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酱作画,艺术家的世界我们凡人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