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投入的工作,至少需要4个条件

@李海鹏:2012到2014年在《人物》杂志工作时我大概是中国最辛苦的主编,我也幸运地拥有中国最辛苦的副主编、编辑和记者们。哪有什么996,周一中午上班,下礼拜三凌晨下班,有沙发睡沙发,抢不到沙发的睡地板,是这种。为了什么呢?传统媒体已经没出路了,我们又不傻。可是辛苦的工作令人甘之如饴。后来我做另一份工作,薪水更高,到了某个阶段,我连办公室都不愿意去,能拖一会儿就一会儿。开会,我觉得自己已经尽量掩饰了,已经很职业了,一个同事还是私下告诉我,你满脸都是对周围的厌烦。

高投入的工作,我能想到的,至少需要4个条件。1、高回报;2、杰出的伙伴;3、高乐趣;4、有意义。

第一个因素是必要的,也是最次要的。钱没那么重要。觉得钱最重要的人一定是庸才,他的脑子无法体验更有吸引力的东西。当然庸才也有其权利。第二个次重要,越是杰出的人越需要杰出的伙伴,越事儿逼,越不能忍受和平庸的人共事。“他也配跟我一起工作?”人家跟你没关系,可这就能成为一个大事,就能浇灭工作热情。“这个逼还不错。”这就能振奋精神。杰出的人聚在一起,事儿多,贵,却万事可为。HR部门多半理解不了这个。第三个因素则是最重要的,乐趣。工作类型、成长速度、目标感、成就感,最后都要凝结为乐趣。乐趣会让人全情投入,像一只火鸟燃烧燃烧。我觉得永远是乐趣在引导一个人,不是别的。当一个人勤奋自律的时候,那多半不是勤奋自律,那是他尝到了乐趣并想一再重复。

第4个因素是最有趣又最稀有的。阿里巴巴有句话,好像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就是意义。一个公司,奢谈天下,也真的改变天下,这是伟大的事业。在我曾经服务的新闻业,有个小掌故,纽约时报的出版人演讲,说有三个石匠在敲石头,有人问他们在做什么,第一个说,我在敲石头,第二个说,我在垒一堵墙,第三个说,我在建一座大教堂。一样的敲石头,却是三种不同的工作,纽约时报出版人说,我们纽约时报就是最后一个石匠,我们是建大教堂的。这是一个谦卑而美丽的小故事。这就是意义。

所以996所需要的局部条件是非常苛刻的,在这个公司行,在那个就不行。在阿里,话说出来尚有元气,在京东,就25个感叹号,跟敲破锣似的。在互联网局部说说还合理,在别的区域说就已经像个笑话。它需要的社会条件,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年轻人相信一个定律,付出超过他人的努力就可以获得超过他人的人生。这人生不只是金钱、地位,还包括了我们梦想触及的很多事物。它意味着,工作是我们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唯有工作让生活变成一种值得体验之物。聪明要说话,体力要燃烧,创造力要发光,所谓工作,正是我们人类这个物种的进取本性的释放。另外我们创造,我们改变,我们真正参与这个世界。也许我们只能敲敲石头,但与更多的同道一起工作,就可以留下一座大教堂。这个定律的另一个叫法就是什么国梦。

现在我们已经在做另一个梦了。我们正甜美地沉入无梦之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高投入的工作,至少需要4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