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之时,幼子可以托孤,财产可以馈赠,唯有满腹的经纶无处可托,大遗憾呐!

@咖喱鸡mr:好基友打电话来,说买了套二手房,在清理东西,原房主是个医学院的老教授,刚刚去世,房子里面全是书,让我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不然他就全扔了。

我赶到时,看着几大书橱的书,随手挑出来一本,打开扉页直接震惊了:这是本1932年的英汉字典。

仔细翻完了所有的东西,发现老教授是比我大了整整60届的直系大学学长,建国前考上大学,毕业后进入军队医学研究院,经历了建国以来所有人生坎坷,改开后又回到了医学院当基础医学的教授。

整理东西时,发现了建国初期的卫生教材,六七十年代充满了郑智气息的医疗手册,八九十年代他做研究时所有手写的科研记录、论文底稿、基金标书,和各种获奖荣誉。甚至,还有很多如今叱咤风云的大佬,当年还是小虾米时在学校里的痕迹。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封20年前他大学同学寄来的信,里面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在一次次的历史巨变中飘零,最后沦落在社会底层为了生存苦苦挣扎。直到最后,大概是当年同为天之骄子的尊严,始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而是含蓄的说,自己在XX医院住院,医疗费用很困难,希望教授有空能来看看他。

历史,对于旁观者,是一段略带唏嘘的故事,而对于亲历者,却是一辈子的人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临终之时,幼子可以托孤,财产可以馈赠,唯有满腹的经纶无处可托,大遗憾呐!