对该系统的所有质疑,完全保持沉默。

PC系统的实验失败了,三年后三星接手了TmaxCore公司的大旗,在2012年推出了以自己名义主导的新系统Tizen。

Tizen系统的前身是由英特尔和Linux基金会,以取代2005年诺基亚MeeGo系统的一个升级版替代品。该系统由技术指导小组(TSG)管理。

参与开发的厂商有英特尔、富士通、华为、NEC、KT(韩国通信)、NTT DoCoMo、Orange、Panasonic、SK、Sprint和Vodafone等企业,而三星只是其中一家。

当年,在英特尔的主导下,LiMo基金会还曾更名为Tizen协会以推动Tizen系统普及。

眼看背后有了来自美国的靠山和盟友,于是2012年1月初,三星开始放手尝试,并将当时三星正在开发的一个智能手机平台Bada融合到了Tizen系统中,由此率先推出了Tizen系统1.0版本,代号彩雀。

2012年到2019年,在Tizen系统彩雀版本之后,三星曾先后对Tizen系统推出过玉兰和油桃等多个版本的大更新和小升级,但基于Tizen只是取代诺基亚老系统的最初使命,三星的Tizen系统的手机也仅仅只推出过不足5款Z型号机型,而且这些手机都是针对印度等市场的入门级机型。

2014年,随着安卓和IOS在智能机市场的绝对领先,Tizen系统发起成员之一的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表示:“没有能力同时支持三款操作系统,并正式退出了Tizen联盟”。

事后不久,三星新兴平台业务副总裁Mihai Pohontu表示,搭载Tizen的Z系列只是在印度市场售卖低端机的一种方式,三星未来的高端机仍然会使用Android系统。

2015年以后,三星基本放弃了Tizen系统在手机的应用,而是直接掉头将Tizen的场景直接用于相机、智能手表、智能电视、媒体播放机、机顶盒、和智能家庭(包括空调系统、冰箱、照明控制等)等市场,并试图在物联网方向占据先机。

而在三星对Tizen这些年的尽心投入后,根据Tizen官网介绍,目前Tizen的应用场景多达20多个,在智能手表市场更是仅次于苹果的watch OS,高于谷歌的wear OS。

所以,Tizen的存在,虽然没有免除韩国继续为微软付费的事实,但至少让韩国人说起来,我们有个自己的系统。

而能说这句话的人,目前除了美国,怕是再难找出几个国家的名字。大概,也算了了韩国人在“系统上”的一桩“给美国上税”的心事。

韩国科技的真相

据最新的公开资料显示:韩国国内生产总值按国际汇率计算在世界排名第15,按相对购买力指标计算世界排名第12。

而推动韩国经济奇迹的产业,除却电影、音乐和电视剧等文化内容外,科技领域主要包括内存、液晶显示器以及以三星为首的手机生产。

然而内存的真相我们已经从上述陈述中了解,源于美国偏袒下日本的“被迫退让”。

我们所不知道的另一个事实是:韩国的OLED产业一样来自日本。

据五矩研究社此前的文章中介绍:OLED屏幕的生产需要蒸镀机的支持,而目前,全球可以生产高端屏的蒸镀机的生产商只来自于日本的Canon Tokki公司。

Tokki蒸镀机 图片来自51touch

Tokki蒸镀机 图片来自51touch

全球有且只有Canon Tokki公司的蒸镀机,能把蒸镀误差控制在5微米以内。

1989年,日本经济泡沫破没后,Tokki公司濒临破产,而那时,是三星给到了okki公司最关键的救命订单。之后Tokki公司,被佳能收入旗下成为了Canon Tokki。

基于这段友情经历,在过去几年Tokki公司生产的高端蒸镀机产品,基本全部给到了韩国三星。正因如此,三星才能在全球各地,四处建设OLED生产线,并在今天直接拿下了手机OLED屏幕市场93.3%的占有率。

失去蒸镀机,一切的布局都将无从谈起。

而在二十年前,这些为韩国赚的盆满钵满的产业都属于日本。

事实上,对于屏幕生产而言,日本的技术和科研能力都不弱于韩国,但1989年12月12日的灾难过后,面对韩国技术的连连突破,日本当时最大的矛盾却不是防止韩国的超越,而是尽快通过自我调节恢复经济元气。

待到日本经济恢复精力后,韩国的技术和产业布局,也早已走到了日本的前面。

想来,这几年的日本也通过反思,学会了不少韩国的处世之道,1989年以后,日本的经济政策一直求稳,搞起了动漫、发展了色情,再难看到当初用科技力量“挑战美国”时张牙舞爪的样子。

图片来源:网易 京八贱

图片来源:网易 京八贱

如果,当年的日本没有失败,怕是韩国依然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小国家,而今天的日本,其经济体量应是韩国加日本之和的2倍更多。

因为,那时的日本失去的不仅仅只有内存和屏幕这种配套产品,而是失去了今天在互联网标准话语权上的所有声音。

毕竟,世界互联网的中心,差一点就从美国变成了日本,我们所熟知的是日版谷歌、日版微软和日版苹果。

国家与国家的往事,参杂了太多的太多的巧合和变量,而五矩研究社能为大家看到的,也只是一个霸权大叔,教训“熊孩子”偏袒“乖孩子”的片面故事。

毕竟,历史车轮下的博弈,无论是5100万人的韩国,还是1.23亿人的日本。

没有哪个人会甘心被踩在历史车轮的“脚下”,而其中的无力、抗争与细节,这场1.7亿人口命运的变局中,怕是任谁都“说不清、道不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韩国操作系统往事:三星一己之力对抗谷歌和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