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行为里的知情同意为何如此困难?

@Nico小姐姐:

当有人想要和我们发生关系,那他或多或少都会流露出一些讯号。这种不易被察觉但又暧昧不可言的信息,我们将其俗称为——性暗示。
要说起性暗示,之前在网上看过的帖子里有这样一个问题:

同意和男生去旅行=同意和他滚床单吗?

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女同事讨论时,大部分的反应是:NO !
在公司做完民意调查之后,我发现男生和女生的思维,还是有很多差别的。

大多数女生表示:旅行是旅行,滚床单是滚床单,我可以和滚床单的男生一起单独去旅游,但不是说单独一起旅游的可以滚床单。

男生想的更简单一点:答应和男生单独去需要过夜的旅行,就是默许可以滚床单。

女生同意跟男生单独去旅行就等同于同意滚床单,这种看法乍一看非常直男癌,但仔细一想,其实也没有那么简单。男女之间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差异,不亚于「异性到底有没有纯友谊」。

《金瓶梅》里,西门大官人想勾搭潘小姐,王婆给他出了一个以给他做寿衣为由,步步试探的套路。这个故事里,潘金莲有六次拒绝的机会:

1.潘金莲同意给王婆做这衣服;
2.西门庆拿钱让王婆去买点好酒好菜,要同潘金莲吃顿好的,她依然不拒绝;
3.王婆拿着银子出门,出门前还对潘金莲说:“有劳娘子相待官人坐一坐。”;
4.王婆买了好酒好菜回到茶坊,潘金莲愿意和西门庆同桌吃饭;
5.待潘金莲喝得醉醺醺,王婆便推说没了酒,还要去买,并把房门带上,让潘金莲和西门庆独处一室,她任由王婆把门关上;
6.西门庆在房里软磨硬泡,趁机挑逗潘金莲,她不闹不哭。

王婆在给西门庆出招时说,这几步潘金莲只要坚定的拒绝,这事就没戏。

某一方以行动步步试探心意,另一方想的却是“会不会是我想多了?是不是我太敏感了?”。两边对“知情”的理解产生了极大的偏差……

TA以为只要没有被明确拒绝,就等于“可以继续”;而你以为“也许人家没有这个意思,突然表态会很尴尬”。

这让我想到韩国的一个系列短剧《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第一集讲到女主在大学社团聚餐活动中里遇到了很受欢迎的学长,学长很热情,很会照顾人,缓解了女主作为新人有些尴尬不知所措的情绪。
但是学长过于热情了,刚刚认识,上来就有了手部的肢体动作,把女主吓了一跳。
期间,学长还时不时凑近女主耳朵旁边,说了一些暧昧的话语。
虽然女主感到不适,想要拒绝,却碍于当时场景,以及对方是“备受大家欢迎的学长”这层身份,担心自己会不会是过于敏感或直接提出会被其他人觉得“矫情”、“事儿多”,没有表现出明确的拒绝态度。

好在,有把不怀好意的学长的种种行为都看在眼里的朋友们出手相助。否则,若任事态继续发展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大家心里应该都有答案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性行为里的知情同意为何如此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