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的是同台竞技,你想的是偷吃兴奋剂

@田浩Ty:

老朱是上海人

儿子做药材生意,把云南边境的药材运往安徽亳州,老朱跟着儿子在边境住,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去棋牌室打麻将。

去的久了,他惊讶地发现,老伙伴中间有人偷偷用麻古,据说用了之后,整个人非常精神,记牌准了,自摸命中率也高了。

老朱十分生气 —— 我想的是同台竞技,你想的是偷吃兴奋剂。

老朱愤怒地找到卖家,买了几粒。

交易时老朱提到了儿子做药材生意,说完就觉得卖家眼神变了,准确地说,那是一种慧眼识猪的眼神。

卖家忽悠老朱运海洛因到内地卖,听到两边价格差之后,老朱表示很高兴被忽悠。

然后老朱买了两块海@洛$因,七百克,瞒着儿子偷偷放到运药材的货车上。虽然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最终还是成功地把毒品运到了亳州。

老朱总算松了口气,打算睡个安稳觉,睡觉之前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但他没想太多,反正货已经安全运到了。

醒来之后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因为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困惑 —— 运到亳州之后要卖给谁?

这是一种把辣椒吃下去才想起来痔疮还没好的隐痛。

打电话给卖家,卖家表示这种事是不带售后服务的。

老朱很迷茫,像是一个蹲在厕所里拉完纸才发现没带屎的人一样。

这不怪老朱,即使是我,如果你现在给我两块海#洛$因,我除了把你绑你起来交给警察之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何况老朱乎。

老朱在亳州转了一圈无果,又把那两块宝贝带到上海,依然无果。

这事搁一般人也就放弃了,把东西扔下水道里算了。但老朱不,走投无路之下,他带着东西,跟着熟人的货车返回云南,路上反复打电话给卖家,强行要求七天无理由退货,卖家被缠的受不了,只好同意。

后来我看到卖家被抓之后的视频,在镜头里他带着哭腔说「他一天给我打几十个电话,我都要崩溃了」

按说从内地往边境开的车我们是不怎么查的,因为除非脑子被电梯夹了,一般谁也不可能从上海往金三角贩$%毒。这跟从浙江往山西贩煤炭,或者在非洲做个冰雪大世界卖给哈尔滨一样,看上去都是出自精神病院的商业计划。

但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易制#$毒配剂,往往是由货车从内地带往中缅边境。我们那天很少见地在路上抽查开往边境的货车,这种检查要省事的多,因为制@#毒配剂都是成吨的运输,只要有,就不好藏。

查到老朱那辆货车的时候,计划是掀开篷布看看就放行,几分钟就行。可就这几分钟,老朱竟然从驾驶楼跳下来背着小背包企图逃跑。

但是,这种情况你说怎么可能跑的掉嘛。

就这样,老朱一次作死没有被抓,二次作死盖木欧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想的是同台竞技,你想的是偷吃兴奋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