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利下的低欲望生活:澳洲福利和生活支出实录

看了十大西雅图生活支出的文章,跟风写一个澳洲的吧。

只是他的生活对于我,过于高大上了,我来写个底层的。

也许,移民后低收入家庭的生活状况,更能给大家心里一个底吧。

我没有像“西雅图”文(讲讲个人移民美国西雅图的实际感受)那样逐一列出开销,是因为我真的没什么开销。

1、大背景

我41岁,太太38岁,大女儿9岁,小女儿马上3岁。

有一定基础(卖过北京的房子)。

自己非技术行业,在澳洲不容易找到好工作。

来澳十年,高福利下,生活越来越懒散。

性格上本也不是讲究生活品质的人,也不喜欢大城市的喧嚣,离开北京以后,在珀斯,阿德莱德都住过,目前住在昆士兰州的布里斯班,一直绕着墨尔本悉尼走。

2、在澳家庭资产

两套贷款的房子:

1)距离大女儿正在就读的小学600米,一套(目前自住)。

昆州前10名小学,小学100分就不排名了,等于是10个100分之一,目前市值80万澳币左右。

2)距离大女儿计划就读的中学700米,一套(目前出租)。

昆州唯一精英中学附近(精英中学只能考试入学,没有学区,高考成绩连年第一)

同时是公立top3中学学区。目前市值85万澳币左右(建筑比较旧,土地价值占比比较高)

家庭主要收入(澳币与人民币波动较大,目前按1:5计算吧)

1)两个女儿的政府固定补贴,1400澳币/月 (澳币以后简称“刀”)(备注:我们的收入很低,但是并没有“尽力”申请政府补贴,只拿了基础性补贴,因为手头小有积累,不想因为进一步申请补贴影响生活,所以这个补贴数字2个孩子的家庭都能拿到,除非是高收入家庭)

2)投资房出租收益。(市值85万左右那套,租金500刀/周)

3)我以20万刀投资了一个小商店(部分占股),年分红收入4万刀左右。

4)我在自己投资的小店儿站柜台,一天200刀(我不负责管理,只分红,所以去店里也是普通员工)

3、家庭流水情况

我家的家庭流水特别简单,因为生活简单。

比如“西雅图”文里去上档次的牛排店吃饭之类的支出都没有。

两个孩子的补助刚好对冲自住房的月供。

投资房(就是将来中学门口那个)出租收入刚好抵偿月供、维修、中介服务费。

所以,俩娃补贴、两房月供、出租收入,合计正好是“0”。

两个房子的地税,自住房每年大约2800刀,投资房大概3600刀;交了地税,就没有水费了,除非超额用水,所以也有人说澳洲没有地税,只有水费。

车辆年路税大约900刀;

没有医疗保险开支,因为前期经常有事回国,所以没有买私人医疗保险,比如看牙、配眼镜这些都国内解决了。

另外在澳洲生活久了,对于公立医疗的利用也比较有经验,近期甚至申请到了全民医疗报销的牙医。

大女儿上公校,学校正常开销几乎为“0”,澳洲的公校和过去也有很多不同了,以前公校没什么好学校,自从中国人来了以后,根据自身上公校的习惯,开始“矬子里拔将军”,购买相对比较好的公校附近的学区房,然后华人学生比例增加,公校成绩窜升,然后白人跟进,白人也不傻,3个孩子上私校要3份学费,上公校一套学区房解决。

学区房文化正式输出了,经过数年,我女儿上的这所公校,已经比好多私校还要热门了,学校跆拳道教室,音乐教室都已改为普通教室。。。

在学校兴趣班的开销:

数学提高班,免费,每班选拔2-3人,由昆士兰大学派数学系讲师到校上课。

大提琴课,一年90刀(其他部分政府补贴)

游泳课,每节课13.5刀(其他部分政府补贴)

精英中学早培计划,年注册费30刀(具体课程有收费有免费,总体平均每次活动20刀的样子)我们开销比较少,确实和大女儿比较上进有关系,比如她现在还坚持在家讲汉语,坚持汉语阅读,就省了中文学校的费用。

选拔类课程基本都是政府出钱,所以,我们基本是能选上就上,选不上就算了的态度,除了游泳没选上但她特别喜欢。因为她的上进,被选上的也足够多了,还要放弃一部分。

澳洲的物价还好,我们的生活水平和北京相仿,也是蔬菜水果从菜市场买(这边一些便宜的果蔬专营店),肉类从超市买。

总体感觉,蔬菜比北京稍贵,水果一样甚至便宜一些,肉差不多价钱(可能有偏差,国内价格变化太快)。

附图,米,油等主要基础食材,基本每2,3周就有一个品牌半价,所以实际购买价往往就是半价以后的价格。这种半价是超市策略性的,定期轮换,并非因为有效期等问题。

如果在家做饭,和国内开销相仿。出去吃饭的话,“小餐”大概是国内价格的两倍(因为人工吧),比如KFC全家餐31.95刀,大概人民币150块,大餐太少吃了,不评价了。

