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北或者其他顶尖的985院校,到底存在不存在智商被碾压这回事?

作者:王力乐

在大清那几年,基科有这么几个人,搞得我一直陷入抑郁不可自拔:

王某凡。各种满分无算。《费曼物理学》课程作业,老师看了他的作业,说,我们不接受打印版作业;答曰,我这是手写的。狷介不羁,没进清华学堂物理班,一气之下转投基科数学方向,一众大神顿时舒一口气曰终于少了许多竞争;可这竞争的减少,全被大神们用掉了,我等渣滓丝毫感受不到。

赵某毅。大一上忙不迭地把分析力学和统计力学灭了,大一下把量子力学灭了,然后虐 QFT 去了。问题是这货整天打山口山啊。

廉某,国际金牌,一边儿玩天体物理碾压我,一边跟着翟荟搞冷原子发 PRL,一边跟着翁征宇搞凝聚态,最后被 老张要到 Stanford 去了。大四申请的时候,我苦苦哀求他不要申 Princeton 和 Caltech 的天体物理,给我留点儿盼头……

顾某飞,亚赛金牌,基科男神,身形健美,山口山和科研两不耽误,与蒋某凡一起,在各种报告会上将我等弱众秒得骨头都不吐。Dota 大战一局不落。最后也被老张要到 Stanford 去了。

何陆黄杨四人,整整一个寝室,把学分绩轰到 94 以上。幸好他们中的前三个集体分流到电子了。杨某猷留在基科,一边干学生工作,一边刷 GPA,一边攒 paper,一边跟我瞎聊时不经意地说,“Harvard 的冷原子很不错,而且那个组私下跟我说好了要我,但是美国人做事儿太功利了,我还是去因斯布鲁克吧”。

楼某婷,基科女神(没错,指的是外貌够女神)。虽然成绩不高,但她每个学期 60 学分啊(参考值:22),且是实打实的 60 学分,绝非某些刷学分绩的人们选大量课程再于期中退掉不理想部分的做派;其中除了物理专业的物理,也包含了数学专业的数学专业课、计算机系的计算机专业课、数双、英双…… 校合唱队准专业队员、重要核心(有绝对音高),通晓英日俄三门外语(没错,专业级的);当年跟她一个支教团,那日子真是抬不起头……

还有干字幕组做成大腕、做纳米物理实验做成大腕还来刷天体物理课、诗词歌赋硬笔书法也颇玩得一票者,玩山地玩进半专业、玩超导玩出国内首创的技术并拿着它出去创业者,钢琴十级且掌握了一门世界上仅有几人掌握的实验技术者,说不过来了……

至于隔壁的北大…… 嗯,某学文科的女神师姐工作数年后亦欲申请,跟她交流简历和 Statement of Purpose,她看完之后两点评论:1. LaTeX 是好东西(我可没告诉她这是 LaTeX 排的版…… 不从事出版工作的文科生是那么容易接触到 LaTeX 的么?!),但是你没用好;2. 对称性在物理学中的作用太基本了,不要炫耀你那点儿可怜的知识。不过么,本渣滓从小在各种老师口中被她各种碾压到长大,早都习惯了。

四年之中,我在中关村北大街两侧的那两所被某些愤青叫做世界三流的学校,被反复碾压研磨,直到成了纳米级的灰尘,不再妨碍碾压者们的滚动。这坨灰尘随波逐流,又终于流落到美国来了。

之后,堪堪寻回一些自信来。毕竟,天体物理的门槛并不高(但做下去也够喝一壶的);这边儿的教育理念也太不同了,总能找到一些自我安慰的基础。

要不是在某些极其重大的打击之后学会了把自己的价值内化,我早该 goodbye world 了。

不过,赞同一句狗爷 @andrew shen (这是一个足以秒杀我的… 学弟):最后留在学术界并作出重要贡献所需的潜质,跟上面提到的GPA 或者本科生科研之类,并无直接的关系。想在学界做点儿什么,真正需要的东西,一曰坚毅隐忍,二曰乐天知命,三曰脑洞大开。我等学渣当共勉。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29512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清北或者其他顶尖的985院校,到底存在不存在智商被碾压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