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讲史:《郑伯克段于鄢》

郑武公娶了媳妇,叫武姜。武姜生了两个儿子,是郑庄公和共叔段。

生庄公的时候,武姜难产,受了惊,所以给儿子起了个小名,叫“寤生”,很不喜欢他,而喜欢小儿子“共叔段”。

后来庄公即位。武姜为段请封,先要制邑;庄公说,制邑是天险,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除了这个城,段要哪个都行。

于是武姜请求将段分封到京城,号称京城大叔。

庄公许之。

大夫祭仲对庄公说,京城的城墙超过三百丈,这是国家的祸害。先王的制度规定,国内大城,城墙周长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城,不能超过国都的五分之一;小城,不能超过九分之一。现在京城的城墙违制,对您不是好事。

庄公说,可这是我母亲要求的,我也没办法。

祭仲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就像田里的野草,如果不趁早除掉,任其藤曼蔓延,就无法跟除了。草都是这样,何况是您的亲弟弟。

庄公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意思就是说,多行不义的事,他自己会遭报应,你且等着吧。(“多行不义”这个成语,就来源于这篇文章)

后来,共叔段让郑国西疆、北疆背叛,归属自己。

公子吕向庄公说,“国家不能有两个君主,您打算怎么办?如果你想把郑国交给段,那我请求去臣服与他,如果不想,那还是请您早做决断”

庄公说,无庸,将自及。不用担心,他会自取灭亡的。

太叔又把两属的边邑改为自己统辖的地方,一直扩展到廪延。

公子吕说,“可以动手了,他的地盘越来越大,将得到老百姓的拥护”

庄公说,不要着急,休息,休息一会……好吧那是一休说的……庄公说,对人不义,对兄长不亲近,以厚币收买人民是行不通的。

于是共叔段休整兵车,聚集甲士,准备粮草,将要偷袭郑国,武姜打算当内应,打开城门迎接段入城。

庄公说,可以动手了。于是命子封率领兵车二百乘,去讨伐京邑。

京邑的人民果然背叛了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五月二十三日,太叔段逃到共国。

这段故事,就是著名的“郑伯克段于鄢”,是《左传》里著名的一篇文章。

左丘明使用了“克”这个字,克一般用在什么时候,“攻克”,寓意就是,这不是兄长和弟弟的争斗,而是“两国国君的对垒”。

祭仲、公子吕先后向庄公进言,要求处置“共叔段”,但庄公一直没允许。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城墙违制、鼓动边疆背叛,并不是大罪,如果提早处理,有武姜在那里说情,没有办法彻底灭掉“共叔段”这个危险因素。

需要姑息迁就,一直纵容,共叔段才会得意忘形,在不具备德行的情况下发动叛变,才能彻底斩断这只黑手。

事实也证明了庄公的判断,共叔段阴谋被挫败,出奔到共国。

但是仔细想想,庄公的心机,是不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两个都是亲生儿子,武姜却能鼓动一个儿子攻击另一个儿子,这份狠辣,也超出常人的预料吧?

故事的末尾写,在击败武姜共叔段阴谋之后,庄公愤怒的表示,“除非到黄泉,永不相见”,幽禁了武姜。

但是过了一阵,庄公又后悔了。

于是就有个颍谷封人,叫考叔的,给庄公进献礼物。

庄公赐给他肉羹。考叔却不吃,收了起来。庄公问为什么?他说,我有老母在,吃过很多好东西,但没吃过国君赐给的肉羹,因此我想拿回去请母亲尝尝味道。

庄公泪下,“你还有老母可以孝敬,我却没有”(这段话,是不是看的五味杂陈?)

考叔说,“您不是有姜氏母亲吗”(这是故意问的啊,大家要仔细想想,因为这句,我才说考叔是伪君子)

庄公说,可是我发过誓言,除非到黄泉,永不相见。

考叔出主意,“那好说,您在地上挖个地道,挖出黄色泉水来,在地道里见母亲,就不算违背诺言了”(泉水一般都知情识趣,知道庄公孝顺,自己就能冒出来。所以你看史书里那么多神异的段子,什么太祖斩蛇、黄河石人、会喊“大楚兴陈胜王”的狐狸,都是怎么来的?)

庄公大喜,从其所言。掘地见黄泉,与母相见,两母子又恢复了融洽的关系。

有君子评论颖考叔,说他这是纯孝。他不但能孝敬自己的母亲,还能把给国君孝母创造机会。

--------------------------------

司马说,我了个呸!

考叔不过是个钻营得当的伪君子。

庄公和姜氏是就坡下驴的两只老狐狸。

果然史书是帝王术,不能让老百姓读懂读通啊。

来源:黑奇士 微信号:hqssim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司马讲史:《郑伯克段于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