顺便说一句,住在布里斯班的好处就是,这里的气候比较接近东南亚,所以有不少东南亚人聚居,去越南人区可以吃到最正宗的越南粉,泰餐、印度咖喱也很正宗,而且都不贵,一个大份差不多13刀左右,比味千拉面大一圈。

今天的汽油价格是1.5刀/升

所以我家的总体日常开销,每个星期大概在400-500刀之间。

所以长久以来我一直每周上3天班,每天200刀,完全cover家里的日常开销,后来因为懒,改为每周2天。

家里的年度开销,或是一些非日常开销,比如换4条轮胎之类的,就仰仗投资小店儿每年的分红来支付,每年4万,绰绰有余,能剩下2/3。

近期有一些变化,太太重病,需要半年左右的治疗,家里原有平衡打破。

太太在公立医院接受治疗,费用基本为“0”,目前治疗3个月,总开销12.8刀,所有在医院内的开销,以及带出医院必须要在家用的药物,都是免费的,但是带出医院可能用可能不用的药物,无论药价多少,只要超过6块4,都按6块4支付。

比如我自己上次做阑尾炎手续,总开销就是6块4,因为出院时医生问我,是否开点儿止疼药备着?

结果花了6块4。

太太应该是开了两次这种药。另外,全家如果一年花了50次6块4以后,从第51次开始免费。

(最近家人生病较多,大病中病小病,大家有兴趣的话,回头我展开写一写澳洲公费医疗体系)医药费虽然没有压力,但是我就无法上班了,要照顾两个孩子和生病的太太。

为了减少我和太太的体力消耗,我们决定提前送老二去幼儿园,幼儿园多说几句,这边政府鼓励妈妈在家带年幼的孩子,所以几乎没有公办免费幼儿园,但是政府会给低收入家庭在家带孩子的妈妈一份类似工资的补贴(这也是上文中提到的,我们结合自己的经济情况没有领取的福利之一,这个福利的标准是,年收入低于4万澳币的家庭,政府补齐到4万,差多少,补多少,但是一旦申领了,每隔几周就要去政府报到,更新自己的收入情况,比较麻烦)幼儿园园费每天100刀,但因为太太生病,加之家庭收入不高,所以政府补贴了85刀/天,所以我们多了15刀每天的开销。

另外就是太太去医院的路费,停车费等有些支出,根据政府的规定,每周去两次医院的人政府才给报销停车费,太太是1次,家里距离医院超过20公里的才给报销交通费,我们是16公里,所以,交通停车之类需要自己支付。

总体来说,家庭开销仍旧可以被我在小店儿的投资分红完全支付,没有什么压力。

我们能保持一定的生活水平,不是因为赚得多而是因为花得少。

(插一句,这是个有趣的话题,前段时间看移民版,有人说,工资提高以后,觉得没必要移民了,我只想说,工资高是否是可持续的?或是说,是否比我们这边花得少更可持续,这是个问题。)

现在,因为整天闲在家里没什么事儿,又发现个赚小钱的办法,澳洲烟税非常高,造成烟价非常高,一条烟要200多刀,对,你没看错,1刀1根。我们店也卖烟,而连锁大超市经常对某种烟进行促销,因为总价贵,所以一促销,往往就要比我们店的进货价便宜40-60刀/条。所以我现在的生活就变成了,每天去一次大超市,比如今天去打羽毛球,路过一个超市,买一条特价烟,拿到自己店里,赚50刀,明天带全家去购物中心吃饭,大排档档次的,一家人40刀吃饱了,吃完去餐馆隔壁买一条烟,赚50刀,我有时也买两条,比如车要没油了,一条吃饭,一条加油。

低欲望的生活,让我懒得多踩一脚油门去另一个超市再买两条。

太太生病以来的三个月,我就这样生活着。

大概就是这样吧,澳洲底层生活的福利与开销,供大家参考。

我觉得可能会有人说我废了,没前途,我不在意,可能是在这种高福利的社会下生活的太久,总觉得不需要和别人比,你开你的奔驰宝马,我开我的福特丰田,你穿你的阿玛尼,我穿我的超市纯棉。

送孩子上学,望望天,接孩子放学,听大孩子讲学校的事,看小孩子在院子里跑,过着不担心明天的日子,如果你真的能松弛下来,会感觉到这样生活的美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高福利下的低欲望生活:澳洲福利和生活支出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