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与人缠斗过久,亦将不再为恶龙

@里八神
我心想,夜王没有死,带领着亡者大军击溃临冬城,然后走入南方。随着人口的稠密,亡者大军自身与它面临的抵抗都越来越庞大,夜王不得不衍生出一套指挥系统来操作规模巨大的兵团战争。

一切顺利,他们征服了维斯特洛大陆,开始越过狭海。此时军队规模之大,需要两个月时间才能完成一次由前锋到中军的通讯。于是,亡者大军中开始出现了分司令部,也有了自己的异鬼将军,异鬼军需官,异鬼信使与异鬼文员。

征服自由城邦需要围城,每一个城市规模都大过临冬城千百倍。僵尸们日复一日在城市周围寻找机会,激勇的逐渐被迅速消耗,留下的全是动作迟缓的,有意或者无意,一些私念开始萌生。旷日持久的围城战后,僵尸学会了憩息,发展出了私人领地和私人物品。亡者大军中出现了内部的争端与不合。

等自由城邦全部陷落,已经是十年之后,城邦之后是一望无边的大草原多斯拉克海。多斯拉克人行动如风,一夜之间,整个部族就可以消匿在地平线另一头。亡者大军开始盲目地寻找,比维斯特洛南方更为炎热的气候不断使他们的兵团减员,细菌毫不留情地使他们逐渐腐烂,变为草原的食粮,苍蝇成为比龙更可怕的掠食者,把不死者晋变为一堆堆蛆虫。

亡者大军要学会与火共存,来驱赶飞虫,要学会寻找人口群居地,补充兵源。单纯的屠杀后复生,已经不能满足军事的需要,学会保持人口的定量增殖的分军,才能完成长远的进攻。于是,亡者大军要维持了一个小小的人类社会,有计划地制造僵尸和异鬼,来保障占领全世界的计划。在相处中,人,僵尸和异鬼互相了解,并演化出合作的社会关系。生者与死者的界限开始模糊。

在厄斯索斯征战了数十年,越来越多的瓦雷利亚钢被抵抗者发现,曾被遗忘的提炼与铸造之术也开始流传。亡者与异鬼们必须穿上护具,才能抵御日益精良武器的进攻。制造护具的人类重要性日趋提升,又有人发明了可以保持僵尸体表完整,不被腐烂和蚊虫侵袭的药膏。学者,工匠,技术官僚,这些分类,都逐一地在庞大的组织中诞生了。

厄斯索斯征途的尾声是在阴影之地笼罩下的亚夏,这里流传着许多禁忌的魔法。在亡者大军围城的日子里,所有的术士,巫师,法师,祭司联手释放无数比亡者还要邪恶的诡异生物,制造各种来自于恶魔超越人类想象的攻击。亡者大军第一次有即将灭亡的危机感。第一次,有异鬼指挥官提出了暂缓进攻,甚至是议和。他们已被人类的思维所影响。

夜王诛杀了所有反对者,开始继续不惜亡者的消耗战。一场魔法对魔法的惨烈战争开始了,无数次,亡者大军上下弥漫着败亡的情绪,甚至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逃溃者。人类分队中开始传出流言:让所有人都彻底毁灭才是夜王的目的。那些已经人类化的异鬼和僵尸们也有所动摇。

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后,夜王终于胜利,他穿过了亚夏,走向阴影之地,距离得到世界的秘密只差一步,无尽寒冬近在咫尺。这时,无数支亚雷利亚钢长矛从背后刺穿了他。他回望过去,发现动手的,就是那些跟随他一路征战到世界尽头的士兵们。

他们的五官完整而不残缺,皮肤光滑而无破溃,他们甚至有了一些愤怒的表情,再配上工艺精湛的铠甲,已经分辨不出他们是异鬼,人还是僵尸。
夜王感觉到自己在一点点崩解,而他们毫无倒下的意思。

他想,在努力想要毁灭他们的过程中, 我们也在一点点变成他们。

那些剩余的亡者们回身四散,奔向他们已摧残,践踏过一遍的残垣和焦土,开始娶妻生子,种植果谷,蕃息牛羊。
几千年后,他们成为了这个世界创世传说里新的先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恶龙与人缠斗过久,亦将不再为恶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